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娘雪白的乳房- 18疯情

近亲乱伦 18疯 2年前 (2020-06-21) 168次浏览

姨娘生活在農村,雖像其他農村婦女一樣有著接近臃腫的身材,因爲姨夫是個國營運輸公司的司機,整天到一些大城市經常會買回一些時髦的東西,加之姨娘白皙的皮膚,所以在剛剛進入青春期的我的眼中,這種半老徐娘的誘惑足可以讓我流鼻血的。

我沒有心理變態,沒有刻意的追求亂倫的刺激,但在那個13、4歲的年紀,每一個過來的人都明白,成熟女人的嫵媚簡直太有吸引力了。

小時侯父母關系不好,整天家里的氣氛很沈重,所以一到放了假我便回到農村的親戚家住些日子。14歲那年,在叔叔伯伯家住膩了以后,我一個人騎自行車跑到了姨娘家。

我到那里並不認生,因爲姨娘一家人很喜歡我,成熟的姨娘漂亮的表姐,唯一讓我有些拘束的姨夫也因爲工作關系常常不在家,所以在以后的日子我干脆一有假期直接就到姨娘家,當然,這是后話,原因嘛,大家可能也想的到。

由于我在姨娘和表姐的眼中只是個14歲的毛孩子,所以40歲的姨娘和19歲的表姐在我面前毫無顧忌,我們三人在一張床上睡覺,她倆就當著我的面脫衣服,可她們哪知道,有時候我的下身會因爲受不了而一柱擎天直到天亮。

終于有一天,我在夢中感覺總有東西磨擦我那充血的陽具,也不知道是被摩擦而瀉身還是夢遺,反正最后我射了,而且很多,床單上和被子上都是。

在我起床時我還幻想著是不是姨娘晚上受不了沒有男人的寂寞而故意挑逗我,因爲我只挨著姨娘呢,表姐在姨娘的那邊。

誰知到了晚上姨娘做了一個決定,讓我去她的房間睡,她和表姐在另一間屋子,理由是我越來越大了,和表姐在一起睡不方便。哼,我心里很不高興,怕表姐不方便,我看是怕你受不了寂寞最終和我發生關系吧。

我帶著一肚子怨氣獨自一人去了姨娘的臥室。這時候我還沒有明白晚上爲什麼會突然瀉身,而且那時侯我早已學會了手淫,按說不會夢遺的。一夜就在我反複思索中過去了。

以后的日子里姨娘對我依舊很熱情,但她們不會像以前一樣在我面前換衣服了,我再也看不到那個年代里罕見的胸罩戴在姨娘胸前那特有的韻味了,我失落極了。在我決定回家的那一天,姨夫回來了。

我心里暗自高興,姨娘家就兩間臥室,既然她怕我和表姐不方便,晚上肯定要讓姨夫和表姐一起睡,我就能和姨娘一起睡了,因爲姨夫和我畢竟很生疏,怎麼可能會在一張床上睡覺。

結果我又想錯了,直到現在我想起來都覺得可笑,一個花季的成熟少女怎麼可能和父親一起睡,而且分別數十日的夫妻團聚怎麼可能不在一起睡,很明顯,我和表姐被分到了一起。

表姐很漂亮,明亮的大眼睛像個貓咪,這是受了姨娘的遺傳,但那時我就是想看姨娘的胸部,甚至想摸,甚至還有想吃兩口的沖動。所以我這個經常手淫的小色狼倒忘了表姐一樣「秀色可餐」

晚上躺在床上,望著已經早早熄燈的姨娘的臥室,心里想著姨夫一定在摸著姨娘的潔白碩大的乳房,而姨娘也一定像個溫順的小綿羊一樣乖乖的屈服在姨夫的跨下。

欲火和怒火在我心中燃燒著,突然,我感覺表姐在一個勁的看著我,小聲說:「想什麼呢?肯定不是好事吧。」

我有些緊張:「沒什麼?」然后我又放低了音量問:「你說姨娘和姨夫在干什麼?他們這麼多天不見也不說什麼話啊?」

(因爲農村的住房都是相通的,而且,那個年代臥室幾乎都沒有門,所以晚上夫妻行房也都在盡量壓制著聲音,只要稍一放松,就毫無秘密可言。)

表姐白了我一眼:「小壞小子,還裝純潔呢,你以爲你姐姐對你們這些小毛孩子的想法不知道啊,你在廁所里流的那些髒東西(肯定是指我射在地上的精液,因爲我經常到廁所手淫)以爲我不知道是什麼吧。」

