少婦白潔 – 縱欲之回鄉旅程- 18疯情

人妻熟女 18疯 1年前 (2020-06-22) 53次浏览 已收录

  [縱欲之回鄉旅程](上)

  先是李主任,後是大劉,這個暑假如果一直住在學校,恐怕白潔就要變成他們的玩物了,左思右想,王申跟白潔提議回白潔老家住一段日子,白潔很高興的同意了,跟王申結婚後她還沒有回過老家呢。

  說走就走,他們緊緊張張的收拾了一下就踏上了回鄉的路程。

  因為結婚時候沒有回來,他們決定由遠到近一家家親戚玩過去。先到的是白潔的大姨家,他們家的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跟白潔夫妻兩玩到晚上11點多才散場。因為喝的比較多,幾個人就東倒西歪的在客廳了躺著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可能是實在喝的太多,由於強烈的尿意,王申有些微微的醒了,此時酒意也早以去了大半,正準備起身去廁所方便,卻被身旁微微的響動驚了一下,還有人也已經睡醒了?

  王申沒有動彈,努力的睜開雙眼順著聲音看去,只見一個身影正在王申緊挨著的沙發上摸索著什麽,王申立即反應過來,沙發上此時躺著的正是白潔,那這個黑影又是誰呢?是白潔表弟虎子還是表妹?在把事情弄清楚之前王申決定先不發作,靜觀其變。現在眼睛已經逐漸適應了房間裏的光線,隱約看見那個黑影在摸索了一陣之後,竟然輕輕的將白潔抱了起來,他的動作真的很輕,如果王申不是因為已經醒過來了,像這種程度的響動跟本就不會察覺到,那個黑影抱著白潔向後面的一個房間走去,那是白潔大姨的房間,有一張超大的雙人床,今晚騰出來讓白潔夫妻兩睡的。

  籍著明亮的月光,王申隱約看到黑影將白潔輕輕的放在床上,右手輕而溫柔的解開了白潔的腰帶,左手則輕揉的撫摩白潔的乳房,雖然看不太清楚,但是王申猜想,此時他的右手已經成功的到達了白潔的敏感部位,並且在不斷的運動,更過分的是居然低下頭朝白潔的臉部移去,不用想也知道他要幹嘛,這個王八蛋!

  至此,王申已經知道那個黑影究竟是誰,也知道了他到底要做什麽,於是王申輕輕的起身想要過去制止,不料此時房間裏卻出現了對話“啊……啊……妳……怎麽是妳?!趕快離開!我老公就在外面呢!”白潔似乎醒了,被別人這麽折騰哪裏去睡得下去啊?也好,省得王申出面了,只要不出事,王申也不想去追究。

  “妳……妳怎麽還動?……妳再這樣我真的要喊人了……放開我!不要太過分!……啊……”雖然白潔很生氣的樣子,王申估計她是為了給大家都留個面子,怕把別人吵醒了,所以語氣很強硬,但是聲音卻很小,王申也是仔細聽才聽得清楚。

  “妳聽見沒有!?……唔……快把妳的手拿開!……我真的要叫喊了……啊……啊……讓別人看見了怎麽辦?……大家以後……以後怎麽相處……”由於光線和位置的關系,王申看不清楚他的動作,只能借月光看到大概的輪廓,他的右手似乎頻率越來越快的在白潔的下陰上摩擦,而從白潔的聲音上也可以判斷,她正在一步一步的淪陷,而任憑白潔怎麽說,他始終一言不發,更是不為所動,反而更加賣力的動作“啊!……救……唔唔……唔……唔”白潔突然大聲的叫了一聲,可能是想要求救了,但是好象被黑影制止了,看不太清楚,看上去好象是用嘴唇堵住了白潔的嘴。

  這下王申可坐不住了,正欲起身救美,卻又聽到了一段對話“妳老實點好嗎?妳想把所有人都叫起來嗎?讓他們看見妳躺在我跨下,看見我手指插在妳濕透的小穴裏,看見妳乳房上剛剛被我咬出的齒痕?看見妳滿臉緋紅的淫蕩摸樣?讓妳老公看見妳這副摸樣?那樣他會怎麽看妳?妳還記得鄰居那個馬大爺嗎?我可親眼見過妳跟他兩的事,如果妳想叫的話,現在就叫吧!”白潔那邊沒有動靜,似乎被這一番話所動搖了“看,這就對了,乖乖的,配合我一點,我保證沒有人會知道今天的事情”這時候,王申已經聽出來了,是虎子的聲音,沒錯,就是他。而不知出與什麽目的,王申並沒有出面制止的想法,只是靜靜的聽著裏面的動靜。

  “好吧……我答應妳……不過……妳要答應一件事……”白潔終於軟了下來“好,妳說吧,只要妳答應乖乖的配合,我什麽事情都可以答應妳”虎子說話的語氣裏有了幾分勝利的喜悅。

  “虎子……我怎麽說也是,也是妳表姐啊,這是亂倫呀,……所以……一會妳怎麽弄都好……只要妳喜歡……我是不會再反抗的……只是不要把那東西插近來……答應我好嗎?……那裏是留給我老公的,……啊……”虎子開始大膽起來,把頭埋入了白潔的雙腿之間,引得白潔一聲浪叫。

