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的母親豔姿 – 18疯情-情色文学

情色文学 18疯 1年前 (2020-06-21) 67次浏览 已收录

●敏感的母親豔姿

第五章理代子–敏感的母親豔姿

§5-1
究竟我的身上發生什麼事了?
想到最近生活上的變化,雖然是自己的事,理代子仍有難以相信的感覺。
純也是這件事的起因者,雖然對母子相姦有所忌諱,可是不但未能斷絕,反而變本
加厲,看到為性苦惱的純也,就有獻身的大義名份。到如今還有這樣的自負。
然後從田口俊樹開始,和幾個少年性交,但都有不讓他們再欺負純也的目的。
盡管如此,理代子對自己的想法不得不產生很大的疑問。
接連來的少年們,都沒有讓人感到危險或兇暴性,可以說純也改變名字或形像出現在
理代子的面前,就好像有性煩惱的思春期的男孩,選理代子做性伴侶。
存在於純也和少年間的不是欺負問題,可能是另外的事情。純也和他們之間一定有
某種協議和交涉。
純也會做出賣母親或提供母親的肉體的愚蠢的事嗎?這樣做的結果是不是有某種
回報呢?這樣想來想去就沒完沒了了。
結果理代子得到的結論,不管什麼理由,只要是為純也,理代子就甘願犧牲。
事實上和少年們的性問題已結束,即便受騙,現在哭叫也無濟於事。
而且不能公開表明理代子本身和少年們在性遊戲中獲得不少快樂,問題在於今後
既然產生疑問,如果也新的少年來要求排洩性慾的話,是否還能像以前一樣接受呢?
如今拒絕也許會引起純也的不滿,是真的受欺負只有接受,如果是某種協議就應該
考慮對策。
理代子開始擔心這種情形會無止盡的持續下去,如果變成醜聞傳開,事情就嚴重了。
說起來我自己也玩了不少‧‧‧‧
曬好衣服準備休息時,在玄關的方向聽到聲音。根據精驗,知道是打開信箱的蓋子。
看鐘錶是十一點鐘,理代子去看信箱。
信箱裡大半是宣傳品,也有學校導師寄來電腦打字的信。
信上說,為純也的升學問題需要面談,指定星期六的下午三點在家政科的教室。
「你好像疲倦了。」
「沒有啊‧‧‧‧」
「那就好。」
母子之間出現這樣的談話,可見最近純也要求的次數相當少。尤其和少年們發生關係
後,這種情形特別顯著。
次數雖然減少,但看得出技巧進步了。
事實上,理代子和純也性交時,有被兒子玩弄的傾向。常常會忘記對方是兒子,真正的
發出歡喜的淫浪聲。
母與子的不倫行為,使快樂的世界更強烈也是事實。
星期六下午,純也沒有回來,理代子只好二點鐘離開家。
理代子搭地下鐵,在學校附近的車站下車。可能是星期六下午之故,學校裡非長清靜。
按圖找到家政科教室,可是裡面沒有人,黑板上寫著「升學問題面談」,字跡並不秀麗。
教室裡有榻榻米,理代子走進去,坐下。教室裡已換了暖氣,也準備了幾個座墊,可見
有人來做準備。
看一下錶,還有十五分鐘,理代子站起來,走到窗邊。
運動場沒有人。平時應該有學生在這裡運動。
不久,理代子才想起今天是每月的大禮拜前的星期六。
大概特別選這一天談升學問題,想到這兒時,發覺背後有動靜,回頭看到打扮奇特的人
站在教室門口。
因為戴只露出眼睛的毛線帽,看不出年齡或表情,身材高大,感覺得出不是老師,身穿
運動服。
就在二人面對面時,那個男人立刻用膠帶封住理代子的嘴。
過去和少年們見面並沒有產生恐懼感。惟有這一次,從心裡感到害怕。
對方身份不明增加了恐懼感。
