姦魔與徐艷(下) – 18疯情-情色文学

情色文学 18疯 12个月前 (06-21) 35次浏览 已收录

●姦魔與徐艷(下)

——————————————————————————–

□■再鬥卓珩

不是冤家不聚頭﹗

卓珩在距離我大約十步處停下了腳步,學了上一次的乖,也不敢太過接近我,
她只用手槍遙指著我的胸膛,然後冷冷地道:
「嘿﹗姦魔﹗我們又見面了﹗」

我看著窮追不捨的卓珩,不禁也皺眉歎息著:
「卓珩,妳真有本領,竟然能夠找到來﹗」

卓珩不屑地嗤笑:
「你倆這對狗男女,以為翻過了河岸,就可以逃之夭夭﹖
嘿﹗真的像盲蠅那樣慌不擇路﹗
哈﹗哈﹗哈﹗合該你們行上霉運吧,那河彎千米之外,
有一條還未被洪水沖破的爛木橋,是到這裡來的捷徑啊﹗
哈﹗哈﹗哈﹗哈﹗」
卓珩肆意地發出桀桀奸笑,胸脯興奮得如浪濤鼓伏著,
她將本來罩在上身的白襯衫丟棄了,只穿了Lowcut的半胸緊身黑衣,
還將領緣拉得低低的﹗
嘿﹗媽的﹗這婊子就是這麼妖冶與邪艷﹗
我雖處在劣勢之下,但亦看得心猿似馬﹗癢極了﹗

「嗯﹗」
我詐作留心她每一句說話,偷偷地將視線朝左面斜瞟著,
找尋剛才徐艷所拋掉的手槍,
這時雲破月開,地上曬滿耀亮的銀光,
我很容易便發現手槍所在,那黑黝黝的救命小傢伙只離我腳側不到兩丈之處﹗

卓珩狡猾地陰乾笑著:
「哈﹗哈﹗哈﹗要找東西嗎﹖嘿﹗嘿﹗」
她隨聲一槍陡發,火星飛閃,正不偏不倚地轟落在那地上的槍膛上,
那槍——–毀了﹗

我心內暗呼不妙﹗
現在惟有盡量拖延時間,希望雲黛能及時到來救我吧﹗

卓珩大笑向我揶揄道:
「哈﹗哈﹗哈﹗你幪著龜頭鳥臉,以為不動聲息,
就叫人不知道你在打什麼鬼主意嗎﹖
你那賊兮兮右碌左轉的鼠眼卻騙不了人啊﹗哈﹗哈﹗哈﹗
我說嘛,下次應該帶上黑沉沉的眼罩唷﹗哈﹗哈﹗哈﹗」

「你想怎樣﹖還要我操徐艷那臭婊子嗎﹖」
我輕鬆地問她。

「嘿﹗嘿﹗你大概在盤算,要屌上半小時吧﹗嘿﹗嘿﹗
好等你那可愛的助手來援救你嗎﹖嘿﹗嘿﹗」
卓珩很聰明,立時拆穿我的緩兵之計。

我再度暗呼不妙﹗叫苦連天﹗
連這最後的板斧也被她看破了,怎辦﹖
這婊子真辣﹗她媽的非常厲害﹗

「沒用的﹗不要再枉費心機了﹗姦魔﹗哈﹗哈﹗哈﹗」
卓珩擺出控制大局的姿態,繼續說道。

「妳要殺我嗎﹖」
我這樣問著,當然不會露出驚慌失措的神色﹗

「嘿﹗你是一棵搖寶的樹,還有利用的價值,
待你供出E集團與K資料的事情後,再來將你分屍也不太遲﹗
嘿﹗嘿﹗嘿﹗」
卓珩在冰霜的臉孔中突然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

「我會說嗎﹖」我看著她不以為然地道。

「嘿﹗嘿﹗X部有一千種以上的方法,會令你很快就說出所有的秘密出來﹗
嘻﹗嘻﹗你只要知道其中十種的酷刑,就會後悔不立刻死去了啊﹗
咭﹗咭﹗咭﹗」
她明皓的貝齒本來教人看得有若白兔般清純可愛,
但現在卻被那殘酷的口形改寫了,
變得有如狼齒般森然可懼﹗

只聽得她極懷自信地訴說:
「嘿﹗我現在將計劃稍為改變,不要勞你姦魔出屌了,
我這就乾脆殺了徐艷﹗哼﹗你好好給我穩站著﹗輕舉妄動的話,
嘿﹗嘿﹗你該知道我的槍法多犀利的吧﹗嘿﹗嘿﹗嘿﹗」

