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和他的愛犬 – 18疯情-情色文学

情色文学 18疯 12个月前 (06-21) 65次浏览 已收录

●叔叔和他的愛犬

美晴 — 可以說是不服輸的好強女孩。

這樣的性格加上與生俱來的美貌,美晴在一流私立大學 W 大文學系的學生間,舉止完全像一個女王。

這也難怪,從高中時代就被某化粧品公司選上做宣傳女郎,也是相當知名的模特兒。就因為能擔任模特兒,有出眾的身材,富有起伏的肉體曲線,修長的雙腿,和她相遇時任何人都會回頭多看一眼。再加上鵝蛋臉和鳳眼,自然有做女王的條件了。

美晴也當然君臨在男生之間,只要說一句好像有意思的話,露出一絲微笑,男人都任憑美晴擺弄了。如果讓他們摸一下手,簡直像登上天一樣。在借來的筆記最後一頁留下吻痕時,那本筆記簿成為爭購的對象,在美晴坐椅有射精的痕跡等,有無數這樣的事情。

當然,她已經不是處女,經常有男人圍繞的美女,是不會缺少男人的,但是也不容許出現醜聞。

每當接近生理日時,一定會產生想性交的感覺,美晴對自己這樣的身體,每次都感受到獸性,自己也覺得難為情,反而變成禁慾的結果。

可是這一天的騷癢僅用理智還無法控制。

「淋浴也許能使身心爽快…….. 」這樣的念頭使她決定比往日的時間提早淋浴。

如說實話,另外還有一個理由,那是絕無僅有的,這一天午後肚子不舒服,弄髒一點屁股,所以情緒上不能安定。

關於女性身體的騷癢感,淋裕只會造成反效果。

美晴脫光衣服,不知為何對目己的身體在意起來。在有陽光射入的浴室仔細看自己的裸體,留下夏季的痕跡,明顯留下泳衣的白印,顯得有奇妙的新鮮感。

覺得自己的身體實在是性感………。

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過去也有這種感覺,但覺得自己的肉體淫猥還是第一次。

僅是如此就覺得做了什麼壞事,心裡猛跳,身體開始火熱起來。

在這樣的情緒下,在胯下,而且為清淨屁股深處,用淫糜的姿勢用篷頭噴射熱水時,就感到羞澀,身體產生一陣麻痺感,美晴幾乎下意識的把篷頭直接靠在胯下,雙手用力,用篷頭開始磨擦下體的嫩肉。

有節奏的壓迫與直接噴射的熱水,那是比想像的舒服多了,美睛不由得嘆息、嗚咽。

已經無力的站穩了,美晴仰臥在浴室的地上,雙膝曲起,雙腿大膽的分開,忘記一切,一心一意的追求新的快感。

用篷頭從正上方壓在陰門上扭動,抬起屁股一手分開屁溝,用熱水噴射肛門,任由本能的驅使,美晴用一切能想到的方法刺激下體。

呼吸已經紊亂,嗚咽也變成間歇,偶爾發出尖叫聲,身體成為拱橋狀,頭向後仰。

就在這時候,美晴無意中向浴室的門看去。

剎那間,美晴的心臟快要停止活動了 — 浴室的門是開的,手中拿著煙斗的叔叔和愛犬艾巴站在那裡!

