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家庭 (下) – 18疯情-情色文学

情色文学 18疯 1年前 (2020-06-21) 71次浏览 已收录

●如此家庭 (下)

如此家庭之七

  “我懂,哥所說的那句話嘛﹗”

  是婉蓉的聲音,婉怡趕緊從我懷中掙脫,紅著臉。

  突然,婉怡對我附耳說起悄悄話。

  我頻頻點頭,且不時對婉蓉面露那一點點的邪笑。

  “哎喲,婉怡妳對他說了些什麼,妳看哥笑得好可怕。”惋蓉在對我叫道。

  婉怡離開我身邊時,也正是我正向婉蓉撲抓的時候。

  “哎呀!”

  婉蓉騖叫了一聲。

  只因為我一把摟住了她,並欲強渡口關。

  她左閃,右閃的躲著我的嘴,並連說:“啊呀,不要,不要嘛,羞死人了。”

  舌頭輕啟了她的牙關,一陣吸,一陣吮,一陣翻搗,吻的婉蓉的手也死命的抱住我
的頭,喉嚨間也發出了“唔……嗯……唔……嗯……。”

  婉蓉的反應也是相當的熱烈,相當的渴求。

  此時的婉怡在旁拍手的直叫好,並叫了一聲。

  “哥,再抱緊一點,再緊一點、”

  “大姐,妳看他們好親熱,分都分不開。”

  我和婉蓉一聽婉妮姐姐回來了,趕忙的分開,一看四周,並沒有蜿妮姐姐的影子,
才知受騙上當。

  婉蓉羞紅了臉,紅透的像天邊晚霞。

  婉怡直拍著沙發大笑不已。

  我走了過去,一手抓住她,並把她推倒在沙發上壓住她,也要吻她,她跟她姐姐一
樣,也是聲張虛勢。

  不知吻了多久,婉蓉和婉怡輪流的被我吻,吻的我的嘴巴都麻了,可是我就是不想

  離開這兩張嫩掀紅紅的小嘴巴。

  “光天化日之下,你們竟敢在此卿卿我我,我應該排第幾﹖”

  我一聽是婉妮姐姐的聲音,立刻正襟危坐,一副噤若寒蟬的樣子,三女哈哈大笑,
笑的亂成一團。

  “你看你那個樣子,死德性。”

  “大姐,妳要不要讓他也親一下,我知道你們好久沒親熱了。”

  婉怡說完這句話,婉妮姐的臉,像紅透了的柿子。”

  “對對對,姐姐也要和哥哥親一下,不然不公平。”

  我走上前,抓住了婉妮姐姐的手,湊嘴上去,也給了她一個熱熱的長吻。

  “一下親這個,一下親那個,親的我差點忍小住想抓一個好好幹她的穴,來發洩一
下大雞巴的火氣。

  婉妮姐姐此時說道:

  “好了,不要再玩了,我們該去弄飯弄菜,不然大家等一下都要餓肚子。”

  的確,我們不管怎麼樣,都是要吃飯的,都是要補一補的。

  還有三天,房子就要整修完畢,三天之後,是誰要讓我先幹穴呢,是誰呢!

  在日夜的期待中,樓上的房間,縿於整修完畢,當然啦,為了要對她們在行,為上
表示忠貞負責,我離開了公司,離開王韶玉的糾纏,開始做她們心目中的好丈夫、好哥
哥。

  為了慶祝一下特別的日子,婉妮姐姐特別的多燒幾道菜,讓我們打打牙祭,大快剁
一番,把桌上的菜吃得是乾乾淨淨,不剩半點。

  由於今晚是我和三姐妹行房的好日子,所以在心情顯得特別的興奮,我早在就磨拳
擦掌,嚴陣以待

  但是惋妮姐姐此時說道:

  “你到下面的客房去睡覺,今後那裡就是你的房間。”

  “可是,今天晚上我應該是睡在樓上的對不對﹖”

  “沒有什麼可是不可是的,晚上等我們三個商量好了,自然會有人下樓陪你。”

  惋妮姐姐堅持說道。

  “為什麼要這樣子,大家一起睡不是很好嗎﹖”

  “好是好,要過幾天才可以,你到是去還是不去,你若是不去的話,你永遠不要進
入我們的房間。”

  “婉妮姐姐,那妳能不能告訴我,今晚誰先來﹖”

  “哎呀﹗早晚都跑不掉的,晚上你自然會知道。”

  “姐,不能先告訴我嗎T”

  “不能,好了,你回你的房間去吧!”

  我帶著不高興,而又等待的心情同到了自己的房間。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我等待人兒,始終沒有出現,內心裡不禁又急又慌,夜已經過
去了一大半,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敲門聲,不管了,我要上樓去間個清楚。

  才一開門,就看見婉妮姐姐站在門口,頓時我的火氣也消了,看到姐姐那種柔弱的
樣子,那副楚楚動人,惹人憐愛的俏模樣,我不忍心再去間她為什麼,默默的我把她帶
進入自己所謂的洞房。

  “姐,你來多久了,為什麼不敲門呢﹖”

  “我剛一來到,你就開門了。”

  “姐,我好想妳,我好愛妳,我永遠都感渤妳。”

  “弟,我不求你什麼,只是希望你好好善待我們母女,不要再對不起我們,你知道
嗎,這是我們幾個的話,你要記住了。”

  我聽到這裡,心中真的是好感動,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膊,我開了小燈,讓室內的燈
光,顯得更柔和。