  “恩……我答應妳不插進去就是了啊……恩……姐……妳的陰戶好美……蜜水哈甜……妳真漂亮”天知道虎子這個王八蛋打了什麽鬼主意。

  “恩……啊啊啊……恩恩……”白潔跟本就經不起虎子這樣的玩弄,早以不知道泄出了多少回,只能聽見舌頭在陰戶上舔弄的聲音,還有白潔的悶哼聲,王申估計白潔現在已經陷入顛峰狀態了,隱約看見她在空中胡亂踢打的雙腿,和亂抓亂揮的雙手。

  又傳來了輕微的說話聲“姐,妳知道嗎?小時候我就已經在註意妳了,妳實在是太美了……恩……這就是男人的肉棒……來……張開嘴,把它含下去”隨著聲音屋裏也又有所動做,估計虎子想稱白潔高潮的癡迷狀態讓她替他口交。

  “不……不要……把它拿開……它看上去好醜好惡心……”白潔好象並不喜歡虎子的物件“妳剛才不是說要配合我的嗎?怎麽說話不算數了,如果妳不吃進去,那我就插到下面了啊!妳自己選擇吧,都到這時候了還裝什麽貞潔啊!”

  “不!我求妳千萬不要插進那裏!我求妳!我……都聽妳的……求妳……不要……唔……”從聲音上判斷,一定是沒等白潔說完,虎子已經迫不急待的把自己的肉棍塞進了白潔的嘴裏,一想到自己心愛的白潔此時正幫著別人口交,不由的下身一硬,居然硬得如此堅挺,於是一邊聽著裏邊“揪揪……嘖嘖……”的口交聲,一邊擼起了自己早以不能控制的雞吧。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白潔似乎含的很辛苦,“揪揪……嘖嘖……嘖嘖……嘖嘖……”為什麽白潔的嘴要讓別的男人來幹?媽的,要受這烏龜氣,不過看見自己的白潔和別的男人就在自己的眼前這麽亂搞卻是真的好爽,於是王申用更快的速度擼著通紅腫脹的雞吧。

  “恩……妳的舌頭好滑啊……啊……好舒服……恩恩……恩……”虎子好象快要出來了,隱約看見他雙手抱著一團東西在跨下快速的抽送,“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白潔哼叫的也越辛苦起來,猜想一定是虎子抱著白潔的頭在跨間飛快抽送“恩……表姐……妳真好……真的好棒……我不行了……快要出來了……哦……再快點……快……恩恩恩……不行了……不……要射了……唔……愛死妳了……姐……哦……射了……”虎子的身影一顫,只聽見一陣“咕……咕咕……”的聲音,怕是那王八蛋射出來了,王申不由得加快了右手的速度,精門也已經快把持不住了“咳!……咳咳!……”白潔怕是被這混蛋的精液嗆到了,“不要咳出來!要全部的吞下去!知道嗎?!”

  說著,就聽見“咕嚕……咕嚕……”的一陣聲音,怕是虎子捏住了白潔的鼻子讓她把他那泡腥騷的精液都吞了下去,突然間,一股熱流從跨間飛泄而出,一陣快感沖上後腦,王申也射了……“表姐,妳真的好美啊……”虎子似乎是抓住了白潔的頭,動作瘋狂的吻了起來“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白潔的小嘴剛剛擺脫了肉棒的蹂躪,發出這樣的聲音,一定是虎子將自己的舌頭塞滿了白潔的小嘴。

  “咕揪……咕揪……”舌頭纏繞的聲音,月光下兩個人在床上纏綿地動作起來,王申跟本看不清楚虎子的雙手正在白潔的嬌軀上正做著什麽,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客廳裏很靜,只有周圍白潔兩個表妹熟睡的呼吸聲,而在她們父母臥室的大床上,王申最心愛的女人卻正被另外一個男人玩弄著,屋子裏不時傳出兩個人的輕哼聲,但是卻看不清具體的動作,不知道白潔的腦子裏現在在想些什麽呢?痛苦?屈辱?羞愧?還是更多的快感?被不是老公的男人撫弄著自己每一寸的肌膚,舔吻著身體的每一個角落,今夜在自己表弟的家裏,在他父母的床上,如此的被他玩弄,並且不時輕哼出下流的聲音……“姐……妳的唇好美……知道嗎?我很久以前就想吻了……唔唔……咕揪……咕揪……”聽起來他們還在接吻,不過,虎子的動作似乎是越來越大,因為距離太遠,光線又太暗,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於是王申決定離近一些。

  “唔……唔唔唔……妳的舌頭……好滑……原來……妳也是會主動的……好象……還有剛才留下的精液……的味道哦……唔……咕揪……哦……姐……妳的乳房也好堅實啊……摸起來好爽……妳真是個讓人著魔的尤物啊……”聽起來白潔已經完全淪陷了,因為聽不不到她任何反抗的聲音,似乎開始順從了。虎子看上去是過於激動和投入了,此時王申以轉過身,繞過沙發,像臥室的門口慢慢爬去。“恩……啊……啊啊啊……”白潔忽然一陣急促的哼聲,王申知道一定又是虎子的手指得逞了,讓白潔出了高潮,怪不得剛才白潔一點動靜也沒有,原來剛才正全身心的體味著下體積蓄的快感。這時候,王申已經離門口只有兩米多的距離了,為了不發出響聲,王申盡量的放慢自己的速度,這個位置已經能夠看清臥室裏的大概情形了,白潔被虎子抱在懷裏,乳罩已經被除去,虎子的嘴就在白潔的雙乳和嘴唇之間四處遊走,看不清白潔的表情,王申想大概早以是臉色緋紅,香汗淋漓了吧,白潔的長褲不知何時也以被虎子脫掉了,內褲被褪到了右腿的小腿處,虎子的右手正在白潔完全暴露的下陰運動著,至於是揉是插還是看不清楚。為了看個仔細,於是決定冒險再往前進,小心翼翼一點一點的往前挪,生怕弄出聲音驚動了他們。