從帽子露出的眼睛,發出異樣的光澤。
一方面想到可能是學生,但老師的可能性也有,在純一郎出國後不久,導師就打來
電話,似乎對理代子有意思。
那個男人抓住了想逃走的理代子雙手,扭到背後用膠帶綑綁,如此一來,能自由活動
的只剩下雙腿。
男人把理代子扛在肩上,把幾個座墊鋪在矮桌上,將理代子放在上面躺下,然後盯視
理代子的身體,一句話也沒有說。
理代子感到孔懼,只好閉上眼睛,心理念著,導師快一點來。
這個人如果就是老師的話,理代子的希望就落空了。
還剩下幾分鐘就到面談的時間‧‧‧‧
理代子祈禱,在那之前不要受到姦淫,此刻只有等待時間快一點過去。
男人解開夾克的紐扣。
理代子扭動上半身以示拒絕,男人發出笑聲,把紐釦全部解開。
現在反抗的方法只剩下扭動身體,理代子擔心裙子會撩起,所以只能稍許扭動。可是
這種樣子看起來好似做反抗的模樣而已。
那個男人又笑了。
理代子認為是笑她沒有力量抵抗。
太卑鄙了‧‧‧‧
嘴裡這樣罵,但只能發出哼聲。
夾克下的上衣紐釦也解開時,露出白色乳罩。
就這樣認命還太早,但又沒有反抗的方法。
下一步一定會脫她的裙子,倒不如趁男人注意胸部時,彎曲身體,踢男人的肚子,理代子
真的那麼做了。
確實發生效果,男人發出哼聲,摔倒在榻榻米上。
理代子自以為踢的是肚子,事實上,腳後跟命中男人最脆弱的部份。
理代子立刻扭動身體設法站起來,向教室的門奔去。
可是邁出第一步時,腳踝立刻被強而有力的手抓住,由其力道,可感覺出男人憤怒的
程度,立刻又被推倒在座墊上。
這一次立刻把乳罩向上拉。
露出白皙的乳房,男人用手指夾住後,以牙咬。
「唔‧‧‧‧」
理代子拼命忍耐疼痛。
男人的嘴一直沒有離開乳頭。
理代子擔心乳頭會被咬斷‧‧‧‧
當男人終於離開乳頭時,理代子掉下眼淚。
除疼痛之外,對不能做任何反抗感到委屈。
覺得和過去的少年們完全不同,過度反抗說不定會惹來殺身之禍。
理代子想到報上的社會版出現大標題:
「空無一人的教室的慘案,學生的母親的乳頭被咬斷後遭姦殺。」
想到那個女人就是自己時,全身不由得發抖。
理代子沒有勇氣張開眼睛。
三點鐘已經過了,導師為什麼還沒來呢?
這個男人不似導師的身體也這樣魁梧,但給予人的印象不同。
不知對方是什麼人就更增加恐懼感。
我一定是受騙了‧‧‧‧
這樣的想法可能是正確的。導師沒有來,表示那封信是假的,有人冒充老師之名,把
理代子騙來這裡。
男人解開裙子掛鉤,反抗是枉然的,弄不好還有生命的危險。
理代子又流下眼淚。
男人發覺理代子的眼淚後,用舌頭舔淚水。意外的是舔法很溫柔。
理代子的心情奇妙的動搖。
為什麼這麼溫柔‧‧‧‧
在單純的舔的行為中,確實讓人感到溫柔和仔細。
理代子感到困惑。
舔眼角和眼皮的舌頭緩慢的改變位置,在鼻子和耳垂舔時,就不只是單純的困惑,在
理代子的體內逐漸產生類似性感的東西。
舌頭的目標轉到乳房,剛才被咬的地方產生刺痛。
男人好像也發覺了,開始像狗或貓舔傷口似的執拗的舔。 
這一次的舔法就沒有那麼單純了。把整個乳頭含在嘴裡,用舌尖纏繞,又在乳頭的
表面輕輕摩擦。
從咬到的部份產生新的感覺,很顯然的可以說是性感。

§5-2
從乳頭產生的快感並沒有停在那裡。開始向下腹部傳送。女人胯下的黏膜不禁顫動。
不知不覺中,扭動下半身。
理代子沒有發覺那個男人露出得意的笑容。
下腹部搔癢後,很自然的從花蕊溢出蜜汁。