  婉妮姐姐偎進了我的懷裡,身上也刻意的噴點香水,聞在鼻裡,我知道她的用心,
也知道她對我是多麼的在意。

  她緩緩的抬起頭,用那像來自千古桓久的凝視,我們不再言語,這一切一切都在證
明,我們永遠都是相屬的。

  衣服極其自然的從身上褪落,沒有矯情,沒有做作,我們互相依靠對力,相互的尋
求對力,給予愛的真諦。

  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我們兩個人深深的擁吻成一團,舌頭和舌頭在彼此的嘴裡糾
纏著,糾纏著分不清……。

  婉妮姐姐的呼吸開始變得短急促,胸部更是一上一下的快速跳動,我輕輕的把她放
倒在床上,低下頭吻著她的乳房,手也開始在她的全身敏感的部位撫弄,輕轉。

  “嗯……嗯……唔……唔……。”

  婉妮姐姐的喉嚨發出了呻吟聲,她的手也握住了我的大雞巴,輕輕的來回套弄,順
著奶頭,吸下去,吻到了她那令人陶醉的小穴。

  淫水像是水庫洩洪般的多水,我吻著陰毛、陰唇,乃到她最敏感的陰蒂,紅紅的陰
蒂,因為過度的興奮,膨脹而充血,顯得更加突出,更加的迷人。

  “嗯……嗯……好美……美……嗯……美死了……嗯……。”

  “嗯……好舒服……好美……嗯……嗯……小穴美死了……。”

  “嗯……嗯……好爽……嗯……小穴美呀……嗯……嗯……。”

  “好弟弟……嗯……小穴受不了……嗯……受不了……嗯……。”

  婉妮姐姐的小穴,愈挺愈快,她的手也死命的抓住了我的頭,臀部不時的往前頂。

  “嗯……好弟弟……嗯……快不要舔了……嗯……不要舔了……小穴痿死了……求
求你……嗯……。”

  “嗯……我受不了……嗯……嗯……受不了……嗯……快用你的雞巴……嗯……大
雞巴弟弟……快用你的雞巴……幹我……受不了……。”

  婉妮姐姐的浪叫,再加上臀部大力擺動,姐姐已近於求饒,瘋狂的地步。

  小穴裡的淫水,如梅而般的時大時小,陰唇更是一張一合的,像想夾住什麼東西。

  “求求你……我受不了……小穴裡面癢死了……呀……受不了……好弟弟……好丈
夫……快用大雞巴給小穴止癢……。”

  “大雞巴哥哥……我真的受不了……決用雞巴幹我……用雞巴幹死我……。“

  事實上,我早已受不了,大雞巴脤得快要爆裂,不得小趕快找個水桶浸泡一下。
滋……的一聲。

  大雞巴進入了那豐滿而又多水的肉洞裡。

  “啊……炯……美……美死了……小穴美死了……嗯……小穴好美……。”

  “仔丈夫……吐雞巴……冰幹得小穴舒服死了……哦……我好舒服……哦:

  “好坦姐……哦……哦……妳的小穴爽死大鸚巴了……哦……哦……。”

  “啊……大雞巴哥哥……嗯……小穴美死美上天了……嗯……嗯……美呀……我的
好丈夫……我要你幹死我……嗯……嗯……幹死小穴……嗯……。”

  “哦……哦……小穴包得大雞巴好舒服……姐……姐……大雞巴愛死妳了……。”

  大雞巴的威猛,在姐姐的小穴裡像是龍之翻騰,魚之躍水,實在是美極了。

  姐姐也真是淫蕩到了極點,吶喊嘶叫,雙手緊緊的抱住我的臀部,她的陰戶更是不
停的向上挺,好像非得把大雞巴整根完完全全的吃掉才甘心。

  突然姐姐像是嚎叫的喊出:

  “好丈夫……哦……好弟……快……快呀……用力……哦……快……。”

  “大雞巴哥哥……哦……我的好情人……小穴要升天了……哦……。”

  “好姐姐……哦……哦……我好爽……哦……好舒服……哦……。”

  “炯……啊……小穴升天了……啊……我升天了……我美死了……。”

  “姐……姐……抱緊我……砲緊我……啊……啊……哦……好爽好爽……哦……啊
……弟弟……你燙得我好舒服……哦……哦……弟弟……我愛你……。”

  短而急促的呼吸聲響,大汗淋漓,我整個人,姐姐整個人混身都是汗水,尤其是床
單,早日濕得不成樣子了。

  我緩緩的翻了一個身,把她摟到了懷裡,手不斷的輕憮著她“

  “姐,妳剛剛有沒有舒服,有沒有局潮﹗”

  “好弟弟,你弄得姐姐爽死了,弄得都快升天了。”

  “姐,為什麼要讓我睡在樓下,而不讓我睡樓上呢﹖”

  “好弟弟,不是我們不讓你睡,而是,我們姐妹三個做那種事的時候,總是會難為
情的,所以決定讓你睡樓下,由我們每天下來陪你,這樣你懂媽﹖”

  “姐,我懂了,謝謝姐姐的這般用心。”

  “我原先以為會大發脾氣,可是看你好像沒有發脾氣,是不是﹖”

  “姐,我是有點生氣,可是我一想到是妳的安排,我的脾氟也就沒有了。”

  “姐,我還要。”

  “你真的好色,才剛剛完事,你又要了。”

  我不在說話,只是用行動表示我確實是強要幹穴。

  吻,吻上了姐姐那張微微張開的櫻桃小口,玉液生津,我的手正準備打游擊,卻見
她坐了起來。

  她俯下身子,用手扶助大雞巴的根部,軟軟的雞巴,一會兒就吃大腸香腸般,吞了
進去。

  婉妮姐姐的嘴好燙,她含的好緊,她含得大雞巴脹了老大。

  “哦……哦……好舒服……好舒服……哦……哦……好舒服……。”