  “姐……我這麽弄妳舒服嗎……回答我……”虎子無恥的把嘴湊向白潔的耳邊低語,卻正被王申聽個正著,王申低下頭繼續輕輕的向前挪動著身軀。

  “恩……啊……不要……不要……咱們……不要了不行嗎……恩……”白潔迷茫輕哼著“不要什麽啊?不要動?還是不要停啊?還有,我剛才問妳,這麽弄妳舒服嗎?妳喜歡嗎?”聽聲音虎子似乎大大加快了右手上的動作,白潔的身體猛然一顫“恩恩……啊……啊……不……不要……不要……停下來……不要停……這樣我很……很舒服……裏面好癢……癢……求妳……快……點……”白潔已經完全不能自己,竟有幾個字差點是喊出來的。

  這時候王申離門口就只有一米遠了,離他們的床也就只有兩三米遠的樣子,因為虎子是正對著臥室門口的,為了不讓他發現,王申完全伏低在地板上,用非常緩慢的速度向門口繼續移動著,一直到床下這段距離王申是不敢擡起頭的,因為太容易被發現了。

  “妳是說妳的裏面很癢?哪個裏面很癢啊?告訴我聽聽,我好幫妳抓癢啊”虎子淫褻的問道“就是……那個……裏面……妳手指插進去……的……的……那個地方……裏面……好癢啊……恩恩……啊……”白潔的聲音已經開始顫抖,最後一聲簡直就是低吼出來的,“來,告訴我,是這裏嗎?”

  “恩……啊……恩……”

  “那妳告訴我這裏是哪裏啊?告訴我,我就幫妳止癢,好不好?”王申趴在地板上都已經明顯能夠感覺出虎子的手指比剛才更加強烈的頻率和力度了“恩恩……恩……啊……啊……啊……啊……我……不知道……!不知道!……恩……啊……啊……我……真的……不知道……求妳……求妳救救我吧……恩恩恩……恩……啊……”聽起來白潔這回的高潮來的相當的強烈呢,也難怪,被人用這麽難為情的言語不停的挑逗著。

  “妳的小穴已經非常的濕潤了,看,還夾著人家的手指不肯松開呢?裏面真的非常癢嗎?那我還是好人做到底好了……”虎子繼續著對白潔語言上的挑逗,而且似乎又有所動作,王申害怕被虎子看見,所以沒有敢擡頭看,盡管這個距離上,借著明亮的月光在床上的東西應該什麽都已經可以看的很清楚了,只差一米左右的距離王申就要爬到床沿下了,在此之前王申還是要避免被意外的發現。“恩……姐……妳真的好美……妳等等……我這就給妳止癢了……”等等,情況似乎不太對勁!王申一下子滾到床沿下,小心的探出頭向床上張望……結果看到的是……白潔的雙腿已經被向上分成了M形,雙手迷茫的環在虎子的脖子上,泛著水光早已濕透的陰戶沖著王申的方向向上微張著,背沖著王申的虎子跪在白潔的身前,粗壯的肉棒已經對準了白潔的陰戶,就在王申的目光剛剛落在上面的同時,虎子腰一挺,屁股一沈,就在王申近在咫尺的眼前,粗壯的肉棒瞬間沒入了白潔的陰戶……同時,傳來了白潔一聲沈悶的呻吟,幸好白潔的小嘴已經讓虎子的舌頭塞的慢慢當當,不然,恐怕這一屋子人無論睡的多死都會被驚醒的,白潔的小穴就這樣在離王申近在咫尺的眼前被別的男人活生生的插進去了……王申不知道心裏到底是個什麽滋味……但是看到別的男人的陽具就在離自己眼前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完全的插入白潔的小騷屄裏,這幅美妙的畫面對感官的刺激是巨大的,王申的右手已經忍不住掏出自己早已脹的紅腫的肉棍快速的套弄起來。

  虎子並沒有馬上就在白潔的穴內抽送,而是很長時間一直維持著這個完全沒入的姿勢,嘴唇依然壓在白潔的唇上,裏面不斷發出“揪揪……嘖嘖……”的響聲,正當王申伸長脖子仔細欣賞著這難得的畫面的時候,突然間虎子猛然抽動了自己的陰莖,王申只覺得臉上一濕,被突然抽動的陰莖甩出的淫水濺了一臉,王申忙伸出舌頭舔拭,一股腥騷的味道刺激著王申的神經,右手不知不覺的加快了套弄自己肉棍的速度……而隨著虎子的陰莖再次深深的插入,白潔再次發出了低低的哼聲,全身更是為之一顫,白潔的騷屄再一次被虎子粗壯的陰莖填滿,兩人陰部接觸的部位溢出了不少液體,泛著明亮的閃光,有一些粘在兩人糾纏不清的陰毛上,由於距離太近,兩人下體那腥騷潮濕的氣味更是讓人血脈膨脹。