蜜汁被三角褲的底部吸收。隨著扭動下半身,溼潤的底部陷入肉縫裡。
如此一來,已充血膨脹的陰唇,如章魚爪般纏繞三角褲褲底。
不能有性感‧‧‧‧我沒有性感‧‧‧‧
理代子像念經般在心裡反覆的說,但毫無作用可言。
「唔‧‧‧‧唔‧‧‧‧」
理代子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
現在恨不得立刻摸到那裡,那樣就會爽快多了。
這樣是要活活的把人折磨死‧‧‧‧
想到這兒,又恢復理智,告訴自己不能產生性感。
吸吮乳頭的同時,毛線帽在乳房上摩擦,這樣又產生刺激感,這種感覺和快感不同,會
使人焦躁,急得理代子幾乎要哭出來。
反抗心越來越弱,表示已經被對方控制,只想到快一點解決搔癢的地方。
男人一句話也沒有說。
他一定看我苦悶的樣子在笑‧‧‧‧
理代子覺得那樣也沒有關係。
我不會反抗,快一點恢復雙手和嘴的自由。
如果他說淫靡的話,很想立刻回應。身體也已經形成回應的態度。最難為情的只有指出
陰核已溼潤的時候,在那以後就可以豁出去,什麼也不在乎了。
這個男人終於離開乳頭。
理代子覺得他會脫裙子,但這樣的期待完全落空。
男人首先小心翼翼的取下封住理代子嘴的膠帶,然後解開捆綁雙手的膠帶。
想大叫是能叫了,然理代子的身體深處希望先解決難耐的搔癢感。
我真是淫蕩的女人‧‧‧‧
理代子對此刻自己還有這種想法,反而感到不可思議。
男人開始接吻,理代子沒有回應,但也不是閉緊嘴唇,而是以曖昧的態度等待男人的
舌尖進入嘴裡。
結果是如理代子所願,從男人的呼吸能感受到強烈的性慾。
那種氣味並未帶來不快感,反而對一直忍耐的肉體形成舒暢的刺激。
男人的舌尖在嘴裡活動,唾液也漸送過來。理代子為保持體面搖幾次頭,但最後還是
接受。
理代子的舌頭稍蠕動時,對方的舌頭的活動就更活潑。
體內受到壓抑的血液突然開始搔動。電流般的搔癢感掠過陰部。慾望使女人的身體
受到震撼。
此時,一直是被動的肉體,開始打開心扉,變成主動的女人。
熱吻帶來的舒爽感,使全身的血液沸騰,結果催促花蕊溢出大量蜜汁。
如果是有經驗的男人,應該知道理代子這種狀態是表示什麼意義。理代子不希望讓
對方知道而指出這種情形。
不過,很明顯的,肉體要背叛。當男人的唾液送進來時,理代子的喉嚨自然的接納,接納
不了的多餘唾液,就和理代子得唾液混合,流出唇外。
舌頭的動作看起來凌亂,事實上還是有目標,產生強烈淫猥感,而這種感覺,可以說
就是使理代子失去理性的最大根源。
受到抑制的官能之火,逐漸從身體各處冒出,原有的緊張感逐漸消失。
理代子開始感受到男人堅硬的胯下之物頂在大腿上。說是在脈動,不如說有用力敲打
的感覺。
這種力道完全說明男人慾望的強度。
男人的嘴離開是從開始接吻的十分鐘後,大概老師不會來了。
面前這個戴毛線帽,只露出眼睛的男人不可能是級任老師。
導師的體格也很健壯,但這個男人的體格好像尚未完全成熟,理代子的感覺和印象
是體格高大的少年。
果真如此的話,令人驚訝的是接吻的技巧。
不知從何處學來使女人歡喜的知識,是比理代子過去經驗的任何一次接吻,都能使
女人產生性感。
對方離開理代子的嘴,在女人的面前脫運動服,露出下半身。
在光滑的下腹部,充滿年輕感。大腿也不似成年人的粗壯感,惟有陰莖又長又粗,有
力量感。
男人把那個東西靠近理代子的嘴。
啊‧‧‧‧果然‧‧‧‧