  “姐……哦……姐……妳含的真棒……含得大雞巴爽死了……哦……。”

  “我的好情人……哦……好姐姐……哦……我痛快死了……哦……。”

  “姐……姐……哦……我愛妳……哦……大雞巴爽死了……哦……。”

  “哦……姐……哦……大雞巴太爽了……哦……我舒服死了……哦……。”

  “好姐姐……妳的嘴巴真好……哦……姐……我會爽死……哦……。”

  “哦……哦……美……美呀……美死我了……哦……哦……我要……哦……

  “姐……姐……小要再含了……小要……哦……再弄我就會出來……。”

  大雞巴突然一陣酸麻,我連忙的推開姐姐的頭,不能再含了,再含就沒戲唱
臼姐,妳背對著我,我從後面惟去。”

  “姐,手先讓我伸過去,等一下妳才會舒服……。”
我的雙手抓著姐姐的奶子,大雞巴很順的插雉了她的陰戶。

  “啊……啊……。”

  “好弟弟……嗯……這樣的幹穴姐姐好舒服……嗯……。”

  “好弟弟……嗯……小穴好穌好麻……嗯……嗯……我好舒服……嗯……。”

  “姐……姐……哦……妳的小穴夾的大雞巴……嗯……好舒服……。”

  “嗯……嗯……大雞巴哥哥……你插小穴真美……嗯……嗯……。”

  “嗯……好丈夫……嗯……小穴美死了……嗯……小穴舒服死了……。”

  “好騷穴……哦……姐……我愛妳……哦……姐……哦……。”

  “好丈夫……好愛人……嗯……我愛死你了……哦……小穴爽死了……嗯……。”

  “嗯……嗯……我快爽死了……嗯……我的小穴美死了……嗯……。”

  我的大雞巴在姐姐的小穴裡不停的抽插,雙手不停的在揉婉妮姐姐的乳頭,弄得姐
姐是好爽,好舒服。

  “哦……好小穴……大雞巴好舒服……哦……姐……我被包的好爽……哦……。”

  “我的好丈夫……嗯……你真會幹穴……嗯……幹得小穴好美……嗯……。”

  “嗯……嗯……好弟弟……我好痛快……好爽好爽……嗯……。”

  “好雞巴……哦……我要……啊……啊……快……我要升天了……快……。”

  “快……用力……啊……啊……我要洩了……啊……升天了……哦……我將快爽死
了……好丈夫……啊……。”

  “股濃潑的陰精整個侵襲了大雞巴,一陣穌麻,一個精關把持不住陽精像噴泉似的
整個射進了姐姐的穴心。

  大雞巴一陣又一陣的跳動,一次又一次的收縮,直弄的姐姐的小穴好快樂。

  我和婉妮姐姐,在兩次高潮之後,相互的擁抱,相互的給對方依靠,直到熟睡,直
到天明。

  “起來了,太陽都照到屁股了,還在睡。”

  “哦,姐,我還要在睡一下,好不好。”

  “不行啦,今天要出去辦事,你不要再賴床了。”

  “什麼事,這麼急。”

  “我們要去法院公正結婚,怎麼你不去,是不是﹖”

  “好,真的,好,我馬上就去辦,姐,大家一起,是不是﹖”

  “全家都在等你,快,快,討厭,你上那去呀﹖”

  “我去浴室啊,幹嘛﹖”

  “你沒穿褲子,你真是討厭死了。”

  來不及了,我已經全身赤裸的跑過了房間,正好在浴室和客廳中間。

                               - 待續 –

如此家庭之八

  聽到姐姐這麼一喊,我趕忙低頭下來一看,不但是身無寸縷,雞巴還在晃動,我一
下,自然的注意四周的環境,這一看。

  母親、婉蓉、婉冶,都低下了頭,哦哦,我知道了。

  我一溜煙似的,跑回房裡,只見婉妮姐姐掩口偷笑。

  我又趕繁的穿上短褲,再度走出,直接不回頭的走進浴室。

  辦好了手續之後,回到家裡,我一直想著早上的窘事,這次可真是窘到家了。乾脆
連房門都小出了,關上房門,最後澴是我的正房……婉妮姐姐,進門來勸我,不必為這
件小事放在心上。

  “老公,你不要這個樣子,早晚大家都要坦誠相見的,對不對﹖”

  “姐,不是我在意,而是我真的小好意思。”

  “喲,你還會不好意思,看不出來,你不是很色嗎T”

  “姐,色歸色,色也要看時候啊!”

  “好,忘撢這件事,晚上我不來陪你了。”

  “為什麼﹖”

  我明知故問的道:

  “這是我們談好的,晚上輪到大妹來陪你,對她,伽可不能像上次在旅社那樣把我
的小穴幹的好幾天不能走路,知道嗎﹖”

  “是,我一定照辦。”

  你好好的休忌,晚上有場戰爭,要你去應付。”

  “姐,妳不陪我躺一會。”

  “好弟弟,姐姐還有事要做,你好好去睡覺吧。”

  望著姐姐的一舉一動,我心中對她可真是又愛又敬。

  於是我煨著她,好好的睡個覺,準備晚上的肉搏戰。

  是夜,今晚我要和我的第二個太太,共同一夜。

  在房中等待的我,終於聽到有人敲門。

  砰,砰,砰。

  “誰呀﹖”

  “是我!”