我聽她語氣,知道她暫時不會對我作出不利,故泰然自若,以嘻笑語氣說:
「請便﹗請便﹗妳不殺我就行啦﹗」

徐艷此際被手銬背扣雙手,毫無反抗餘地,
尤如一頭待宰的羔羊似的﹗
她眼巴巴的看著背叛的下屬一步一步地緩踱至她胸前,
卓珩舉著手槍,貼著徐艷的左邊太陽穴,扳起臉道:
「嘿﹗想不到終於栽在自己最信任的手下吧﹗
唧﹗唧﹗唧﹗
看你這副衰相,衣不蔽體﹗可恥﹗淫賤﹗
嘿﹗嘿﹗嘿﹗嘿﹗」

徐艷罵道:
「卓珩﹗妳這毒婦婊子,殺我就快點兒﹗你若給我拿下,準沒命子﹗」

卓珩聽了,報以一陣驚天狂笑:
「什麼﹖什麼﹖哈﹗哈﹗哈﹗哈﹗」
傾笑之間,左手猛掃徐艷臉頰十來下重掌﹗
然後嘖嘖地說:
「嘻﹗嘻﹗嘻﹗臭屄﹗大難臨頭啦,還嘴裡逞強作威﹖
嘿﹗嘿﹗現在時間還多呢﹗咭﹗咭﹗咭﹗咭﹗」

卓珩陰惻惻地咭笑:
「我就先射下妳一對小小的耳朵,然後是小小的鼻子﹗
嘿﹗嘿﹗嘿﹗
最後才一槍轟在妳的朱唇裡﹗死得很慘唷﹗
嘻﹗嘻﹗嘻﹗嘻﹗嘻﹗」
卓珩瞇著眼,帶著黑手套的手冷酷地從太陽穴沉移到耳朵邊﹗
酷笑冒起﹗機刮將扣﹗

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剎間,徐艷孤注一擲﹗
她忽將左手暴舉,瞬間疾頂卓珩持槍的手托,
卓珩不虞徐艷雙手竟還能活動自如,
手裡倏緊,一扳槍括,
「砰﹗」的一響,閃光一煞﹗那槍又再朝天空發一次﹗
就趁這個趟子空隙,徐艷立即半擺身子,
整條右臂使出最強大的勁力,連腕帶銬橫揮卓珩臉側﹗

「哇~~~~~~~~~~~~~~~~」
好個卓珩,雖面門受挫,在慘呼一聲之後,以一手掩面,頓時仍能以腳撐開徐艷﹗
右手回槍欲射殺徐艷﹗
我當然不會隔岸觀火,徐艷這美美是我的,那容卓珩白白地殺了﹖
就在這大好機會,我當下欺身猛步撲上,
左腳先踢卓珩拿槍之手腕,下地之際,再以千磅重拳狠狠打在卓珩胃窩之間﹗
這幾下突襲,由於關乎以後的生命安危,
我耗上了十成的功力﹗嘿﹗那能容得絲毫感情存在﹖

卓珩在我連串的絕情攻擊下,
只能按部就班地做著以下的動作:
腕震槍落﹗
慘呼臥地﹗
痙腰曲孿﹗

此刻﹗輪到我用上冷酷的眼神瞪著卓珩,
我先以右拳在她下陰處餵了一記結結實實的老拳﹗
然後俯身暴抽她束起的長髮,
硬生生將她整個痛得天旋的軀體如拔蒜一樣強扯起來﹗
我狠狠地道:
「臭奶﹗形勢逆轉啦﹗」

徐艷本以為會被一槍了結,現下轉危為安,
看著無力抵抗的卓珩,不由怒極道:
「卓珩﹗想不到妳這樣狠毒啊﹗妳再次犯錯啦﹗
我方才的手銬只是扣上了右手,左手的扣環還是虛掩的呀﹗
妳實在被勝利衝昏了頭腦﹗嘿﹗」

卓珩還未在劇痛下恢復理智過來,我就強拉著她的身體,
將她俯壓在轎車的車頭蓋上﹗

我淫笑道:
「哼﹗徐艷﹗我替妳教訓她吧﹗嘿﹗嘿﹗」

「你又想怎樣﹖」徐艷驚問。

「嘻﹗嘻﹗她給我強姦過啦﹗但還不曾試我虐酷的肛姦手法哩﹗
我要她在痛苦之中再受點煎熬煎熬﹗嘻﹗嘻﹗嘻﹗嘻﹗」

「我不許﹗你這邪魔﹗」
徐艷拾起地上的手槍,欲阻止我的暴行﹗

「唧﹗唧﹗我剛才救妳一命,妳還要殺我嗎﹖
卓珩這臭婊子這樣害妳,妳卻婦仁之仁,還要可憐她嗎﹖
聽著﹗她,我姦定了﹗妳也不能阻止,不要忘記唷,
可愛的徐琴還在我的手上哩﹗」
徐艷一聽到我提及她妹妹的名字,立時手裡一軟,槍也垂了下來。
我看在眼內,要脅生效﹗