  虎子沒有像剛才一樣突然抽出,而是開始動作緩慢的抽出自己的陰莖,那根粗壯而稍有彎曲的陰莖此時正從白潔的陰戶中緩緩抽出,沾滿了白潔陰戶中的液體,閃閃發亮,周圍的氣味頓時更是腥騷撲鼻,待到圓滾滾的龜頭已經露出一半的時候,虎子的屁股突然間又是一沈,迅速而重重的插了下去,兩人跨部的拍打,發出了“啪”的一聲,白潔的身體又是一顫,“恩……恩恩……恩恩恩……唔唔唔……恩……”在小嘴被占領的情況下,只好用鼻子發出了一串長長而痛苦的哼聲,又是一次連根沒入,連接的部位所溢出的液體已經開始有幾滴從白潔的屁股上流了下來,兩人繼續保持著深深插入的姿勢。

  白潔因為雙腿被被虎子的雙手M型的蜷在身體上,陰戶和肛門是完全朝上方的,對於白潔來說,這個姿勢實在是過於刺激了,是那種能讓男人陰莖完全插入自己的姿勢,估計現在虎子核桃似的龜頭此時正緊緊的頂在白潔的子宮口,白潔的本能反映就只能是晃動著自己的屁股,希望可以擺脫虎子的肉棒對自己下體的侵入和摧殘,殊不知這樣做只會更加的激起虎子的性欲,當下迅速的在白潔的跨上大起大落了十幾下,次次都是深深刺入,當做是對白潔的懲罰,弄的淫水飛濺,嘖嘖有聲。

  白潔環在虎子脖子上的雙手此時正緊緊的摟住虎子的身軀,見虎子只抽插了十幾下便又停住不動,於是更加劇烈的擺動起自己的臀部,虎子依然保持原來深深插入的姿勢,虎子似乎很喜歡這種姿勢。

  看著從白潔屁股上流下的液體,王申瞬間產生了一個想要嘗試一下的想法,他們在床上正熱烈的纏綿,白潔不斷努力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但是也只有屁股在動而已,也不知道虎子的龜頭被這樣一個又緊又濕還會扭動的騷逼伺候得是怎樣的消魂呢,王申見虎子一時不會有抽送的動作,便大著膽子,伸出手指,在白潔屁股下的床單上蘸了一些液體,然後迅速的抽了回來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比彌漫在周圍空氣中的味道騷多了,仔細看看,基本是透明的,隱約看到有一些白色的雜質,不自覺的放在口中品嘗起來,口中含著被剛別的男人奸淫的白潔的淫液,眼前看著別的男人用大雞吧深插著自己的白潔,連空氣中都充滿了淫騷的氣味,王申的性欲被完全的激起,恨不得起身推開虎子,自己瘋狂大力的操弄白潔的騷逼,但是事情都已經到了這一步,王申也只好暫時忍耐,靜觀其變了,此時能做的,也只有繼續努力的打手槍了此時。

  床上的兩人都不出聲,只是默默地扭動著,當然,舌頭都纏在一起了,哪裏還能說的出話來呢?虎子其實不是不想繼續用言語挑逗白潔,只是他只要把壓在白潔雙唇上的嘴一挪開,一會動作起來,白潔勢必會叫出聲音來,萬一把誰驚醒了到時候可就不好收場了,所以他把繼續挑逗白潔的工作重心就完全轉移到親吻上來了,舌功看起來還不錯,白潔不但不在抗拒,反而在他不斷的挑逗之下,在兩人的結合處又溢出了大量的液體,這些是白潔分泌的淫水無疑,看上去她的身體正積極準備著讓男人給她帶來巨大的快感。虎子看起來也似乎覺得時機成熟了,又開動起來,先以數十下緩緩的抽送開第二局,雖然動作緩慢,卻也是招招見底,每次送入,都是一刺到底,白潔不時發出嚶嚶的呻吟“……唔唔……恩……唔唔唔……恩……恩……”白潔陰道實在是太窄了,估計是夾的虎子那話兒說不出的舒服,虎子在不知不覺間逐漸加快了抽送的速度,而且插入的力度也隨之加大,就這樣,王申最愛的女人就這樣在王申的眼前被另外一個男人重重的幹著,幾乎每一次插入濺起的淫液都會有一些沾到王申的臉上……嗅著這無比淫蕩的氣息,看著這無比美妙的場面,王申的右手瘋狂而快速的在紅腫不堪的雞吧上大力的套弄著,“唔!唔!唔!!!……唔唔唔!!……唔!!!……恩!!……”白潔被虎子操的瘋狂而淫亂的哼叫著,虎子每一次的下落,兩人的結合部都會發出“啪滋!啪滋!”的拍打聲,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這聲音的頻率和強度都越來越高……突然間,虎子以超快的速度重重的操起白潔來,“唔!!!!……唔唔!!!!!!!……唔唔唔!!!!!!!!!!!……”聽上去白潔應該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推上了顛峰中的顛峰,拼命賣力的扭動著自己的腰枝,屁股隨之大力的擺動,似乎也在努力的配合著虎子近乎瘋狂的抽插動作。