  好輕的囤答。

  “進來吧,門沒鎖。”

  婉蓉推開門走了迄來。

  只見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絲質上衣,和一條藍色的窄裙,整個看起來是那麼的協調,
那麼的柔和。

  但她還是含羞的站在門邊。

  “婉蓉,門鎖上,來,過來我這裡。”

  “妳是不是很緊張,很害怕。”

  “我是有點緊張,也會害怕。”

  “婉蓉,妳用不著害怕,小會痛很久的,馬上妳就會感到舒服、美、快活”

  “可是,我還是怕怕。”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輕輕的將她欖入懷裡,撫摸著她的秀髮,她的臉蛋,漸漸的
我把嘴湊上去盞住她的嘴。

  我很快的脫掉她的衣服,也脫掉了自已的短褲。

  婉蓉在我懷裡掙扎呻吟著。

  婉蓉的臉,紅的像紅柿子一般。

  婉蓉的呼汲,是愈來愈急,短而又急促。

  我緩緩的低下頭,含咬著那如葡萄般的乳頭,我的雙手也開始在婉蓉的陰戶扣弄。

  婉蓉的淫水就像撒尿般的流下,順著大腿流個不停。

  很自然的,婉蓉慢慢的倒在床上,我仔細的看著她的胴體。

  她那一對又白又美又挺的乳房,直像山林中的竹筍。

  她那櫻桃似的小口,菱角線條分明,充滿了嫵媚的倔傲,嫵媚而又熱情,一身又白
又嫩的肌膚,玲瓏適中的身材,大腿底部那一片的三角地帶,毛茸茸的陰毛,覆蓋下一
道肉縫,春蔥似的大腿和那迷人的細腰,在在的充滿了性感,又充滿迷人的娓力。

  看到這裡,我不禁的猛嚥口水,大雞巴脹的幾乎快爆炸了,輕輕的分開她的雙腿,
中間露出了一顆鮮紅的門縫。

  我實在無法忍受吃它的念頭,低下頭,在她那充滿魔力的三角洲,一口一舌的舔了
起來。

  “啊……啊……嗯……怎麼這麼美……怎麼這麼舒服……嗯……。”

  “嗯……嗯……我好美……哦……好美……嗯……。”

  “哥……小穴好秉哦……哥……小穴美死了……嗯……。”

  “好哥哥……嗯……嗯……小穴快美死了……嗯……。”

  “嗯……小穴舒朋死了……嗯……舒服死……嗯……小穴美死了……。”

  婉蓉被舔的興奮雞耐,頻頻哼叫著。

  她不停的抖動雙腿。

  她不停的扭擺臀部。

  她的一雙手,緊緊的抓住我的頭不放。

  “嗯……嗯……哥……哥……我好癢……嗯……嗯……小穴癢死了……。”

  “嗯……嗯……癢死了……哥……你用幹的……哥……用幹的……。”

  “哥……哥……我癢死了……你快上嗎……哥……又舒服又癢……。”

  “你快上嗎……小穴又舒服又痿……嗯……哥……快上……快幹小穴……”

  “嗯……嗯……小穴又痿死了……嗯……嗯……。”

  此時的婉蓉,有如一隻待宰的美羊,不停的哀嚎,不停的呻吟,一副求助無門的樣
子。

  而我呢!

  全身炙燙發熱,慾火就像渤情素的燃燒了整個人。

  我唯一想做的就是幹穴,我要幹婉蓉的小穴。

  我壓住了婉蓉,壓在她那美麗動人的胴體上。

  我準備好好享受這末經人事的世外桃源。

  婉蓉的小穴,早已禁不住慾火春情的刺激。

  淫水像黃河泛濫似的,不時的向外汨汨的流出。

  那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蠕動,似乎想含住什麼。

  陰蒂更因為淫水的侵潤,春火的燎原,顯得更加的鮮紅,而又奪目。

  大雞巴頂上了她的小穴,可是它不急著進去。

  只是在她陰戶中間,陰蒂上來回磨擦。

  大雞巴的磨擦,更把婉蓉弄的嬌軀一陣猛頓,陰戶拚命的往上頂。

  磨得她更是需要,更是需要大雞巴的滋潤。

  我身體往下滑了一點,大雞巴頭對著陰戶洞口,略一用力,頂力進去。

  我的雞巴,才迸末二寸左右,便聽到婉蓉的慘叫。

  “痛……痛呀……小穴痛死了……你不要動……好痛……。”

  “哥……小穴痛得受不了……哥……我的小穴好痛……。”

  我看著婉蓉,只見她眼角痛得流出了淚水,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我按住大雞巴不動,運起丹田之力,讓大雞巴在小穴活動,跳動,輕輕的抖動著大
雞巴。

  吻!吻著她的耳根,脖子,額頭,她的嘴,並用手輕揉著她的敏感乳房。

  過了好幾分鐘。

  婉蓉的臉色由白到紅,櫻桃小口更是微微張開。

  我感覺到她的小穴,似乎是往上頂了兩下。

  “哥,嗯……小穴現在比較不會痛……你再幹一下試試看。”

  她的手,環袍在我的臀部,彷彿暗示我汨力幹進去。

  大雞巴藉著餘威,再一頂,立刻頂到了花心,但是婉蓉痛的幾乎昏過去。

  “啊……痛……媽呀……痛死我了……小穴裂開了……。”

  “南……呵……冰力雞巴太大了……小穴脤裂了……。”

  “停……你不要動……小穴受不了……痛……。”

  “婉蓉,妳忍耐一下,等一下就會舒服的。”

  “哥……可是小穴痛得受不了,寶貝小穴好像脹裂了……。”

  “好妹妹,過個幾分鐘,妳的感覺就會不一樣。”

  “婉蓉,我現在開始輕輕的動,慢慢的抽,如果妳很痛,我就不幹了。”