我嘿嘿地肆意興發淫笑,繼而一手反扣卓珩的右腕,
猛扭到她背腰處,使她受到差不多像斷裂程度的苦楚滋味:
「痛得要死吧﹗斷﹗臭婊﹗」
我口裡說著,手裡勁力再加強。

卓珩喘著大氣與呼痛的聲音交錯並發,這個時候,
我左手就將她短短的裙如幔掀起,隨手將絲質內褲如瀑扯瀉﹗

「嘿﹗幹特務的,聽說肛門也要受特別訓練的,不知是真是假的﹖
嘻﹗嘻﹗來啊﹗給我試試唷…嘻﹗嘻﹗…………..」
我提著強硬的八吋大雞巴,當然毫不憐惜地如鐵枝一捅,
貫孔而入﹗

「死臭屄﹗屌妳的屁眼﹗哈﹗哈﹗破…………」
我挨到卓珩的耳際,狂叫暴嚷﹗
我那爆雷巨音幾要將她薄薄的耳膜為之震破﹗

徐了使她領略前所未嘗的肛姦震撼外,
我還要在徐艷面前,一顯姦魔摧殘手法的奔騰駕勢﹗
嘿﹗嘿﹗

「哇~~~不要﹗呀~~~~痛~~死~~~~~~」
卓珩體內燃起達至昏迷前那痛極之顫火﹗
那兇燄的火勢亦要愈來愈猛,
不將她完全焚燒,怎能熄滅﹖

「嘻﹗嘻﹗嘻﹗怎麼這樣窄窄的唷﹗嘿﹗嘿﹗插盡了啦﹗
咦﹗我的龜頭感覺到濕濕的﹗流血囉﹗嘻﹗嘻﹗嘻﹗嘻﹗」
我將雞巴整條肏入後,稍為靜止了下來,讓狹迫的處女肛腸緊包著我闊大肉棒﹗

「唧﹗唧﹗妳這樣的慘嚎,實在不太響亮和淒怨哩,
調大音量吧﹗嘿﹗嘿﹗」
我不讓那空空的左手沒有別的事幹,
一手化爪如鷹攫兔般抓下她的巨乳,五指深陷彈性的肉乳之內﹗
五指又變為鉗夾,再猛力收縮拑揘﹗

「痛﹗呀~~~~呀~~呀~~呀~~痛~痛~痛~~~~~~~」
卓珩隨著我的指運殘摧,痛喘得劇抖起來,呼號的嗓子時尖時幼,
聽得叫人大有慘絕人寰的感覺﹗

嘿﹗摧殘的技倆還沒完沒了呢,
反扣卓珩右腕之手,
再增力度﹗
彎扭﹗旋擰﹗
卓珩頓時腕如撕﹗臂若裂﹗乳胸滿佈尖錐刺痛﹗
這兒真使她心脾皆疼﹗震﹗電﹗蕩﹗,
就在這肢胸痛苦無減之際,我再以皮靴用力磨輾她的腳掌位置﹗
嘿﹗嘿﹗

「呀~~~哇~~~很~~~痛~~~~~~」
卓珩不能咬牙切齒的忍受了,她發出驚天震喊來舒發她的------痛﹗

「嘩﹗哈﹗哈﹗哈﹗受不了吧﹗痛死啦﹗
嘻﹗嘻﹗嘻﹗大雞巴又來囉﹗」
我的腰子來一長抽,將整個龜頭脫肛拔出,突又衝俯式肏入﹗
我的力量非常勁猛,毫不留情,
使卓珩的上半身軀與車頭掩蓋間不斷撞擊,
不斷發出「蓬﹗蓬﹗蓬﹗」的空洞碰打聲音﹗

「肛痛﹗哈﹗哈﹗哈﹗手痛﹗哈﹗哈﹗哈﹗
胸痛﹗哈﹗哈﹗哈﹗腳痛﹗哈﹗哈﹗哈﹗
還欠頭部呢﹗看我餓狼搶噬﹗哈﹗哈﹗哈﹗」
我這時只套著魔鬼面套,口裡無布遮擋,
即時一口咬著幾掫長髮,頭一抑﹗臉一揚﹗﹗
一抑一揚間,將她的小頭暴扯而起﹗
痛﹗

我不斷輪流使用此五大酷刑來殘虐著卓珩全身,
你說夠不夠狠﹗可不可怕﹗
「臭屄﹗妳什麼千種迫供的法子﹖我只要這五種就要妳痛不欲生啦﹗
嘻﹗嘻﹗嘻﹗嘻﹗嘻﹗」
我正欲瘋狂地幹下去﹗

「禽獸﹗住手﹗」
在旁的徐艷幾曾親眼見過這般摧殘女性的獸行,
她不顧卓珩是否是她的仇敵,也要出手阻隢﹗

我不管徐艷的警告,仍一邊力操,一邊回頭側瞟徐艷﹗
只見她的手槍正瞄準著我﹗
我看她的神情倒非常認真﹗
我當下先以雞巴狠來一下深深的剜入,
然後拉扯卓珩雙臂,將她身子拉得滿直,然後將她的面孔朝向徐艷﹗