  虎子猛然把頭一擡,悶哼道:“表姐……姐……要射了……我要射了……”隨之重重的把腰一挺,同時緊緊的抱住了白潔的身體,就這樣,在她老公的面前把一泡滾燙的精液射在了白潔的處女穴裏,澆灌著她成熟的花芯。此時,王申的精門竟也難以控制,右手用力一擼,腦後頓時沖出一股美妙強烈的快感,滾燙腥騷的精液瞬間便是一泄如註,噴射在兩人脫在床邊的衣物上……臥室裏頓時非常安靜,白潔緊緊的抱著虎子,看起來還在回味著高潮的快感,虎子則緩緩的把自己那條已經開始變軟的陰莖從白潔的陰道裏抽了出來,帶出了大量腥騷的液體,再看白潔的陰戶,陰核依然高傲的挺立著,陰道口微張,隨著陰莖的抽離,雖然陰戶是向上方微翹的但還是有少許白色的液體緩緩的流出,延著股溝,流過肛門,最後流淌在床單上“表姐,妳真不象個結了婚的少婦,妳的陰道好緊好窄啊,本打算陪妳好好玩玩的,現在我已經連續射了兩次,看起來還要等下一次了,今晚我真的是好累了,可能是得到妳讓我太興奮了吧……”白潔則沒有任何說話,只是緊閉著雙眼,大力均勻的呼吸,一對兒堅挺的小胸脯隨之上下浮動,全身上下泛著閃閃的水光,早已是香汗淋漓了,看上去白潔真的已經累的不行了。

  虎子又緊緊抱住白潔,溫存了幾分鐘,最後,在白潔的唇上輕輕的吻了一口,終於緩緩起身準備離開白潔的身體,王申連忙迅速的把身體蜷縮在床單的下擺後面,這裏光線很暗,他應該不會發現王申,看見他的雙腳先落下了床,在地上胡亂堆放在一起的衣物裏隨便撿了幾件套在身上,然後下床,雙腿就在王申眼前晃來晃去,心裏頓時十分的緊張,如果現在被他發現,那王申可就糗大了,王申做的事情甚至比他還要齷齪可恥,甚至這簡直不是人幹的事……“咦……衣服上怎麽濕漉漉、黏糊糊的……什麽東西……”隱約聽見虎子在低聲的自語,王申則突然想起來了,剛才看虎子壓在白潔身上大力抽插的時候,王申曾忍不住打了手槍,而就在虎子停止動作的同時,王申想都沒想就把一泡精液噴在了床下的一堆衣物上,現在想想,這簡直就是畜生所為,王申比強奸了白潔的虎子還不是人,親眼看見別的男人狠操自己的老婆,不但不出面制止,卻躲在一旁手淫,而且還有著比平時跟白潔做愛更強烈的快感,射出的精液也比平時多好多……虎子又重新坐在床邊,嘩啦嘩啦的像是在衣服裏找什麽東西,一會又聽到啪的一聲,接著聞到一股煙味,好小子,妳他媽的幹了我的女人,完事了不趕緊走不說,居然還坐在這裏抽上“事後煙”了,他媽的挺會享受啊!

  終於,虎子起身了,在臥室門口向客廳外張望了一下,見沒什麽動靜,便輕輕的走了出去,王申不知道他要去幹嘛,也不知道他什麽時候會回來,所以依然躲在下面沒敢出來。

  “嘩啦……嘩啦……”不一會,從走廊盡頭的浴室那邊傳來了水聲,這家夥原來是去洗澡去了,一時半會的是回不來,還是趁此機會趕緊離開吧,於是起身準備回客廳的沙發旁邊繼續睡覺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說吧,王申輕輕的從地板上爬了起來,伸伸腰,舒展了一下筋骨,這麽長時間為了不讓虎子發現,一直都沒敢做什麽大動作,身上早就累的難受死了。

  “恩……”突然從床上發出一聲輕哼,嚇的王申急忙伏低了身體,呀!槽糕!王申光註意虎子了,怎麽忘記了白潔還在床上呢!這要是被她發現王申在這兒可怎麽辦啊?!不覺後背一涼,出了一身冷汗。

  只聽床上又有動靜,似乎是白潔在翻身,王申心想,也不能總待在這裏不走啊,不然遲早是會被發現的,再說白潔已經被虎子搞的很累了,估計她現在還沈醉在剛才的余歡之中,應該不會有什麽知覺吧。

  於是王申大著膽子慢慢的擡起了頭,向床上看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這情景卻又是讓王申血脈膨脹,白潔已經翻過身趴在床上,膝蓋撐起自己身體的後半段,屁股高高翹起,雙手捂著自己的小腹,估計是剛才做的時候虎子太大力傷到子宮頸了,白潔的頭和前胸則緊帖在床上,雙腿約有60度的分開著,整個陰戶則正對著王申的臉,陰道口微微張著,一縷白色的液體正從中流出,已經流到了大腿內側……看到這些,王申再也按耐不住心中再次冉冉而起的欲火,整個人瞬間被欲望所征服,什麽都不想了,腦子裏一片空白,惟有強烈的欲念,於是握著再次昂首的紅腫肉棒一下子跳上了床,左手按住白潔翹起的屁股,右手扶著大雞吧,對準了白潔滿是虎子精液的小穴,用力一挺,狠狠的操了下去!

  “啊!……不……不要……別……別再來……了……我……真的……真的……不行了……”白潔痛苦的悶叫了一聲,開口說話了,王申沒有理會她,她一定還以為是虎子在後面操她呢,於是把積蓄半天的烏龜王八蛋怨氣統統發泄在白潔的小騷屄裏,王申開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量瘋狂的操著自己的白潔,操著這個自己最愛的女人,而且不知憐香惜玉的狂插,再加上她剛才已經非常疲勞了,也不知道白潔會不會有快感,不管了,反正陰道裏虎子留下的精液還夠給王申做潤滑油的,於是更加賣力的操弄起來。

  “啊……我求……求求……妳……饒……饒了……我吧……恩……啊!……啊!……我真……的……真的……是……不行……了……啊……啊……啊……!!!……”白潔居然又悶叫起來,不過看起來顯然比和虎子做的時候理智多了,並沒有叫太大聲,而是盡量控制著自己的音量,隨著王申大力快速的抽動,白潔的雙手抓扯著周圍的床單,並且攥得緊緊的,為了不讓自己叫出聲音,把整個臉也緊緊的埋在了柔軟的床單上,僅僅有幾聲沈悶的喘息聲傳了出來。