沒有像成年人的龜頭的包皮完全翻轉。肉棒膨脹,但龜頭的一半還有包皮蓋住。
年輕人特有的氣味撲鼻,過去習慣於純也及幾名少年後,對這種氣味不再有厭惡感。
男人的意圖已經很明顯。
此時,理代子的感覺只有粗大,在這種情形下還產生這種念頭,表示她在家政科教室
的特殊環境下,和可疑的男人獨處的狀況已經失去恐懼心。
一定是純也的夥伴‧‧‧‧
果真如此,即便有粗暴的行為,大概也不會傷害她的性命,這樣一想也就安心多了。
認定這個人是純也的夥伴後,產生利用自己被動的立場徹底享受對方肉体的念頭。
如此一來,年長的經驗便發生作用了,理代子從眼前的陰莖轉開視線,故意露出恐懼
的表情看對方的臉。
「啊‧‧‧‧」
不知何時,對方已脫下毛線帽,露出臉孔。
年輕,看起來比純也大。
「我叫山倉宗一,純也的學長。」
少年簡單的自我介紹後,立刻抱住理代子的頭。
理代子沒有選擇的餘地,只好把陰莖吞入嘴裡。
剛才還那樣忍耐的宗一,開始口交後,立刻發出哼聲。
聽到這種聲音,理代子痛快無比。
看到快樂的同時,也有給對方快樂的快感。
宗一的陰莖在嘴裡開始增加硬度,同時脈動。理代子知道接近射精的時刻。
準備射精的剎那,從嘴裡吐出陰莖,但宗一抱住她的頭不放。
感覺出兩個睪丸在陰囊裡逐漸上升,這是射精的前兆。
兩個睪丸達到陰莖的根部時,宗一的屁股猛烈的搖動,同時從粗大的龜頭噴出火熱的
液體。
理代子被那液體的強烈氣味薰得幾乎要昏倒,當她把精液吞下去時,由於量太多,
從嘴角溢出。
射完精後,巨大的肉棒很快的失去力量,從嘴裡滑出來,龜頭完全被包皮覆蓋,陰莖
變成乾燥的香蕉一般下垂。
理代子覺得有趣,心情也輕鬆不少。
嘻嘻嘻,現在該輪到尋樂的時候了。
就在此時,不知為何,宗一突然拿起毛線帽套在理代子的頭上,因為眼睛的孔
是向後的,理代子什麼也看不見了。

§5-3
無法識別物品的狀態會增加一個人的不安感,使理代子又多少感到恐懼。
不知道對她做什麼事的不安,一方面也引起淫猥的期待感,兩者相混,使理代子的心
猛烈跳動。
裙子被撩起,絲襪和三角褲一併被脫下去。
理代子突然感到羞恥,急忙夾緊大腿隱藏花蕊,當宗一的手撫摸陰毛,愛撫鼠蹊部時,
卻又忍不住的分開大腿,手指立刻直擊花蕊。
從包皮露出頭的陰核,受到手指的摩擦更加的堅硬。
啊‧‧‧‧被看到了‧‧‧‧
溫熱的呼吸噴到陰毛,理代子的身體不由得微微顫抖。下體產生溶化的感覺,從花蕊
溢出蜜汁,溫潤了胯下。
男人的嘴立刻貼在那裡,發出啾啾的淫靡聲吸吮。
突然開始的口交,使理代子忍不住發出哼聲,頭向後仰。
理代子什麼也看不見,可是對方能看到一切,這樣的差距,使肉體產生遠大於不安的
強烈快感。
陰核更膨脹,陰唇充血得如腫起來一般。
「真漂亮的陰戶,媽媽也這麼認為吧。」
這個人叫我媽媽‧‧‧‧
那是使理代子充分感受到優越感的甜美語言。
三十歲的媽媽,雖然純也隨時隨地叫她媽媽,可是被這個年紀的少年叫媽媽時,不只是
心情,肉體也有舒坦感。
我是年輕的媽媽‧‧‧‧
這句話確實使理代子感到舒服。
我是淫蕩的媽媽‧‧‧‧很壞的媽媽‧‧‧‧
在什麼也看不見的世界裡,理代子一直想著這種事情。
當完全恢復時,受到口交的部份開始活潑的蠕動。
產生會有強烈快感的預感,想到自己淫蕩的樣子就感到難為情。
舌頭的動作十分微妙,在花蕊上摩擦後,從會陰部到肛門的中間輕輕掠過。