「那妳就開槍吧﹗我可有護身符呢﹗嘻﹗嘻﹗站起來幹真爽﹗
呀﹗啊﹗呀﹗開槍射我嘛﹗哈﹗哈﹗哈﹗」

「你~~~~簡直豬狗不如﹗」
徐艷眼巴巴看著同性受如此的姦淫,心下也很是難過,眼睛也通紅了﹗
她話剛說完﹗身後又響起一把聲線沉穩略帶沙啞的女聲﹗

「徐艷﹗放下妳的手槍﹗嘿﹗一會兒妳也是豬狗不如呢﹗嘿﹗嘿﹗」
我一聽見這種聲線語調,就知道是可愛的雲黛到了,
只見她身穿我為她設計的血紅色姦魔戰衣,幪著艷紅極了的魔鬼頭罩,
嘴裡塗著紅玫的口紅,嘿﹗
在淡淡的月華銀芒之中,顯得說不出的詭異﹗
她露出來的雙眼在黑夜之中很是精靈機脫﹗

「好了﹗徐艷,你大勢己去啦﹗啊﹗呀﹗呀~~~~~~~~~~~~」
我在卓珩肛上發射了野獸的狂槳,
就一手將卓珩暴力地推滾跌了開去﹗

「雲﹗將她倆好好地處置﹗」
我立即下著命令﹗

「是﹗主人﹗」
雲黛立刻猛發兩槍,
一彈朝卓珩肩飛﹗一彈射向徐艷後腰﹗
無聲的槍令兩個美人兒分別軟軟臥伏在田地的泥濘之上﹗

這兩發當然不是殺人的彈,只是迷暈槍罷了,
我不會輕易讓這兩個俏佳人命喪當場的啊﹗
她們倆口子還要受我千般萬次的折磨﹗殘虐﹗

「雲黛,幹得好﹗清脆、俐落。嘿﹗嘿﹗嘿﹗
是了﹗我那小美人到了Y國開會還未回來吧﹖」
我道。

「是啊﹗總裁在那邊事務很煩瑣,好像要耽多一個星期呢﹗嘻﹗嘻﹗嘻﹗」
雲黛轉著鳳眼,滑頭地回說。

我滿意地頷首道:
「那就好了,如果給楚筠知道我倆的行為,那就慘情了﹗」

「總裁以後也準不會睬你唷﹗嘻﹗嘻﹗嘻﹗」
雲黛仍嘻笑著。

「哼﹗妳也好不了很多﹗你不說就不會穿邦了﹗好了﹗
將她們帶回地窖吧﹗一會兒我們有樂子了﹗
嘿﹗嘿﹗嘿﹗」 

——————————————————————————–

□■徐艷終決

回到我的秘密寓處,我和雲黛將兩個女奴隸拖回冰冷的地牢中,
我讓雲黛自由處置那惡婆娘--卓珩,
我就將徐艷大字形的凌空豎吊了起來﹗

在地庫裡,
徐艷的妹妹徐琴驚恐地看著一個渾身黑衣、
一個遍體襲紅的男女幪面人,正在忙碌地操著淫邪的安排﹗
她發現其中一個衣不蔽體的女性,竟赫然是她的親姐姐,
不由詫訝得發出連串的驚呼﹗

我正在施吊,綑著徐艷的時候已經興奮得要命了,
現在再加上少女一旁尖哭厲叫,一聽之下,
暴殘獸虐之心即如洪潮汛至,
我按捺不下,立刻湊近那徐琴娃兒,
手臂橫揮,掌風斷掃,
一記重逾千斤耳光,像鐳鼓一般的力猛﹗響亮﹗
打得她小頭臚猛然向後一甩﹗

我暴叱,渾雄之男腔在斗室蕩然迴震,餘音歷久不消:
「小臭屄﹗大呼小叫作甚﹖一會兒我當著妳親愛的姐姐臉前將妳破處鋤屄﹗
妳才慘呼痛哭不遲呢﹗哈﹗哈﹗哈﹗」

少女看我這樣暴﹗這樣淫﹗
當下屈身蜷體噤若寒蟬,那敢再作半句片字的泣訴﹖

我看著眼下這個如螻蟻般小弱的女娃子,
雖仍穿著襯衫校裙,但露出來的嫩皮滑肉,令人大有觸摸撫揘的衝動,
而且樣子挺也不錯,竟也有幾分姐姐的冷艷姿容,
嘿﹗真是一個施暴的好玩偶﹗

「雲﹗將這兩個女奴用冷水射過清清醒醒吧﹗
哈﹗哈﹗哈﹗」
雲黛應了一聲,駁過長水喉,水柱立時標灑,她以噴嘴向吊著的可憐雙娃狂射著﹗
不消一刻,在強烈的冷水衝噴撞射之下,
卓珩與徐艷都相繼在渾身遍濕之情況下,艱辛地慢慢醒喚過來了﹗