  於是,我輕輕的把大雞巴拉出來,在她的洞口又放回去,如此來同幾十下,

  婉蓉連眉頭都沒皺一下,我知道可以了,但是我澴是輕柔的抽插。

  不知過了幾分鐘,她漸漸嚐到美味,領略到快樂。

  淫水比先前所流的還要多,喉嚨所發出的舒服聲,比剛才的好聽的太多了。

  “啊……啊……我……嗯……我下面好癢……嗯……。”

  “哥……哥……我的小穴好癢……嗯……嗯……你快一點……哥……。”

  “嗯……小穴癢死了……嗯……求求你……哥……大力的插小穴……嗯……。”

  “好哥哥……小穴不會痛了……你儘量的幹小穴吧……哥……。”

  “好妹妹……妳開始舒服了是不是……。”

  看著婉蓉的淫浪的表情,把我那原先憐香惜玉之心又給淹沒了,現在不管她是真痛
假痛,我也要開始賣弄了。

  大雞巴每一次插到底,屁股就旋轉一下,每一次抽出來,都是整根抽出來,

  讓她的小穴,有著實實虛虛的感覺,讓小穴對大雞巴美感持續不斷。

  我這樣的抽插小穴,更讓婉蓉舒服不已,蕩聲連連。

  “嗯……嗯……好舒服……嗯……好美……嗯……嗯……。”

  “嗯……嗯……小穴爽死了……小穴美死了……嗯……。”

  “哥……小穴好爽……嗯……我好爽……嗯……。”

  “好妹妹……哦……妳的小穴美死我了……哦……哦……。”

  “嗯……妹妹好爽……嗯……小穴好爽……嗯……。”

  “大雞巴哥哥……嗯……我痛快死了……嗯……嗯……。”

  “哦……我好爽……哦……我好爽好爽……哦……。”

  “哥……大雞巴幹的小穴好舒服……嗯……嗯……。”

  “好雞巴……嗯……好哥哥……你太好了……嗯……。”

  “滋……滋……滋……滋……。”

  “拍滋……拍滋……拍滋……。”

  大雞巴、小穴的碰肉聲,再加上婉蓉的淫水聲。

  “嗯……嗯……你太會幹了……嗯……好爽……嗯……。”

  婉蓉的淫叫聲,連綿不斷,叫的好迷人,叫的好淫蕩。

  她的兩隻腳,像是踢足球,不停的亂蹬,不停的亂頂。‧

  婉蓉的表情真是美極了,春情洋溢著,在她的臉上出現了紅暈,吐氣如絲如蘭,美
目微閤,這種表情看了更是血脈賁張,心跳加速。

  “哥……嗯……真美……嗯……太美了……哦……嗯……。”

  “大雞巴哥哥……美……美呀……嗯……我會爽死……嗯……。”

  “啊……爽……爽呀……哦……真爽……嗯……。”

  “哥……嗯……大雞巴……嗯……太爽了……嗯……太妙了……嗯……太好了。”

  “……嗯……大雞巴哥哥……你幹的我太美了……嗯……。”

  只見她一面浪叫,一面雙手緊緊的抱著我,雙腿則高高的蹺起,她的臀部更是極力
的配合迎湊大雞巴的抽插。

  我一見婉蓉是如此高張淫浪,柳腰款擺,極盡各種淫蕩之能,大雞巴更是瘋狂的猛
幹,如快馬加鞭,如烈火加油,狠狠的抽插,幹的山崩地裂,山河為之變色。

  “啊……哥……快……用力的幹小穴……啊……我要美死了……炯……快用

  “呀……小穴要升天了……婀……啊……。”

  “啊……哥……我樂死了……我爽死了……啊……啊……。”

  我將大雞巴整根提出來。

  “啊!”

  “婉蓉沒由的叫了一聲。

  “好妹妹,妳怎麼了﹖”

  “我感覺小穴好像少什麼,好空虛。”

  “妳剛剛的叫聲,是跟誰學的,我聽起來好熟。”

  婉蓉紅著臉,低著頭道:

  “是我聽到姐姐的叫聲,無意中給記下來,有些是我隨便叫的。”

  “妳叫的真大聲,好像怕人家不知道妳現在正在被幹穴。”

  “哥,我下次絕小叫那麼大聲,可是我有時候,我想小聲一點,可是我就偏偏會那
大聲。”

  “沒關係,明晚我還要証實一件事,我就可以明白事情的原委。”

  “哥,是什麼事,可不可以告訴我。”

  “以後妳就會知道。”

  “哥,你剛剛沒有洩,怎麼雞巴現在軟軟的﹖”

  “因為它沒有事好做,只好先休息了。”

  “哥,小穴被你插的好舒服,從來沒想到過小穴被幹是那麼的爽,早知道我也跟姐
姐一榛,早就把小穴送結你幹。”

  “婉蓉,現在嚐到也不算晚呀,更何況妳已經也是我的妻子,妳們姐妹三個還要和
我過一段很長的日子,你只要想,妳的小穴癢的時候,我都會給妳止癢。”

  “哥,我愛你,我永遠都讓你一個人插﹗”