馬上就到達肛門的預感,使肛門和花蕊同時緊張,因為是自己的身體,不用看也知道
有這樣的反應。
想到宗一正在仔細觀察肛門和花蕊的變化時,理代子感到十分難為情。
當在屁股下塞入對折的座墊時,那種感覺就更加強烈。同時少年的嘴壓在那裡。
那是很舒服的感覺,自己是完全被動的,在這種情形下能得到性感,不是輕易可得到
的經驗。
理代子軟弱無力的扭動屁股,因為不得不表示反對。
當少年的雙手抱住雙腿時,理代子假裝做出認命的樣子。
少年的手指摩擦會陰部,慢慢的向肛門移動,似觸非觸的感覺引起強烈搔癢感,使
理代子心急如焚,如此一來,又溢出大量蜜汁。
「唔‧‧‧‧唔‧‧‧‧」
理代子皺起眉頭拼命忍耐。怕被對方聽出是快感的聲音。當舌頭分開陰唇,侵入到
裡面時,壓迫感和摩擦感形成的快感,使理代子忍不住抬起屁股。
雖然不至於發出哼聲,但淫蕩的表現還是一樣。
「溼淋淋的陰戶好香。」
聽到宗一揶揄的話,理代子的臉紅到耳根。
「感到很舒服就不要客氣,爽快的哼出來吧。只是流出淫液是很不自然的。」
啊‧‧‧‧這是什麼話‧‧‧‧
理代子無法反駁,因為宗一沒有說錯。
舒服得快死了‧‧‧‧
理代子很想如此說,想用更淫靡的話毫無禁忌的喊出來。
「嘿嘿‧‧‧‧」
聽到宗一的嘲笑聲時,理代子也倔強的發誓不發出哼聲。
不過,她自己最清楚這樣的發誓是不可靠的。
公認對女人有一套的山倉宗一是很熟悉應付女人的方法。可是他從未遇見過像理代子
這樣美麗和年輕的有夫之婦,因此先採取在女人的嘴裡射精後,再開始慢慢發動正式
的攻擊策略。
他帶來只露出眼睛的毛線帽,本來就不是為了隱瞞自己的臉孔,而是準備給理代子
套上,使她成為盲目狀態,然後充分的享受。
這是他最近在雜誌上看到為解決陷入低潮的夫妻生活,蒙上妻子的眼睛時,立刻得到
新的突破。
好奇心強烈的少年認為這個方法一定很有效。
在蒙眼之前的反應已十分強烈,可是蒙上眼睛之後,不但蜜汁增加,身體的反應也顯著。
宗一用舌尖舔到尿道口。理代子的屁股搖擺的同時,稍許抬高。
女人對這種地方也有快感‧‧‧‧
宗一想到這兒時,又覺得自己也一樣,剛才強迫理代子口交時,舌尖在他的尿道口
摩擦時,不是很快的射精了嗎?
男女的性交,由於人的不同,以及時間地點的不同,一切也隨之不同。宗一對這種情形
感到非常有趣。
現在得到理代子的肉體,心情非常痛快,肉棒又恢復精神。
好奇心強烈的宗一,從各種不同的角度攻擊理代子的花蕊。
理代子覺得自己已經有好幾次產生接近性高潮的感覺。
「啊‧‧‧‧啊‧‧‧‧」
難得有這樣的快感,使得理性和羞恥心逐漸遠離理代子,只剩下追求快感和性慾的本能。
偶而也會有清醒的時刻,可是在手指和舌頭的攻擊下又化為烏有。
如此反覆數次後,理代子的肉體對宗一的行為做出徹底的反應。
到了這個程度,需要到性高潮的世界裡迎接最大的歡樂。如果不能到達,理代子會錯亂。
宗一的舌頭巧妙的活動,一下輕一下重,時而深入,時而淺出。
還會用鼻尖不停的刺激陰核。
「啊‧‧‧‧不要啦‧‧‧‧」
嘴說不要,理代子卻像真正性交似的開始扭動屁股。顯然的,她是一心一意的追求性高潮。
宗一也相同。他知道不是插入肉棒為一的本能,用舌頭讓女人達到性高潮,也會給女人
帶來無比的歡愉。
而且很想看到僅用舌頭即可使女人狂亂的模樣,況且對方是成熟的美麗婦人。
宗一盡全力活動舌頭,女人溢出的蜜汁淋到臉上,但仍不顧一切的吸吮,用力舔,