  王申一邊回想著剛才白潔的小騷屄被虎子操弄的情景,一邊拼命的用最大的力量狂操著,每一次都是重重的插入,撞在白潔屁股上,不斷的發出“啪!啪!”的拍打聲,可能白潔陰道裏殘余的精液實在是太多了,還伴隨有“嘖!嘖!”的拍水聲,果然是極品的陰道,雖然剛剛被虎子粗壯的陽具蹂躪過,卻依然是緊的要命,不一會王申就已經難以自持,突然間,腰身一挺,一個狠狠的刺入,雙手緊緊的抱住白潔的屁股,一陣眩暈的快感從體內湧出,迅速傳至大腦,於是一瞬間精門大開,又是一股精液噴射而出,直直的灌入白潔的子宮之中……浴室的水聲還沒有停,王申迅速的抽出陰莖,提上褲子,轉身走出了臥室,王申輕手輕腳的回到客廳,找到原來在沙發旁邊位置,按照記憶中醒來時的姿勢靠著沙發躺了下來,王申剛剛躺下,就聽浴室的水聲已經消失了,估計虎子已經沖完澡了,於是努力的裝出熟睡的樣子,均勻而緩慢的呼吸,再帶點輕微的酣聲。

  聽見了浴室的開門聲,接著是腳步聲,由遠至近的穿過走廊,此時虎子已經回到客廳,他放慢了腳步,來到王申根前小聲的說:“姐夫,剛才看的過不過癮呀?”王申嚇了一跳。

  “別裝了,我知道妳剛才趴在邊上看我操表姐的,想不到妳喜歡看別人操自己老婆呀。”

  “不……不是……”王申睜開眼,尷尬地解釋。

  “不用說拉,其實我也很喜歡看別人幹我女朋友呢,要不過來我把我女朋友叫來讓姐夫妳操一次吧,她長的可不比我白潔表姐差多少呢!”虎子笑著說。

  “那感情好啊,呵呵”王申也想開了,“妳剛才跟白潔說,妳看見她和鄰居馬大爺什麽事是怎麽回事啊?”

  “這呀,這就說來話長了,咱們到樓上去我說給妳聽。”

  “恩”兩人輕手輕腳的上了樓,虎子開始給王申講起來。

  白潔那時候才14,5歲的樣子。出落的亭亭玉立。經常是長長頭發自然的散著!有種很獨特的少女氣息。兩只眼睛是見了人就笑。在她上中學的時候就是有名的大美女!

  虎子那個時候只有九歲。是個地道的小毛頭!虎子小時候也是一個非常淘氣的男孩子!夏天的時候總是要跑出到處亂跑,河邊釣魚上山抓知了。虎子經常和她在一起玩,雖然有年紀上的差距但是虎子和她很親密!經常在她的小房間裏和她聊天說說故事。

  虎子說的這事情是夏天的時候發生的。虎子剛放暑假。那天是早上八多點多虎子又去河邊釣魚。但是沒釣到什麽魚。虎子沒了興致就想去找白潔玩。虎子去推她家的前門的時候門是裏面上了栓的。但那天虎子不知道怎麽了。虎子跳過到後門去推。果然那門是開虛掩飾著的。虎子進了屋子就上樓梯往她的房間裏走去。以前經常是這樣的,虎子去看她她還睡在床上。虎子走上樓梯快到的時候忽然聽見奇怪的聲音。是個男人在說話。很低很沈的聲音。還有白潔是聲音同樣壓的很低。不知道在說什麽。虎子很奇怪,以前從來沒有看見白潔有男人進她的房間的。虎子就輕輕的走到她的房間門口。剛要把眼睛往那個門上湊的時候裏面那個男人又在說話了“別怕。閨女。妳娘妳爸今天去城起了。現在不會回來的。妳快點!”這好象是後面鄰居的爺爺的聲音啊。虎子更好奇了!他們兩在大白天在房間裏說什麽!還搞的那麽神秘西西的!虎子湊在門逢上一看。虎子看見白潔正座在馬桶上頭是側低下著的頭發把臉蓋住了!小褲頭褪在腳脖子那!兩條白白的腿。她的那個私看不清楚,只是看見黑忽忽的毛!原來白潔在撒尿啊!白潔座在馬桶上低聲的說“妳快點出去吧,一會我爸媽要是回家。看見了怎麽辦啊?”

  “閨女。妳不要怕。他們現在不會回來的。”虎子這下聽清楚了這的確是鄰居爺爺的聲音。都叫他馬大爺的。他在縣城工作。退休了經常在夏天回老家兒子這裏過。已經是六十多歲。但看上去很精神一個老頭子。還經常和虎子們小孩子在一起釣魚的!