徐艷前額的長髮濕得盡遮著她的美美臉胚,眼睛睜開來也看不見眼此景狀﹗
我慢慢走到徐艷面前,用手撥起她臉上的濡髮,
繼而向後暴扯:
「清醒點啊﹗徐艷﹗臭婊﹗嘻﹗嘻﹗嘻﹗」

徐艷剛從暈厥的狀態冉冉甦醒,先發覺四肢被大字形的凌空吊著,
然後在瞳孔恢復功能時候,一個矇朧的影像漸次變得清晰,
出現眼際的,竟又是幪著鬼面罩的姦魔昭惡影像﹗
她不由得不驚﹗由驚轉怒道:
「畜生﹗你……….你…..」

「唧﹗唧﹗你.你.你什麼﹖
嘿﹗嘿﹗妳現在是我的奴隸,沒有任何說話的權利﹗知道嗎﹖臭屄﹗」
我抽出皮鞭,不由分說,即向地上的徐琴背上狂揮一鞭﹗

「呀~~~~~~~~~~~~~~~」徐琴立時數聲慘痛之呼﹗

徐艷這才發現她的妹妹躺在冷冰的地板上,受著我施予的人間痛苦,
當下大叫:
「琴……….不﹗姦魔﹗你向我施暴鞭打吧﹗
你是人的話,就不要那樣對待幼弱纖纖的女孩子呀﹗」

「哈﹗哈﹗哈﹗徐艷妳是X部裡噹噹的人物,竟也向我姦魔求情﹖
嘿﹗嘿﹗嘿﹗妳豎著耳朵留心聽著啦﹗哈﹗哈﹗哈﹗
我不僅要將妳這賤娃凌虐到半死為止,妳那可愛的妹妹我一樣也不會放過的﹗
嘻﹗嘻﹗嘻﹗」
我一說完,又是一鞭掃在徐琴的右腿節上﹗
嘻﹗嘻﹗
再是痛嚎四起﹗

徐艷看得目皆裂,痛罵狂咄著:
「你這天殺的禽獸,只懂欺侮手無寸鐵的弱質女流﹗你是不是男人﹖」

我淫笑應道:
「嘻﹗嘻﹗妳對我還不瞭解嗎﹖我喜歡強姦無力抵抗的女娃啊﹗
將她們摧磨折殘﹗哎呀﹗這樣我的雞巴才亢奮嘛﹗
哈﹗哈﹗哈﹗哈﹗哈﹗哈﹗
嘻﹗我現在就是不打妳,要妳看著妹妹受苦受難﹗嘻﹗嘻﹗
這樣就可以做觀世音呀﹗嘻﹗嘻」
我卑鄙下流的桀笑下,彪的黑條又是箭發,切向少女的腕部﹗

「雲﹗妳就好好鞭打卓珩﹗作為我破處的伴奏喲﹗
咭﹗咭﹗咭﹗咭﹗」
我發出淫賤之令﹗

「嘿﹗嘿﹗主人,我會辦好的﹗盡情姦屌吧﹗嘻﹗嘻﹗嘻﹗」
雲黛邪笑著,輕輕提著有如仙子輕盈的步履,走到放置虐具的木架上,
取過了一條染得血紅的長鞭,
她先向壁上橫拍響打三記﹗

我看著詭艷裝束與有著修長美腿的雲黛那殘忍的勃勃英姿,
真使我頓然產生莫明的性興奮﹗
雞巴暴長﹗

「嘿﹗徐艷你這臭婊﹗日思夜想來捉捕我﹖
現在不是在我股掌玩弄之中嗎﹖
嘿﹗嘿﹗
現在先將妳妹妹破處﹗姦肛﹗好好看這幕五級強暴悲劇吧﹗
哈﹗哈﹗」
我移著帶了黑色魔鬼面套的頭部,用口貼著徐艷的小耳,輕輕一咬道:
「甜心喲﹗一會兒才輪到妳喔﹗嘻﹗嘻﹗嘻﹗嘻﹗」

我轉身徐徐向少女無助的身影逐步逐步地接近﹗
徐艷牽引著最強的嗓子,如餓虎﹗若怒獅般咆吼著﹗
喘罵之聲此起彼落﹗
她的身軀因震怒而在極力地狂動﹗瘋掙﹗
劇烈的動作將繫在她四肢的鐵鏈,弄得咚咚乒乒的,
不斷﹗不停﹗不休﹗不歇地震響﹗

此際雲黛同時巨喝一聲,鞭如雷鳴,卓珩喊發出痛嚎勁哭﹗
整個地牢充積著﹗交熾著﹗
一片天昏地暗的暴虐之音,
我不禁也引吭狂笑﹗
就和著這既混且亂的時刻,
我有若矯豹猛撲,一手將少女反過身來,使她嬌美的面孔盡朝著我,
那襯衫竟穿得好端端的﹗好﹗給我作為施暴的開場白吧﹗
我雙手執著雪白的衣領,向外分扯,
將襯衫的小鈕逐顆逐顆爆開﹗