舌尖深深插入花蕊裡。
「啊‧‧‧‧我怎麼辦‧‧‧‧啊‧‧‧‧啊‧‧‧‧」
理代子突然猛烈搖動屁股大叫。
宗一知道她已經面臨高潮。
理代子的身體像遇到緊急煞車的汽車一樣,身體猛烈震動後形成拱形,到達終點。
宗一的臉仍舊貼在女人的胯下,看女人達到最高潮時的情景。
從僵硬狀態到突然鬆弛,理代子伸直手腳,只是急促的呼吸。
宗一陶醉在征服感裡,抬起身體,取下理代子頭上的毛線帽。
「妳好像洩了。有大量蜜汁噴到我的臉上,大概很舒服吧。」
宗一說的沒錯,理代子不能反駁,只好保持沉默。
理代子對自己和陌生的思春期少年竟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並達到性高潮一事感到難為情。
相反的,對自己有這樣敏感的身體,也感到很可愛。
理代子更認清自己是淫蕩的女人。

§5-4
宗一露出信心十足的表情,一面撫摸理代子的身體,一面觀察。
如今無論做任何解釋,理代子的身心都完全由宗一擺弄。已經是假裝抗拒也毫無作用
的階段了。
理代子偷偷觀察宗一的動作,心情上是把自己開放,事實上,現在的狀況也只有這樣
做了。
宗一看著理代子,把自己的上半身也暴露出來。
他只說是純也的學長,可能是三年級,也可能是校友。身體如運動員,肌肉發達。
尤其引起理代子注目的是又開始聳立的肉棒,,那種雄偉的氣勢,使理代子不由得
吞下口水。
理代子雖說不出口,但一直希望那個東西快點插進來。所以轉移視線後,立刻又
回到陰莖上。
「好像很想要的樣子。」
理代子突然聽到這句話,幾乎要立刻點頭。
「是不是呢?坦白的說吧。可以給妳馬上插進去,因為媽媽的陰戶已經使得淫亂的女人
自嘆不如的濕淋淋了。」
「有什麼辦法,因為你一直做那種事。」
「那種事?哦‧‧‧‧是口交嗎?因為流出來的蜜汁太多,我只好拼命的吸吮了。」
理代子的身體產生衝動,使她不由己的突然伸出手抓住聳立在面前的肉棒。
「噢‧‧‧‧」
對這樣的舉動,宗一嚇了一跳。
理代子主動的表示自己的意願,是自從進入家政科教室的第一次。
理代子開始搓揉肉棒,用舌尖輕輕拍打龜頭。
「噢‧‧‧‧噢‧‧‧‧」
宗一對美麗少婦的淫蕩性戲心理感到震憾。沒有強迫就有女人自動,心裡感到舒服。
所以心情的亢奮和身體的反應都比過去來得快。
「啊‧‧‧‧真受不了!」
宗一的肌肉開始抽畜,理代子的搓揉動作也增加速度。
乳房隨之搖曳。
那是很美的景色,年長的女人忍不住自己動手,對此一情況宗一十分滿足。
「讓我吸吮吧!射出來也可以。像剛才一樣射出很多吧‧‧‧‧」
對這樣的突然變化,宗一感到疑惑,如果想性交,應該分開大腿大叫「插進來」,
可是為什麼要他射在嘴裡。
理代子張開嘴,把肉棒吞入嘴裡,同時用力把包皮拉下去。
宗一感到快感猛烈上升,剎那間想要射精。勉強忍住後,把理代子的臉從下腹部推開。
「不‧‧‧‧還要我弄吧!」
理代子抬起臉,露出認真的表情看宗一。宗一露出嘲笑般的表情慢慢蹲下去。
「我決定下一次射精是在媽媽的陰戶裡。到五點時,值班的老師會來巡視,在那以前,
要在媽媽的身體裡射一次。如果現在射在可愛的嘴裡,大概就辦不到了。」
如今理代子的企圖被宗一識破,理代子決心徹底的享樂。
如果宗一沒有發現理代子的企圖而射在嘴裡,一定無法再很快的勃起。果真是那樣,
只得當命運接受。如果被識破,只好真正性交了。
結果是屬於後者,不論是什麼情形,理代子都準備欣然接受。