  虎子再往門逢裏看的時候。馬大爺已經座到了馬桶的邊沿上了和白潔並排座著!馬大爺只穿了一個黑色的短褲子。身上肉不是很黑。肚子很大座著的時候虎子很明顯的看見有一圈肥肉堆在腰那。白潔還是底著頭座在馬桶上。虎子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從身體上看的她她很驚慌又很害羞的!馬大爺側身把她抱住。一個手就要從白潔面前去摸她的屄!白潔扭的象黃鱔一樣的嘴巴裏說著“別======別啊不要啊。我爸真馬上要回家的。別這樣啊!!”。馬大爺這時候呼吸已經很急了!因為白潔死死的座在馬桶上他的手抄不進。摸不到她的屄,只能在她那簇毛那來回的亂摸亂蹭,嘴巴還在白潔的臉蛋上亂拱。叫著“好閨女!!!小寶貝!!”虎子被這情形搞的渾身要著火了似的!想不到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竟然會這樣!更沒想到的時候虎子美麗清醇的表姐白潔會和馬大爺有一腿!他和她的父母關系不錯!經常把釣到魚給他們做菜!想不到他今天竟趁他們不在家跑他女兒的房間裏來了!

  馬大爺的手還是沒能伸進馬桶和白潔的私處那個地方!摸了一陣子後他把那只手抽出來伸進了白潔的胸脯裏。虎子看見他的手伸進去去的時候白潔低低的呻吟了一聲。隨後那只大手就不停的在她的胸前亂抓亂捏!白潔被他摸的頭往後揚著!

  馬大爺不知道草過多少女人的屄了!這個樣子他正好用另外一只手把她摟在懷裏。嘴巴亂親她的小嘴!白潔唔呀晤呀的叫著!揚著的臉蛋紅的不得了!更讓虎子著火的是。她情不自禁往後仰的時候。下面那個私處竟完全露了出來。因為是剛撒了尿。那道逢還是濕濕的,虎子是第一次看見白潔的屄。基本沒有毛,兩片肉顏色淡淡的很肥。白潔兩只眼睛閉著。只有斷斷續續的完整的話“不要這樣啊,現在是白天。我怕我爸爸回家。”摸了又一陣子,馬大爺趁她揚起的時候把手摸住了她的屄。這下白潔渾身象是被打了一槍似的。整個人軟綿綿的側靠在馬大爺的身上。任馬大爺的那只大手在她的屄那亂摸亂抓,忽然白潔啊的叫出了聲音,啊!!!!!

  虎子一看原來是馬大爺把手指頭伸進了她的屄裏!兩片厚厚的肉夾住一個手指頭,隨著手指頭進進出出一上一下的鼓著!因為白潔不是正對著虎子的。虎子不能正面看到那個手指頭在屄裏抽動!白潔這時候象是要哭了!所以很奇怪的。

  “我爸爸真要回家的啊。我要死的啊!”馬大爺氣喘籲籲的說“不要怕閨女。今天很快就做好的。我們到床上去吧??”

  “不不不不!啊疼啊哦喲我不去我不去啊!!!”白潔還是座在馬桶上扭著身體,那情形虎子看了真要噴火,她屄裏還夾著一個手指頭還是座在馬桶上!

  馬大爺已經站起來了把她從馬桶上往床上拽。白潔的褲頭本來是在腳跟那的現在也甩在地上了!她低聲的說著“讓我洗洗幹凈再那個吧。”馬大爺說“還洗什麽啊?我今天不舔妳那個屄。很快就插完的。”白潔也就不做聲了!

  馬大爺把白潔叉起來往床上一放,這下白潔的那個屄正對著門口了,她兩只白白的腿掛在床沿上頭發亂亂的。揚面躺著。馬大爺站進她的兩只腿之間俯下身體就要去舔她的屄,白潔叫起來“剛才說好了不舔的,剛小便臟的啊!!!!不要啊”馬大爺嘿嘿的笑著就沒去舔!一只手按在她的屄上慢慢的摸。一只手就褪自己身上的短褲!一脫下來褲子的時候虎子很吃驚,原來馬大爺的屁股也是很白的啊!又大又白,擋住了白潔的下身!他脫完了就慢慢的爬上白潔的身子,因為是背對著虎子虎子看不見他的那個東西!馬大爺騎在白潔的肚子上,位置好象是座在她的兩只奶那個地方!

  虎子不知道他要做什麽!虎子還以為他脫光了應該馬上就把那個東西插進去才是,可是白潔那個私處在馬大爺的屁股後面啊正對著虎子。難道他是在插別的地方嗎?虎子看的不清楚!只聽見白潔低聲的叫著!然後是啪啪啪。很奇怪的聲音傳出來!象是肉打在肉上很清脆!

  等白潔的臉扭向一邊時天啦!虎子看見一只好大的“雞巴”龜頭有小雞蛋那麽大,烏青烏青的,發著青青的光,長到不是很長,但是很粗簡直就是一條小黃瓜似的,馬大爺正一個手捏住自己的大雞吧一下一下的敲打白潔的臉蛋,另外一個手在白潔伸在衣服下面摸她的兩個只奶子!

  白潔哦喲哦喲一聲一聲的叫著,馬大爺把大雞吧在她的臉蛋上拍了幾十下後就把雞吧往她的嘴巴裏一塞,屁股一挺一挺的往前送,虎子看不到白潔的嘴巴。也想象不出那個大家夥在她嘴巴裏讓她多難受!虎子只看見她露在外面那個屄隨著騎在她身上的馬大爺一下一下的張合著,下面已經是亮晶晶的,有水水在冒了!還有幾根屄毛很俏皮的立在那裏,仿佛是被大風刮過的亂草叢一樣的。

  這時候馬大爺把屁股一點一點的往下挪!挪到了床沿下站在白潔的兩腿之間。虎子這下又看不見白潔的屄了!只聽見馬大爺恩哼恩哼的一擡一擡的用一個手抓住自己的那個東西在蹭什麽!他蹭一下白潔就呻吟一下,然後馬大爺說了一句“閨女。現在進來了啊”虎子看見他猛的往前一挺!