  我凝視她好久,她的目光亦正視著我,是那麼的篤定,那麼的實在。

  我感動的將她抱往懷中,輕吻著她的秀髮,嗅著那少女的芬郁,以及陣陣的肉香。

  四唇相投,四唇相蓋,二舌交戰,二乳相交,二手相擁,二臍相對,一體兩位。

  我們又交著膠合在一起,我們用身體煩訴心靈的共嗚,我們不只是肉體上相互的擁
有,而且也是精神,心靈深處的共同擁有。

  此時,我們心中的那股需要又在升起,那種原始的奔放,又再度的馳騁,心靈深處
的渴望,又再度產生了共嗚。

  婉蓉把我放倒在床上,輕憮著我的面頰,胸膛,漸漸地把頭移動了我生命之根。

  只見她,伸出舌頭,舔著我的卵蛋,陰毛,最後移到了大雞巴,玉手握住了大雞巴
的根部,舌頭在雞巴頭,陵溝繞了又繞,舔了又舔,輕輕地她含住了大雞巴的一半,輕
吐深吮。

  這一陣的吸吮,弄得我快昏倒了,幾乎使不上勁,混身有著一股說不出的暢快,實
在是美極了,美到家了。

  我輕輕的推了她一下,讓她轉個身,把小穴放置到我嘴前。

  她的小穴早已是濕到家了,陰毛都已濕了一大片,湊上舌頭去,在她的陰戶,陰蒂
中,來回的舔,輕咬,手也直扣她那兩個乳子。

  弄得她屁股不停的搖晃,淫水滴得我滿臉都是。

  我和婉蓉相互的口交了一陣子,她突然起身對我說:

  “哥,我的小穴裡面好癢,好空虛,哥,我要你。”

  “好妹妹,告訴我,你要什麼﹗”

  “哥,你最討厭,明明知道人家癢的受不了,還要逗我。”

  說完,在我的大雞巴卜的彈了一下。

  “思思是說,妳要它!是不是﹗”

  我哈哈笑了幾聲,猛一翻身,把婉蓉拉到了床邊,我又要施展這生平最得意的絕活
了。

  對婉蓉來說,這將是一場硬戰。‧

  我把大雞巴在她的陰蒂之上磨了幾下,磨得她連連鬼叫喊癢。

  滋,滋,滋的聲音,大雞巴整根進入了她的小穴。

  淺出深入,再扭轉一下屁股,讓大雞巴頭頂著花心磨,讓她爽死。

                               - 待續 –

如此家庭之九

  婉蓉似乎又再次嚐到滋味,口中淫叫之聲又出來了,臀部也不時向上迎合大雞巴的
抽插。

  狽嗯……嗯……好舒服……好美……嗯……大雞巴真會插小穴……嗯……。”

  “好哥哥……哦……哦……小穴的花心美死了……嗯……哦……美死了……。”

  “哦……哦……好妹妹妳的小穴……美壞大雞巴了……哦……哦……。”

  “大雞巴哥哥……嗯……好哥哥……哦……我舒服死了……嗯……嗯……。”

  “嗯……哦……花心好爽……嗯……哥……你幹的好美……嗯……。”

  “好妹妹……哦……等一下……峨……大雞巴要狠狠的幹妳……哦……會狠狠的插
妳……會重重的幹小穴……哦……。”

  “哦……哥……小穴好痛快……哦……妳大力的幹小穴吧……嗯……重重的幹小穴
吧……嗯……我好舒服……嗯……。”

  我將大雞巴整恨提出來,深深的嘆了口氣,氣貫丹田,大雞巴在這瞬間,比平常脹
了許多。

  “滋”的一聲。

  大雞巴要開始插了,非插的小穴爽到天邊不可。

  “挺腰,送力。

  拍,拍,拍,好清脆肉聲。

  滋,滋,滋,好大的水浪聲。

  “啊……啊……痛呀……小穴脹死了……啊……你的大雞巴怎麼突然漲的好大……
小穴痛呀……哥……哥……你輕一點……力量小一點……小穴會受不了……啊
……痛……哥……婀……。”

  “婉蓉……哦……我的好妹妹……哦……好妹妹……哦……好小穴……哦……妳忍
耐一下……哦……忍耐一會兒……哦……哦……。”

  “哥……炯……哥……你幹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啊……太大力了……小穴痛死
了……啊……大雞巴變得好大……啊……。”

  我不埋會她的哀叫,喊痛,依然是重重的幹,狠狠的插。

  小穴的淫水,被大雞巴的陵溝,一進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濺得大腿內側,陰毛,
周圍,都被淫水弄得註黏濕濕的,好不膩人。

  婉蓉,被我這一陣子的幹穴法,有點昏昏沈沈的,整個四仰八叉的不再亂蹬亂頂,
只剩下喉嚨間的呻吟聲。

  “哥……啊……哥……小穴酥麻了……啊……又酥又麻……啊……花心頂得好舒服
啦……你幹穴的力量太大了……啊……。”

  “好妹妹……哦……好婉蓉……哦……過一下妳就會爽……哦……。”

  “嗯……小穴受不了……嗯……哥……輕一點……哥……嗯……。”

  我就這樣干玲宛蓉,大約搞了二百多下,地似乎甦醒了,漸漸的,又開始了她的浪
叫,她香臀的扭動更大,更快。

  “嗯……嗯……哥……小穴被你幹的又舒服又痛……嗯……嗯……。”

  “大雞巴哥哥……哦……花心美死了……哦……嗯……。”

  “好婉蓉……好妹妹……小穴開始舒服了嗎……哦……。”

  “嗯……花花心……好美……嗯……哥……峒……峒……小穴開始爽了……。”

  “哦……小穴被幹的好爽……嗯……重重的斡……對……大力的幹……。”

  “嗯……嗯……小穴好痛快……哥……嗯……小穴好舒服……嗯……我樂死了……
哦……花心美死了……哦……我爽死了……哦……。”

  “啊……哥……再快一點……快……哥……小穴要升天了……啊……哥……快……
我樂死了……啊……快……我快活死了……啊……。”

  “好妹妹……哦……等等我……忍耐一下……好小穴……忍耐……哦……。”

  “好哥哥……啊……啊……小穴受不了……啊……小穴要出來了……啊……快……
呀……哥……快……啊……小穴……哦……啊……升天了……啊……我好爽……好……
爽……哦……我美死……我升天了……。”

  “婉蓉……哦……哦……啊……我要出來了……啊……出來了……啊……好穴……
哥哥美死了……舒服死了……哦……哦……。”

  一股濃濃精液,完全澆到婉蓉的花心,燙得婉蓉又是一陣頭抖,一陣浪叫,哦,好
累,好累,我猛喘著大氣,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來。

  “婉蓉,妳過癮了沒有,有沒有舒服﹖”

  “哥,你幹得太猛了,小穴真的受不了,哥,你快擦擦汗吧!”