「嘻﹗嘻﹗嘻﹗露出奶奶哩﹗嘻﹗嘻﹗」

襯衫已成絲絮裂帛﹗
如月皎白的胸膛裡是名貴的絲質胸罩,我看了一眼便道:
「嘿﹗名貴貨式呢﹗妳姐組真疼妳唷﹗」

我雙掌合拿著杯罩,左右一下狂分,硬將它斷裂開來﹗
那對少稚的美乳全然裸露出來﹗
我此刻理性大失﹗狂性盡泄﹗當然毫不留情﹗雙爪擒下痛揘﹗
少女一時不知何來的強大力量,或者是最後的僅餘殘力吧﹗
嘩聲呼哎之後,以雙手向我胸膛猛推,竟能使我整個人後移﹗
她同時轉身連滾帶爬,我那會讓她逃脫﹖
當下大喝一聲:「臭屄﹗那裡逃﹖」
我雙手長抓,閃電一般握著她的腳腕,跟著將她整個身軀隨地磨擦抽回身前﹗
「大波乳子擦得紅紅腫腫吧﹗嘻﹗嘻﹗本來前面幹妳的,
現在妳喜歡這樣子,就在後面操妳吧﹗小臭屄﹗」
我將褲縫的大雞巴取出,窺了一下徐艷歇斯底里的爛模樣道:

「大聲點痛罵唷﹗起勁點﹗愈拆天價地愈好﹗哈﹗哈﹗
我八吋的大雞巴才會變到九吋﹗甚至十吋呀﹗哈﹗哈﹗哈﹗
看我怎樣埋盡這根肉棍在妳妹妹的處屄之內吧﹗嘻﹗嘻﹗嘻﹗
徐琴﹗蹲著﹗」
我將少女的雙膝強行屈曲著,使她腎部弩得高高的,
那屄穴看來真小得可憐﹗我像操著駕駛盤一樣揘實她的腰子,
雞巴的龜頭抵著屄門的入口,我輕浮地淫說:
「嘻﹗嘻﹗徐艷﹗我姦淫婦女的惡名,妳聞名已久啦,
現在讓妳見識見識我幪面姦魔大破處女屄的功夫啊﹗看﹗
我會先用這鐵硬的龜頭輕吻處女的屄口﹗嘻﹗嘻﹗
然後我就長叫一聲,~~~~~~~~~~~~大喊一聲,破﹗屄﹗
哈﹗哈﹗哈﹗哈﹗哈﹗」
在我「﹗」的一叫的時候,大雞巴就如北極洋裡的冰船從冰隙鑽進一樣,
少女的下體立時遭到迸裂的撕痛感覺,有如傷獸般狂﹗

我冷血的心把熱燙的雞巴,兇狠地一挺再挺,
用了幾下大力度的衝刺,方能肏盡﹗
到了狹隘的盡頭,我舒暢得愜意地道:
「屌盡啦﹗嘻﹗嘻﹗嘻﹗媽的﹗窄得很哩﹗哈﹗哈﹗
徐艷,這是我破處以來最迫窄的啊﹗
哈﹗哈﹗哈﹗很過癮呀﹗很爽﹗很爽﹗」

「我要殺了你﹗」
徐艷怒極的臉容呈現扭曲,很是恐怖,聲線也顯得沙啞已極﹗

「哈﹗哈﹗殺我嗎﹖臭奶﹗還逞什麼口強﹗
待我先用雞巴屌殘妳的妹妹吧﹗咭﹗咭﹗咭﹗咭﹗」

我再不和這少女開慢車,用上最強大的肏插動作,上身的擺動也是最大的幅度﹗
我操幹之時,也叫得特別響亮與淫穢﹗
誓要徐艷——–痛﹗
我鋤入的時候,全身飛俯撞插,將她小小的身軀整個兒幾乎傾壓到地上,
抽出肉柱的時候,我雙手就拉著她的腰拔扯起來﹗
這樣的勁勢肏屌,操得快感淋灕滿身﹗樂極啦﹗
我的雞巴變成了鍊獄裡的鐵棒刑具,
將她稚嫩又乾又燥的陰穴激烈地鞭笞著﹗

「屌死妳吧﹗身子像綿花一樣的軟﹗唧﹗唧﹗毫無抵抗能力﹗哈﹗哈﹗
徐艷,妳知不知道我最喜歡姦哪兩種類型的女人﹖啊呀﹗啊呀﹗啊呀﹗」
一邊操屌一邊問著痛恨我到了極點的徐艷。