  白潔隨著就是一聲失魂落魄帶著哭嗆的呻吟:“哦疼啦啊啊”馬大爺兩手緊緊的抱著白潔的腰下面開始的時候抽查的很慢。過了一下馬大爺忽然加快了抽查的速度,這時候聲音就響起來了!啪啪啪的!虎子看不到他們兩結合的那個地方!但是那聲音很大很清晰!白潔的頭左右的搖晃著。哦啊哦喲的亂叫著!馬大爺屁股上和腰身上的肥肉隨著那撞擊的聲一顫一顫的!

  “今天我要插死妳這個閨女!恩恩恩!!!!”虎子從來也沒看見過男女交構的場面。何況是虎子那個美麗的表姐白潔。她今年才15歲啊。而那個在她身上抽插的竟是一個老頭子!都六十多歲了,是她的爺爺輩了!

  馬大爺插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幅度蠻大的!撞出的聲音很響!就這樣他們插了大概有十來分鐘的樣子。馬大爺動不了趴在白潔身上喘氣,下面還是結合的很緊!

  白潔問“出來了沒有?我爸爸很快就回家的,我怕死了”馬大爺嘿嘿的笑著“閨女,還沒有出來。我有點累了。一下下再插妳”白潔呼的掙紮要座起來起來!“伯伯。不要弄了。就這樣吧我下面疼死了”馬大爺壓的很緊,白潔還是沒能座起來!

  “我下面真的是很疼了。上次尿尿都尿不出來。今天不要再弄了吧”白潔央求著!馬大爺淫笑著“不要緊的,我看看那個地方”說完就慢慢的起身。他抽出那個東西的時候虎子聽見白潔“啊”的叫了一聲!“輕點啊”馬大爺把白潔翻了個身子。讓她趴在床沿上!這下虎子很清楚的看見她的那個屄了!已經被那個大東西插的很紅很紅了!陰毛上全是水水!馬大爺讓白潔把兩只腿收起來跪在床上。拍拍她的屁股努力讓白潔把屁股擡的高高的!

  白潔叫著“還要弄啊?我真要死掉快了”馬大爺安慰她說“一下下就一下下馬上出來了。我弄的快點”說著也也爬上床兩只腳站在床沿上,這樣馬大爺就等於的蹲在白潔的屁股上方了!虎子在鄉下經常看見狗就是用這樣的方式交構的,只不過公狗是緊緊的後面抱住母狗的!馬大爺的這個樣子虎子沒看見過,是懸空的,兩只手按在白潔雪白的屁股蛋上,白潔的屁股掘的老高,把那個屄夾的紅紅腫一條線似的。老頭蹲在上面!先是吐了點口水用手抹在白潔的屄上!然後一個手托著那只巨大的黑吊那個頭因為剛才插的那一陣子已經是發光亮的!馬大爺把大頭對準白潔夾緊成一條線似的的小縫,屁股稍微往下一沈,白潔美麗的小屄忽然被撐開了。兩片紅腫的嫩肉夾住一個烏青發亮的大龜頭!

  白潔又“哦喲”的叫了一聲,馬大爺興奮了,問到“舒服不舒服的?要不要往裏插進點啊?”白潔已經呻吟的不成人樣了“快點進去吧。!!”可是馬大爺並沒有馬上把全部插進去。而是只插進一個頭。然後就左右上下的搖晃自己的那個大屁股!虎子在外面看的渾身騷熱!那個大龜頭實在是太大了,插在屄裏就好象是小孩子嘴巴裏塞了個大雞蛋,白潔的那個地方又小,馬大爺這樣搖晃也不見它掉出來。白潔恩恩啊啊的叫著……就這樣搖晃了了一陣馬大爺猛然往下一蹲!赤啦!整個一個那麽大的東西全刺了進去。白潔被刺的。哭了!“啊啊啊啊!!好疼啊疼死我了!!!拔出去快點拔出去!!”馬大爺根本就不管她,一下一下的上蹲下蹲的日著她的屄!

  白潔本來細長的小縫被操的一下凹進去一下凸出來,兩片肉已經紅透了!馬達大爺插的很深每次插進去的時候白潔都要被插的往前沖,!抽出來的時候只有龜頭卡在屄口!馬大爺的那跟大雞吧上全是白白的水水!白潔的衣服也不知道什麽時候被翻起來了!兩個奶奶子下垂著,被馬大爺的一只手捏著。這個姿勢插了大概幾分鐘,馬大爺忽然很快的插起來!然後啊啊恩恩的叫了幾聲,一下就趴在白潔的身上!把白潔一下壓的趴在床上!這時候馬大爺的那個東西還是沒抽出來!

  馬大爺不動了!白潔忽然哭了!“恩恩!唔晤,”馬大爺在背上拍了拍她“不要怕,沒關系的。沒人知道這事情的。”白潔還是哭著。“閨女,下次到縣城就去找我。伯伯給妳好吃好玩的。好不?”見白潔還是沒說話。馬大爺也趴著不動了!

  只是在背上摸著她!一會虎子就看見馬大爺那個東西慢慢的從白潔的屄裏滑出來了,軟軟的。看上去和原來的那個東西不一樣,變的更黑更小了!白潔還是趴著的,那個地方的洞合不上了,一股一股的淫水混雜著精液正從她那個地方往外冒!!!!!


18疯情,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少婦白潔 – 縱欲之回鄉旅程- 18疯情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