  “哥,我們睡吧,已經快三點了。”

  在婉蓉的輕慰之下,我摟住了她,累的呼呼大睡,睡得人事不知。

  早上醇來,已近十點,我看著懷裡的婉蓉,嘴角含春,媚眼如春般的嬌艷,再看著
她那一身的胴體,雪白的皮膚……。

  “起床了,都十點了,把衣服床單拿出來,我要洗一洗。”

  我一聽是婉妮姐姐的聲音,我輕輕的搖著還在作夢的婉蓉。

  “婉蓉,起來了,姐姐要洗衣服了,我們把衣服和床單送過去。”

  婉蓉揉著惺忪的睡眼道:

  “叫姐姐進來拿就好了,還要把我們叫醒,姐姐也真是的。”

  我一言不發的下了床,開門讓姐姐堆來。

  婉妮姐姐,一看到我又是那個赤裸,又是不穿褲子的樣子,不禁臉上一陣飛紅,直
達耳根,我把一推,抱住了姐姐在她的臉上、嘴上親了又親。

  “姐,妳要洗床單啊﹖”

  “是啊!不然我不想當掃把星,破壞妳們好夢。”

  婉蓉從床上想下來,誰知一個踉蹌,立刻喊痛。

  “妳怎麼啦﹗”

  我和婉姐同時問道:

  “我的小穴突然好痛。”

  “你昨晚是不是用力很大的力氣幹婉蓉的穴,不然她怎會痛得這樣子﹖”

  “我沒用多大的力氧,可能是開苞的關係。”

  “婉蓉,妳在這裡躺著,我去拿藥給妳擦一下。”

  婉妮姐,還白了我一眼,隨即又臉紅,跑了出去拿藥。

  “很痛嗎﹗”

  “對,很痛,裡面有一種火辣辣的感覺,還有這邊也很痛。”

  此時,我看了她的陰戶口真的是又紅又腫,比末開苞前大了許多,我趕忙地抱她上
床,吩咐她,不要亂動,好好力休息兩天。

  婉妮姐一邊為她上藥,一邊對我說:

  “昨晚我是怎麼跟你說的,你就是不聽,晚上小妹不是會更慘。”

  “我不是故意的,姐,妳不要生氣嗎!”

  “你還不把衣服穿上,還在那裡獻寶啊!”

  婉妮姐不說,我倒忘了,我沒穿衣服,匆匆的套上一件褲子。

  “姐,我去吃飯,婉蓉就麻煩妳看一下。”

  “你去吧!”

  我走出房門,正巧碰到婉怡買菜回來,我看了看她所買的菜,都是我最喜歡吃的,
高興的把她抱了起來,趁機揩油一番,婉怡含嗔的道:

  “哥,你再鬧,晚上我就不去了、”

  “是,是,是,我不鬧了,可是我實在太疼妳了,所以……。”

  “好了啦,我要去做菜了,你不要來搞哦。”

  “是,遵命。”

  望著婉怡的背影,心中真是高興死了,今晚又是上開封辦案。

  由於家裡的事,我實在是插不上手,而且三姐妹又不讓我做,所以我只好等吃飯,
要不就是睡覺。

  夜總是那麼快的來臨,才沒多少時間,大地已籠罩在黑的布幕之下。

  今晚,我將和婉怡行房,想到婉怡,想到行房,我整個人的血液,慢慢的高升起來
了,整個人陷入了春色無邊的幻想裡,想著那一幕的春暖。

  “哥,開門呀,我來了,你快開門。”

  “是婉怡嗎﹗”

  “對啦,你到底要不要我進來﹗”

  “等一下,我馬上就來。”

  我走去開門,見婉怡立刻像一頭老鼠鑽了惟來。”

  “妳幹嘛,急成這副德性,晚一點也沒關係啊!”

  “哥,你少貧嘴,大姐要你溫柔一點,不然,以後你就不好玩了。”

  “婉怡,妳大姐到底跟妳說些什麼﹖”

  “其實也沒什麼啦,最主要的就是要你對我不能瘋狂。”

  “好啦,我會溫柔,會體貼一點。”

  好大膽,好開放,好一個看得開的女孩,自動自發的脫去自己衣服,和我身上唯一
的褲子。

  婉怡實在是個美人胚子,烏黑的秀髮,一雙窺人半帶羞的媚眼,小巧的櫻唇是那麼
的紅潤迷人。

  她那雪白的凝脂般的胴體,是既豐滿又白嫩。

  “身潔白滑溜溜的肌膚,那對雙乳,又圓又尖,光頭頂著一顆鮮紅色的乳頭,看得
我不禁垂涎三尺。

  平滑的小腹,深深的肚臍,兩腿交合處,陰毛叢生,是那麼的黑溜又細長,陰戶微
微的凸起,柔若無骨,在那陰毛的遮掩下,一條細細的肉縫,若隱若現,泛起紛紛的淫
水,好不迷人。

  當我目不轉睛留覽她全身時,婉怡嗲聲嗲氣的道﹕

  “哥,你好壞,怎麼是這樣看人。”