她當然不會答腔,我繼續猥穢的演講:
「第一種就是你這種充滿反抗力,以為自己是女強人的賤屄子,
妳們被我侵犯的時候不斷抵抗與掙扎,真使我性亢奮異常啊﹗
嘻﹗嘻﹗嘻﹗我就會將妳們盡量摧殘﹗痛打﹗弄個半死不活﹗
然後就以大雞巴徹底征服﹗
嘿﹗嘿﹗嘿﹗夠爽﹗真棒吧﹖
另一類當然就是像妳那弱不襟風的小妹妹啊﹗
唧﹗唧﹗如俎之肉,任人槽質與凌虐,
我連拔毛之力也不需要付出﹗將獸性與精力全貫在大雞巴之上就行啦﹗
就好像颶風一樣,徹底地蹂躝快要倒塌的木屋,不費吹灰之力﹗
而柔弱的嬌嬌美少女眨眼之間就變成殘枝敗柳﹗
哈﹗哈﹗哈﹗」
我邊操邊狂笑﹗

「你這種瘋獸﹗我一定將妳千刀萬剮﹗」
徐艷提著強弩之末的氣息,鼓氣長說﹗

「好﹗」
我暴喝一聲,隨手抓執少女汗濕秀髮,強行拉起她的脖子,
使她面向她敬愛的姐姐被困之軀,我邊扯邊道:
「嘻﹗嘻﹗看妳那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的姐姐衰態爛樣﹖
喚她來救妳唷﹖我唏………….啊呀﹗痛吧﹗
淒厲地叫得慘烈些啊﹗
啊呀……啊呀………..嘩﹗哈﹗哈﹗哈﹗…………」
餘下的時間,我將少女再次扳過身來,正面向她施暴,
徐了用無情雞巴捅入那淌血紫腫的陰穴外,
殘酷而人性蕩然無存的姦魔還要:
抓揘﹗戳掐她的雙乳﹗
撞吻﹗掃拂她的雙頰﹗
擒噬﹗吮咬她的雙肩﹗
這一切的姦虐行為,盡量在徐艷的不卒忍睹的眼底下進行著﹗

一聲長嘯,我將白白的精液完全貫入少女的紅紅的陰道裡﹗
我輕輕鬆鬆吹著口哨站直身子,然後提著還淌著精液的雞巴,
走到橫吊著的卓珩處,將話兒強塞入她的口中大喝:
「給我吮得乾乾淨淨﹗臭屄﹗不然一刀殺了﹗」
卓珩命懸在我手裡,不由得不乖乖照做﹗
我那雞巴被卓珩舔得很潔淨,我滿意地撥開她﹗
昂道闊步走回少女身旁,向著徐艷又咭笑道:
「未完哩﹗我還要將她–姦﹗肛﹗」
我不等徐艷怒視回應,就向得力助手頒佈新令:

「雲﹗妳帶上粗大假陽具,我屌徐琴的屁眼時候,
妳就同時將卓珩這賤貨爆肛吧,
嘿﹗嘿﹗咱倆互相配合啊﹗哈﹗哈﹗哈﹗」
雲黛一聽見這淫蕩之令,即時歡呼數聲﹗
立即將一枚兩頭陽具一邊「唷﹗」的一聲插在自己的陰道內,
然後迅速繫穩,便走到卓珩的脾間:
「爛屄子﹗有妳瞧了,嘻﹗嘻﹗準備好了﹗主人﹗」

「哈﹗哈﹗我也準備久啦,嘻﹗嘻﹗一﹗嘻﹗嘻﹗二﹗三﹗……….」
我和雲黛齊施淫擊,少女徐琴那堪這般恐怖的折磨,
「哇~~~~~~~~~~~~~~~~~~~~」
她長喊苦叫一聲,痛得暈死過去了﹗
而卓珩被粗硬的假陽具棒子插得正在狂嘶﹗
雲黛淫唱連連:
「哈﹗哈﹗哈﹗女人屌女人,太過癮啦﹗哈﹗哈﹗哈﹗」

「哼﹗小賤屄,暈了就會放了你嗎﹖屌闊妳的屁眼吧﹗」
我用最善長的凌辱手法,再以雙手拉髮如策馬分韁,
使痛得暫時厥昏的徐琴再度恢復煎熬苦楚的知覺﹗
她雙股間的圓孔,被我闊大的巨柱填塞滿插著,隨著每一下猛勁的抽肏,
血水不斷滲出,染滿了少女股溝之間﹗
在這黑獄的環境裡﹗惡魔的摧辱﹗怎不會燃燒高溫的興奮﹖
很快﹗高潮一浪一浪地降臨了﹗

我離開死魚一般的少女,走到徐艷吊空的身前,用手撫著她流淚淌涕的臉兒:
「哈﹗哈﹗哈﹗在妳妹妹屁眼上出精,真他媽的爽﹗嘻﹗嘻﹗
你看﹗我雞巴現在向她下半期致哀啦﹗嘻﹗嘻﹗嘻﹗不要急唷﹗
它再漲硬的時候,就是你的姦期到啦﹗哈﹗哈﹗哈﹗」

「現在給我好好地折磨一下吧﹗嘻﹗嘻﹗嘻﹗嘻﹗」
我發出最淫賤的笑聲,提著雲黛用過的紅鞭,正要強攻徐艷身體之時,
地窖的鐵門突然重重地打開﹗
怎會有人到這裡﹖
誰﹖