「媽媽好像也想了很多,我當然不能連續那樣射精,但最後一次還是希望射在媽媽
的漂亮陰戶裡。媽媽說實話吧,妳想要怎麼樣呢?」
「我的立場是什麼話也不能說。如果我說實際上不想的話,你一定會說不要的女人
怎麼會這樣濕淋淋的。」
宗一覺得很有趣。
「但那不是媽媽的真心話吧‧‧‧‧」
宗一希望能讓理代子表明自己願意幹。
「隨便你怎麼想。想幹的話,就快一點幹吧。」
理代子露出豁出去的樣子,仰臥在坐墊上。
「不要這麼無趣的樣子。我是想一起找快樂的。」
「快一點弄完吧。不是有老師來巡視嗎?」
「哦,是不能慢吞吞了。」
宗一自言自語的說著,拉開理代子的雙腿,高大的身體進入其間。
堅硬的龜頭碰到濕淋淋的肉縫時,理代子不能再如死人般躺在那裡了。
透過黏膜感受到火熱的肉棒和脈動。
「媽媽要進去了。」
和露出快樂表情的宗一相反的,理代子故意做出面無表情的樣子。但內心期待數分鐘
後將會來臨的快感。
隨著龜頭在肉縫上摩擦,理代子身體裡的血液開始沸騰。
勃起的肉棒發出電流一般,只是對正情慾達到極限的肉縫,就恨不得立刻把肉棒
吞進去。
龜頭在陰核上扭動,以一定的節奏壓迫。
「唔‧‧‧‧唔‧‧‧‧」
理代子一面哼著,一面扭動屁股。堅硬的肉棒在充血的肉洞口觸碰時,週遭的括約肌
收縮,肉洞裡微微痙攣。追求能塞滿的東西,吐出蜜汁。
肉棒好像馬上要進來,卻又始終不見進來。這種狀態,使女人的身體產生難耐的搔癢感。
本來想說隨便弄吧,但脫口而出的是「快給我想辦法!」
說出似是而非的話,使理代子的心理產生動搖。
宗一聽後,露出得意的笑容。
「妳這樣想幹,那就幹吧。」
宗一用施捨的口吻說,理代子也不能說自己說錯了,現在只有等待那個瞬間的來臨。
宗一用手握住粗大的肉棒,如敲門般在肉洞口輕輕拍打。
也許這是用來代替插入的信號,就在此瞬間,猛然的肉棒插了進來。
「噢‧‧‧‧唔‧‧‧‧」
理代子不禁發出哼聲,由於經過長時間的焦躁和等待,當粗大的肉棒插進入花蕊的
剎那,那種舒暢感絕非言語所能形容。理代子決心不發出哼聲的努力,在宗一的
巧妙活塞運動前,如空中閣樓般的脆弱。再加上宗一說的每句淫話,使理代子
亢奮的情慾更高昂。
「唔‧‧‧‧太棒了‧‧‧‧媽媽的陰戶緊縮時是天下的絕品。臉和身體都很美,
最好的還是陰戶。啊‧‧‧‧太好了‧‧‧‧媽媽自己也這樣想吧?是不是‧‧‧‧」
「我怎麼知道那種事。」
「我說的沒錯‧‧‧‧唔‧‧‧‧真受不了‧‧‧‧快要夾斷了‧‧‧‧」
聽到宗一的話,理代子不再懷疑他說的不是真心話。
宗一皺起眉頭,好像在忍耐。理代子當然知道他快要射精了。
活塞運動終止了。
「我‧‧‧‧沒有夾緊‧‧‧‧是自然的變成那樣‧‧‧‧我的陰戶就是那樣‧‧‧‧」
理代子下意識的說出淫話,當她自己發覺說出那種話時,產生強大的性奮和陶醉在
甜美的世界裡。
「我‧‧‧‧好得快要死了‧‧‧‧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啊‧‧‧‧太舒服了‧‧‧‧
媽媽也很舒服吧?所以才那樣濕淋淋的‧‧‧‧對不對?」
理代子沒有回答宗一的問題,雖然是那樣,但不能輕易的承認。
「唔‧‧‧‧快說實話吧!」
宗一又開始動了,那種情形和火車頭逐漸加快活塞運動一樣。呼吸急促,有如用鑽頭
在混凝土的地面上鑽孔一樣抽插肉棒。
「啊‧‧‧‧」