  對著渲見肥滿柔嫩的胴體,我的心頭狂亂,一股熱流直衝下體,大雞巴已發漲,硬
挺。

  “哥,你的雞巴好大,難怪姐姐們都會喊痛。”

  “好妹妹,妳只要忍耐一下之後,馬上就會飄飄欲仙,樂死妳了。”

  於是,我再也忍受不住了,立刻把她壓倒在床上,低下頭,熱吻著那熱情如火的香
唇。

  婉怡也放浪的擁抱著我,全身起了一陣頓抖,舌頭伸娃嘴裡,彼此相互的吸吮著。

  “嗯……嗯……。”‧

  “嗯……嗯……。”

  我們彼此都感到被慾火燃燒的飄然,彼此都聽到口中的呻吟聲。

  慢慢的,我的頭,伸出舌頭,滑過那雪白的粉頭,到那高高凸起的小山峰。

  只見那柔軟的玉乳峰,隨著她那急促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著。

  我的嘴含著乳頭,另一隻手則抓住另一乳頭,輕輕的捏,慢慢的揉。

  婉怡被我弄得好小舒服,情不自禁的雙乳猛向上挺,豐滿的胴體不停的扭動著。

  “嗯……哦……嗯……哦……。”

  望著那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忍不住的手又慢慢的往下滑,往下滑穿過平原,突破叢
林,來到了隆起的肉丘上,輕柔的捏弄著她那已濕的陰戶,她的小穴,淫水橫流,整個
人不停的顫抖,抖個不停。

  “嗯……嗯……哦……嗯……。”

  慢慢的扣,慢慢的捏,讓她抖,再抖。

  她那核桃般的陰蒂,實在是好看又好吃,三尺垂涎的我,又再利用舌頭伸向她那迷
人的桃源洞口。

  她的淫水,就像海邊的浪,一波又一波來,床單己被這無名的浪,打濕了一大片。

  陰蒂是那麼的腥紅,那麼的突出,在淫水的侵蝕下,更顯得明艷動人。

  “嗯……嗯……不要再逗我了……嗯……好奇怪的感覺……嗯……。”

  “嗯……癢……嗯……又舒服又癢……嗯……嗯……好美呀……。”

  “哥……嗯……哥……小穴好癢……嗯:i又好舒服……嗯……。”

  ‧“我的好丈夫……嗯:;嗯……我好癢……嗯……嗯……。”

  “呷……大雞巴哥哥……哦……小穴受不了……不要再逗我了……”

  婉怡的浪叫,是愈來愈大聲。

  嬌驅扭動更是快速,香臀是拚了命往上頂,挺。

  我把婉怡的雙腿分開,大雞巴塗上一點淫水,在她豐滿迷人的小穴上頂了幾下,便
待突破馬其諾防線。

  “啊……救命呀……痛……啊……痛……痛死了……痛……。”

  “媽呀……你不要動……痛……婀……小穴痛死了……。”

  我把大雞巴用力一插,便停下來,等著她喊痛。

  只見婉怡,臉色蒼白,櫻桃小口此時因為庸得失去血色,雙手用力的推撐著我的身
體。

  我一見她如此,愛憐玉心油然而起,不住再輕吻她的臉龐,輕扣著她的乳房。

  “好妹妹,忍耐一下,過一會兒就好了,忍耐一下。”

  “你真狠,真壞,人家痛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說罷又白了我一眼嬌嘖的道:

  “人家是第一次,而你的大雞巳又那麼大,人家當然會受不了。”

  “是,是,大雞巴錯了,小應該這麼用力。”

  言畢,我又開始輕吻她,捏弄她最敏感的乳子。

  經過一陣撫摸,她又開始淫蕩,身體又扭了,下體又不時的往上頂,嬌聲連連,氣
喘噓噓。

  “哥……嗯……嗯……下面好癢……嗯……哦……哥……嗯……。”

  “小穴好癘……嗯……哥……你快動嗎……嗯……我好癢……。”

  “好哥哥……嗯……你快動嗎……快嗎……嗯……小穴好癢……嗯……。”

  看著她一副淫蕩的樣子,大雞巴往裡面挺了又挺,開始輕輕的抽插,一下又一下,
慢慢的幹。

  “哦……哦……我好舒服……哦……好美……小穴這麼爽……哦…好美……”

  “嗯……哼……嗯……小穴好美……好爽……嗯……痛快死了……嗯……”

  “哦……大雜巴哥哥……你幹的小穴好爽……我樂死了……嗯……。”

  “好妹妹……哦……哦……我的小穴好痒……哦……哥哥我好痛快……哦……。”

  處女的陰道是那麼的緊,那麼的緊,大雞巴的肉和陰道壁的肉,緊窄的磨擦沒有間
隙的包容,真是爽死了。

  婉怡更是放浪,比其二位姐姐浪的還利害,一下又一下身體攻擊,雙乳平時的往上
磨,水蛇般的腰,白白圓圓的香臀,更是不斷的向往迎接大雞巴的幹抽,極盡了各種風
騷,淫蕩之能。

  汗水不停的流著,淫水更有如長江黃河般直潟而下。

  “婀……嗯……好舒服……嗯……好萋……好爽……哥……嗯……嗯……。”

  “嗯……嗯……大雞巴榦卜的小穴快升天了……哦……小穴快升天了……。”

  我一言不發,繼續一下接一下慢慢的幹。

  “哥……快呀……快……小穴要爽死了……啊……啊……小穴要升天了……。”

  我改變攻勢,狂抽猛插,直到和婉怡同時高潮。

  幹過了婉怡之後,我的一家從此春色無邊,肥水不流別人田。

======================================================


18疯情,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如此家庭 (下) – 18疯情-情色文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