一個輕盈的黑影,竟自黑牢的鐵門虛掩處,幽幽地如鬼魅飄風而入,
黑影是由一個婀娜著動人身軀的女子映帶出來的﹗
她身穿貼身的黑紗吊帶長裙,面龐也幪上了同樣的漆暗黑紗﹗
那黑肌雪膚令人看得為之眩目﹗

她那微慍的眼神正緊盯著我,
我那大雞巴本來已恢復回氣過來,將要把徐艷徹底轟爆的﹗
此刻竟嚇得全軟了下來,就如剛鬥敗的大公雞,垂頭喪氣,不堪一擊似的﹗
而在一旁的雲黛更低聲驚呼了出來﹗
徐艷、徐琴、卓珩她們看到這黑衣女神,當然不知她是誰﹗
但我卻心內涼了一截,有那女性會令幪面姦魔心驚膽顫的﹖

那黑紗神秘女子再不朝我多看一眼,先對著雲黛冷言嘲道:
「哼﹗你喜歡助紂為虐嗎﹖」

「總………」
雲黛先向我怔怔地看,見我沒有反應,就囁嚅得說不到一句完整的話﹗

「啪﹗啪」的兩下清脆耳光,黑紗神秘女子將雲黛狠狠的教訓:
「嘿﹗我不知妳原來也喜歡虐磨女人的啊﹖」

「不………」雲黛仍然慌得不能好好回答。

我陪著笑臉道:
「唷﹗我的小美人,怎….麼….這麼快回來﹖
咳﹗咳﹗是我壞﹗我不好﹗不關她的事嘛﹗」

黑紗神秘女子當然就是我愛煞了的張楚筠了,只聽她暴喝:
「給我住你的鳥嘴﹗我曾說過什麼﹖你就永不聽我的話嗎﹖」

「………..」
我無言以對,小美人叫我不可再犯姦暴淫行,我怎會老實聽她的﹖
口裡答應﹗雞巴照幹﹗

張楚筠怒道:
「我突然回來,就本想給你驚喜﹗怎知你倆就給我驚震﹗」

「以後不敢啦﹗」
我委婉地說。

「嘿﹗你暴淫的性格老是不改﹗還多著以後呢﹗」楚筠續說。

我勉強解釋著:
「妳有所不知哪﹗這些女娃兒都是X部的壞特務,
要來捉你的親親老公嘛﹗不給她們教訓教訓,是不行的啊﹗」

「哦﹖教訓要這樣的嗎﹖那少女這麼年輕,可不是甚麼特務來吧﹗
看你這禽獸將她怎樣對待﹖」
她說完一掌就摑在我的臉龐上,我雖然帶了臉罩,隔了一層,
但這掌著實刮得不輕﹗
我本來可以輕易地避開的,但當然沒有這樣做呀﹗
小美人暴躁的性格不能得到渲泄,後果怎樣,真是難說呢﹖

楚筠不再理我,向雲黛道:
「雲﹗將她們先幪著眼,用車立即載走吧﹗
妳不好好侍她們,妳知會落得怎樣後果吧﹗」

「是﹗」
雲黛向我吐了吐舌頭,扮了一個鬼臉,
就依楚筠的吩咐急急去辦了﹗

十分鐘後,牢室雜人已散,
只留下我和小美人共處,爐火仍然盛熾﹗
小美人也餘怒未消,她一手就扯下我的頭罩罵道:
「你就是變態的﹗還幪腦包頭幹什麼﹖」
還未說完,又疾風一般揮手重摑下來﹗

這次我不讓她得手了﹗
我右手緊捉著她的手腕,左手就緊抱著小美人的纖腰,一面笑道:
「嘻﹗嘻﹗還打夠嗎﹖我可愛的謎一樣的黑紗神秘女郎唷﹗
嘻﹗嘻﹗嘻﹗」

「哼﹗你少來這套甜言蜜語﹗」
楚筠噘著嘴極為不滿地道。

「好了﹗我不是依你的說話,放了她們嗎﹖」我道。

楚筠又嘟著嘴道:
「嘿﹗陽奉陰違﹗還不曾姦夠了嗎﹖」

「嘿﹗嘿﹗本來姦夠了,但給妳叨擾,餘下來就由妳繼續吧﹗嘻﹗嘻﹗嘻﹗」
我說著隨手搶回她握著手裡的幪面套,將它重新帶回臉上,
然後將楚筠那襲極名貴的黑紗裙猛然一撕,
再將半推半就的她按臥在石板之上,我發出淫浪之語:
「唷﹗我的小美人,妳老遠的急飛回來,想給我幹吧﹗嘻﹗嘻﹗」

楚筠邊嗔笑邊擂著我的胸膛道:「不要﹗你…變態喔﹗」

烘烘的火持續地飄裊著﹗

======================================================


18疯情,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姦魔與徐艷(下) – 18疯情-情色文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