拼命咬緊牙關的嘴,不知何時張開了,發出表示快感的聲音。受到肉棒猛烈攻擊的
花蕊,即將被慾火包圍。
男人和女人的性器在慾火的燃燒中,直向目的地奔去,有如永遠不滿足的肉體相碰
的樣子,完全是一種凌辱,沒有一點體貼或同情。
可是這樣的方法比任何一次都能使理代子產生更大的快感,可說是一大諷刺。
理代子完全陷入肉慾的快樂領域。覺得男人送給女人的禮物,沒有比這個更好的了。
「啊‧‧‧‧唔‧‧‧‧已經‧‧‧‧」
理代子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沒有發出聲音,彷彿要掉入無底的深洞裡,感到不安。
唯有一句話是理代子認為即使死了也絕不能說的話。
唯有很舒服這句話在宗一的面前是不可以說的話。
我是在教室裡被姦淫的女人‧‧‧‧
但現實是進入舒服得不得了的狀態。
宗一的強韌肉棒似乎要爆炸,但又沒有爆炸。
事實上,宗一也接近最後階段。可是比女人先射,未免使男人臉上無光,必需看到
女人洩了之後才可以射精。為了想看到女人洩出時的表情,他才強迫自己做這樣
的努力。
宗一從理代子的表情或身體的緊張感看得出她即將達到終點。
「媽媽‧‧‧‧怎麼樣‧‧‧‧好得不得了吧‧‧‧‧說吧‧‧‧‧老實的說出來吧‧‧‧‧」
兩個人的性器發出的淫靡聲和少年的話相混。
理代子遇到宗一的猛烈抽插,仍未說出很舒服的話,因為說出來後等於承認在教室裡
受到的奇妙凌辱。
對‧‧‧‧就是死了也不能說‧‧‧‧
可是,堅定的意志也快要消失,很想大聲喊叫,喊叫的剎那,爽快感和開放感必能使
性慾立刻加倍。
「唔‧‧‧‧受不了了‧‧‧‧啊‧‧‧‧要射了‧‧‧‧」
宗一拼命的抽插,臉色通紅的用力。
「啊‧‧‧‧唉呀‧‧‧‧不要‧‧‧‧」
理代子不由得說出女人的真心話,已熬到這種程度,怎麼可以讓他先射出來。
但在說出來的同時,立刻驚醒過來,趕緊閉上嘴。
「媽媽,妳不說的話,我可要拔出來。我要射在外面,要拔出來了。」
這是何等殘忍的話。
宗一做出抬起屁股很想拔出陰莖的樣子。
「不要!不要拔出去‧‧‧‧」
理代子大叫,用力抓住宗一的手臂。
「幹吧!幹吧!求求你‧‧‧‧好好的幹吧‧‧‧‧」
這樣說完後,心情輕鬆多了。同時,下體產生麻痺感,使花蕊受到震動,然後衝向腦頂,
很明顯的是要洩出來的前兆。
「很舒服吧?是不是,媽媽‧‧‧‧」
宗一又問相同的話。
「是呀‧‧‧‧好的快死了‧‧‧‧啊‧‧‧‧好舒服呀‧‧‧‧」
「哪裡好‧‧‧‧哪裡舒服‧‧‧‧」
少年急促的聲音不僅使理代子的耳膜震動,也引起女人的花蕊強烈的痙攣。
「我的身體‧‧‧‧我的陰戶太好了‧‧‧‧好得快要融化‧‧‧‧啊‧‧‧‧來了‧‧‧‧
來了‧‧‧‧啊‧‧‧‧要洩了‧‧‧‧你快射在我的裡面吧。」
宗一看著理代子不顧一切喊叫的模樣,也放棄了忍耐。
當男人的精液猛烈噴出來時,理代子覺得自己飛向新世界,全身接受新的性感,
不斷的說出淫語。

======================================================


18疯情,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敏感的母親豔姿 – 18疯情-情色文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