我臉紅了,沒想到表姐知道的這麼清楚:「我又沒有經常那樣,我的夥伴們都這樣,而且說定期XX(手淫,但我沒好意思說出口)還有好處呢。」

「咯咯,」姐姐看著我的窘相笑了,摸了一下我的頭,「是不是想看大人們究竟怎麼回事?」

「恩…」我一個勁的點頭,雖然以前看過三級片,但是真人秀對我來說更是不可多得的。

表姐笑著擰了我的臉一下,「壞小子,長大絕對是個色狼。」然后掀開毛巾被起身穿衣服。

哇,我差點叫出來,和表姐在一起這麼長時間居然沒有發現她的胸部原來也是非常豐滿的,在我對姨娘的強烈的思念下,表姐的身體仿佛就想沙漠的甘泉一樣,雪白的胸罩罩在那神秘圓潤同樣雪白的乳房上,簡直就是一個赤裸天使,美麗的大眼睛,紅潤的小嘴,我的下身控制不住了,眼睛里冒著噴火的紅光。

表姐察覺了,匆忙穿上外套,用腳輕輕地踢了我一下,「讓你再壞,以后不理你了。」

我急忙恢複了平靜,由于她下身一直穿著寬大的短褲,所以內褲的風光不曾讓我領略,我遺憾的向表姐陪笑道:「是姐姐太漂亮了,男人誰不想多看兩眼。」說著也從床上拿起一個背心套上,跟在表姐身后往外屋悄悄的走著,幻想著活春宮圖的上演,想到女主角就是我心中性感女神∼姨娘時,我的下身又硬了。

我們臥室的外面相當于客廳,客廳的另一端就是姨娘的屋子,只是用一個門簾擋著,沒有任何隔音設備。出了客廳就是院子,在這幾間正房的東邊是廚房,廚房和姨娘的屋子是挨著的,這時,我明白了,原來表姐要帶我去廚房,那里一定可以看到姨娘床上的風采。

果然,我們躡手躡腳的到廚房后,表姐指了指靠西牆的一個裝碗筷的木櫃子,她輕輕的把這個不算重但足有一人多高的櫃子向外擡了擡,天啊,一個只有眼睛大小像是曾有膨脹螺絲打過的一個洞露了出來。

我興奮的把表姐擠到一邊獨自窺視起來。哇,姨娘的皮膚簡直無可挑剔,全身雪白躺在床上,粉色胸罩已被姨夫扒下扔到一旁,下身僅裹著一條白色純棉帶有蕾絲花邊的內褲,水蔥似的雙臂環繞在壓在自己身上的姨夫的脖子上,雙眼緊閉,嘴唇微微的張著吐著蘭花般的香氣毫不吝嗇的噴在了姨夫的臉上。

姨夫全身赤裸黝黑的皮膚壓在姨娘的身上形成了黑白的鮮明對比。姨夫吻著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看樣子在極力壓抑著體內的騷動,那兩只小白兔似的雙峰在姨夫的身體下完全壓扁,我夢寐以求的乳房就在我的眼前但已經被另一個男人所占有。

姨夫的一只手開始在姨娘身上遊走,滑過她的大腿、豐臀,最后停留在我那最愛的乳房上,慢慢的有順序的撫摩揉搓著。

姨娘有些忍不住了,脖子繃起那俊美的臉旁,性感的紅唇沒有規則像小雞啄米的吻著姨夫的臉、脖子、耳朵,姨夫掙脫了這綿綿的雙唇,毫無預兆的對準姨娘胸前那團美肉狠狠的親了過去,像只發現了鮮美食物的餓狗一樣瘋狂的吃起來。

姨娘終于崩潰了,仰著頭閉著眼,全身猶如癱瘓一樣,只有那雙玉手在摩挲著姨夫的頭,仿佛自己胸前的這條能給自己帶來無比快樂的舌頭隨時都會跑掉,她緊緊的抱著姨夫的頭,下身偶爾會擡起,似乎正在等待陽物的進入。

可惜姨娘的床是橫對著我窺視的這個洞,我也只能從側面看到這活生生的春宮,如果是豎對著我的,我想我一定可以看到姨娘的大腿根部,不知姨娘的肉洞有多大,她的陰毛濃密不濃密,她發起騷來淫水會流多少呢。我不得不佩服起姨夫和姨娘的忍耐力來,兩個人已經是欲火焚燒,但絲毫沒有任何的呻吟。

姨娘的雙腿大開,姨夫側壓在她胸前一邊品嘗著粉紅的乳頭,一只手也在不老實的在姨娘身體上亂摸,終于停在了她那神秘的小穴上,先是輕輕的觸動,姨娘的身體又是一顫。

接著她那抱著姨夫的雙手松開了一只,緩緩的移到了自己的胸前,大拇指和中指撥弄著那只沒有含在姨夫口中的乳頭,時而輕輕捏起,時而整只手托住整個乳房順時針的揉搓著。

一會另一只手又把姨夫的頭推到這只乳房上讓他享用,而自己又去玩那只乳房了。這樣來來回回不知換了多少次,姨娘似乎覺得不好玩了,撥弄自己乳房的那只手離開了,遊走到了下身,抓住姨夫那只一直在內褲外輕輕揉搓肉穴的那只手,姨夫失去了主動權,姨娘開始操作他來讓自己興奮。

漸漸的,姨娘的手頻率快了,下身也隨著姨夫的手開始向上頂起迎合著快樂的源泉,姨夫似乎有意賣關子,手停在了那里不動了,姨娘哪肯罷休,緊緊握住姨夫的手,使勁的拉動姨夫來揉搓肉穴。

姨夫不知怎麼突然采取了主動,那只剛才看來已經靜止的大手忽然改爲了進個慈祥的母親,在這樣堅持了一分鍾后,姨娘的雙手由溫柔的撫摩改爲了狠狠的扯拽,緊緊的扒住姨夫的皮膚。

姨夫似乎得到了什麼暗示,那只手突然從內褲的邊緣伸了進去,直戳小穴,也不知到底進去了幾根手指,反正從姨娘臉上複雜的表情來看,不是很興奮就是很痛苦,而且在這複雜的表情出現的那一瞬間,還伴隨著不算很大,但依稀能讓我聽見的「啊…啊…」兩聲。

姨娘終于叫床了,雖然現在玩她的男人不是我,但這兩聲稀少能領略的呻吟卻給了我莫大的安慰,我那早已勃起堅硬如鐵充血的雞巴都不禁自己顫了一下。

姨夫的幾根手指依然在姨娘的體內,姨夫把手緩緩的擡起,似乎要拔出,姨娘哪能讓快樂如此短暫的消失,豐滿的臀部隨著姨夫的手也緩緩的擡起,這一幕活象主人在用一條腥魚逗引一只小讒貓一樣。

在擡到一定的高度,姨夫的幾根手指又由拔出改爲了插入,姨娘就在這迎合與追擊中活動著自己誘人的大屁股,在一邊擡起的過程中,姨娘放棄了身體上最后一絲遮掩,雪白的內褲被她一點點的褪下來,最后停留在腳踝處,她伸出一條腿,這條已經粘滿姨娘淫水的內褲掛在了另一只腳的腳踝處。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姨娘還穿著短短的薄如蟬翼的肉色絲襪,我曾經看見過媽媽的長筒絲襪,但沒有見過短的,媽媽都是穿那種尼龍的接近肉色的短襪,也許在那個年代這種薄薄的絲襪在我們這種小地方根本買不到。

我開始注意姨娘那嫩白嫩白套著絲襪的小腳,腳踝出還套著那條記錄姨娘發情的內褲,這一切看起來那麼的誘人,我的下身早已濕透了,我全身幾乎貼在了牆上,堅硬的雞巴找不到發泄連頂著牆似乎也是很舒服的。

姨娘的大腿劈開了,而我現在的注意力完全在姨娘的玉足上,我看不到她肉穴的風光,但現在能夠看見美腳和豐胸也算是一點安慰。

姨夫的獸性也被完全激發了,抽出在肉穴里手,把姨娘雪白的大腿一分,早已和我一樣堅硬勃起的雞巴瞬間進入了姨娘的體內。

「啊…」又是一聲呻吟,這是今夜的第三聲了,姨娘,你太性感了,我一定要得到你,我在心里默默的說著,看著姨夫歡暢的抽動,姨娘瘋狂的迎合,我的心里又是羨慕又是氣憤,當然最主要的是欲火焚身。

就在我無法忍受正要自己手淫時,我突然意識到表姐的存在。我轉頭看著表姐,她此時的表情很怪異,輕蔑?嘲笑?壞笑?甚至有些情欲。我不好意思的低了低頭,發現自己的下體早已把短褲撐到老高,借著月光還能看到自己的分泌物早已滲透到外。

我又不好意思的看了表姐一眼,她這時也在看著我的高聳的下體,她輕輕的湊過來說:「早注意你半天了。」

我臉紅了,在這偷窺姨娘房事的這半個小時里,我興奮的忘記了身邊還有別人。表姐說完緊接著用手隔著短褲和內褲抓住了我的雞巴。

我懵了,完全沒有想到,接著表姐又說了一句讓我發懵的話:「你繼續看,姐幫你弄。」說完就用兩只手在外邊輕輕的撫摩起了我那急需女性撫慰的雞巴。俊美只是年齡有差異的表姐,但表姐的這一舉動對我來說無疑是久旱逢甘霖。

表姐就這樣一只手隔著短褲套弄我的雞巴,我也一邊享受一邊欣賞著,就在我陶醉的時候,表姐猛的把我的短褲扒了下來,然后又褪下我的內褲。

太意外了,我低頭看著蹲在地上的表姐,她完全沒有驚訝的表情,用自己嫩白的小手勉強握住了我那粗壯的雞巴。這還是第一次有女性摸自己,加之在姨娘的表演下,我極度亢奮。

姨娘的雙腿已經搭在了姨夫的肩上,她躺在床上陰部完全暴露給了姨夫,姨夫雙手扶著姨娘的小腿,雞巴還是狠狠的抽動著,姨娘的乳房像兩只活躍的小兔跳來跳去,腳踝處的內褲還在。

姨夫一邊插著美麗性感的姨娘似乎還不過癮,嘴巴還在姨娘套著絲襪的玉足上親來親去,一會使勁的嗅一嗅,一會舔著她那粉紅的腳底板,姨娘的頭在拼命的左右搖擺,臀部仍在上下扭動迎合著姨夫的大雞巴。

我通紅的眼睛噴射著火光,低頭看著正給我手淫的起勁的表姐,我的手不禁也伸向表姐。我摸著表姐的耳朵,她的肩膀,但是沒有勇氣伸向她的乳房。

19年的生長讓表姐的乳房足可以和姨娘媲美,我在享受著被女人手淫和看自己心中性感女神真人表演的雙重快感時,欲望指使我向表姐下了手。

我的手猛的伸進了表姐肥大的上衣里,光滑的皮膚和圓潤的乳房讓我的手如同觸碰到了最精美的絲綢一樣,表姐沒有太吃驚,但起初還是掙扎了一下,我的手緊緊握住了她的乳房來回揉搓,嘴里小聲嘟囔著:「姐,讓我摸一會,就一會。」表姐默認了,不再反抗。

我在不知是繼續看姨娘還是摸表姐躊躇的時候,表姐的呼吸漸漸的粗了,我知道她的情欲也被我挑逗起來了,我還幻想著晚上是否可以和表姐做姨娘和姨夫做那種事的時候。

我人生中第一次前所未有的快感襲來,我的雞巴仿佛進入了一個溫暖潮濕的小洞,龜頭感到強烈的緊繃,啊,莫非表姐先忍不住把她的肉穴送了過來。

我暫時放棄了觀看姨娘的表演,低頭一看表姐,天啊,這是在三級片都沒有看過的情形,表姐把我的雞巴吞進了嘴里,一邊使勁吸著它一邊用嘴來回抽動,她含情的擡眼看著我,然后繼續爲我口交,吃得仿佛津津有味,一點沒有嫌棄它已是幾天不洗且經常沾滿尿漬和我的分泌物。

「啊……姐,太舒服了,別停……呦,姐,你的嘴太舒服了……啊……有點疼,姐,你的牙咬到我了……」

表姐吃驚的把我的雞巴吐了出來,滿臉歉意的說:」小勇,對不起,是姐姐不好。」然后又用嘴唇親了親我的龜頭,「對不起了,別哭好不好,姐姐親親你。」

「呵呵…」我笑了,擰了擰表姐的小臉蛋,「姐,它不疼了,它還想要你親它。」

表姐沖我努了努嘴,頑皮的又一次吞下了我的雞巴,她這次很小心的盡量把嘴巴張大,然后伸出舌頭添我的龜頭、馬眼,最后添到我的雞巴根部,看了看我那肥大的陰囊,毫不猶豫的添了起來。簡直是人間最大的快事,如花似玉的表姐爲我口交,徐娘半老的姨娘在我面前行房,我猶如升到了九霄云外。

姨夫還在狠插著姨娘的肉穴,當然,他的嘴也不肯放過姨娘那性感的絲襪腳,我也被那雙腳深深的迷住了,雪白的腳趾,粉紅的腳底板,就連腳后跟都那麼的白嫩,絲毫沒有農村人的厚厚的繭子。

或許姨夫累了,他和姨娘換了姿勢。姨夫躺在了床上,姨娘像騎馬一樣跨在了姨夫身上,姨娘的右手拿著那根粗壯的雞巴對準自己的肉穴狠狠的坐了下去。

姨娘似乎有些疼痛,也或者是剛進入有些不適應,在停留了幾秒鍾后就上下顛了起來,身上的每塊肌肉都在顫動,尤其是那對小白兔,她的雙手壓在姨夫的肩頭,豐滿的臀部上下擺動著,一會她的雙手又撫摩著自己的乳房,但惟一不變的是,她的臀部沒有停止過。

這樣過了十來分鍾,姨娘好象也累了,她起身竟坐到了姨夫的前胸,雙腳撐著,用陰部由上到下的撩動著姨夫的前胸,借助著月光,姨娘陰部流出的一道道發亮的淫水異常的扎眼。


18疯情,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姨娘雪白的乳房- 18疯情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