「哇! 」美晴不由得大聲尖叫,把手拿的篷頭向叔叔的方向丟過去。

當然篷頭是到不了叔叔的位置,不過飛散的水滴還是弄濕了叔叔和艾巴。

「不要! 快出去! 」美晴大叫後,就俯在地上哭起來。

聽到關門的聲音,知道叔叔河西和艾巴離去,美晴還在哭,一時間連站起來的力量也沒有。

「究竟從什麼時候看她呢? 為什麼沒有發覺? 」雖然是知道答案也無濟於是的,但對無謂的後悔,美睛的心還是難過的快要撕裂。

當腦海裏清楚的重現叔叔發出異常光輝的眼神時,美睛立即用力爬起,心裡有一種念頭,那是過去想也沒有想過,是不敢相信的念頭。

「用我的身體還人情債就行了,欠叔叔的,用我的身體回報就解決心理上的負擔了……..。這樣簡單的方法,過去為什麼沒有想到呢? 」 

美晴又恢復好強的性格。

「快要有月經來了,這是最好的時機,可是現在馬上採取行動,可能被認為是交換行為!」

於是美晴把行動的日期定在明天。

叔叔是離婚一年,照美晴來這裡住半年的情形看,叔叔好像也沒有愛人的樣子。

美晴有十分的勝算,本來她的身體就是男人垂涎的目標,而叔叔的眼光亳無疑問的露出情慾的火燄。

——————————————————————————–

「叔叔,我可以進來嗎? 」

第二天夜裡,美晴好像迫不及待地敲叔叔書房的門,沒有等回答就走進去。

讓愛犬艾巴躺在椅邊,嘴裡叼著煙斗看書的叔叔,對冒然的闖入者,只是看了一眼,表情沒有一點變化,視線立刻回到書本上。

對美睛而言,事情從開始就向意外的方向發展。照她的想法,叔叔應該驚訝的瞪大眼睛看她,所以才準備一件透明的黑色蕾絲睡衣,而且穿在裸體上來的,所以不只是全身的輪廓,連乳房或小肚子上的黑毛都應該透過黑色蕾絲,看起來很妖豔才是。

叔叔沒有瞪大眼睛暫且不說,就連一句話也不說,這對美睛造成很大困難。

「叔叔…….. 」美晴立刻面對尷尬的場面。

「叔叔,我說叔叔…….. 」

河西默默的,好像無可奈何的用斜眼看急燥的美晴。

美晴怕叔叔的視線消失,急忙使睡衣從雙肩滑下,露出赤裸的肉體。

「叔叔,我的身體怎麼樣? 想不想玩了? 」

對於像女王一樣經常受到男人們捧在手掌上的美睛而言,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獻媚。

叔叔終於抬起頭,這是給美晴帶來唯一的希望。叔叔的視線由上向下,由下向上的看美晴的全身,可是他的視線裡沒有像昨天帶有情慾的閃光,反而那種估價般的泠漠眼神,使美睛的心不斷萎縮著。

更可怕的是,叔叔到這時候還沒有說話。

「叔叔! 你說話啊! 求求你…….. 」

只要給男人看到裸體,沒有一個男人不是立刻衝動起來。這不是單純的自滿,而是經過驗證的事實,所以對美睛是無法相信的發展。

屈辱感帶來羞恥,美晴的身體紅潤,忍不住用雙手掩飾乳房。

「抱我吧! 求求你,抱我吧! 」美晴的方寸已經完全紊亂。

對她像歇斯底里的喊叫,反應的不是河西叔叔,而是愛犬艾巴,艾巴起身後,高興的搖著尾巴,慢慢向美晴走過來。

艾巴應該是母狗,艾巴的身體幾乎和美晴差不多大,靠過來在美晴的身上從腳向大腿慢慢舔上去。

河西對艾巴的行為也沒有阻止,只是用泠漠的眼光看美睛的裸體。

「啊! 不要…….. 」

艾巴的舌頭快耍踫到下腹部,美晴終於忍不住發出尖叫聲,用手推開艾巴的頭。

可是艾巴一點也不退縮,繼續高興的搖著狗尾,不停的伸出很長的舌頭舔美晴的下腹部。

「不要! 不要! 」

屈辱與羞恥已達到極限,美晴也來不及撿起睡衣就逃出叔叔的書房。

「艾巴! 回來! 」河西把追美晴的艾巴叫回去。

美晴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會形成這樣,只要是男人,任何人都會讚美垂涎的肉體,而且是一絲不掛全裸的誘惑,可是叔叔不只是沒有反應,以泠漠的眼光拒絕,真是不敢相信的事。

「是顧慮叔叔與姪女的關係嗎? 若是這樣,態度上應該更慌張才對。叔叔一定是性的不能者,或同性戀…….. 」對美睛而言,這是唯一能不傷害自己的解釋。

「可是前一天偷看美晴手淫時,河西露出強烈慾情的眼光又是怎麼回事?」

美晴是有了疑問,馬上要行動的性格,有了決定也必須要立刻採取行動。當面受到的屈辱與恥辱要立刻雪清,不然就坐立難安了。

——————————————————————————–

第二天,美晴立刻去拜訪一年前與河西離婚的前島佳子的公寓。

佳子和河西結婚前就是相當出名的兒童文學作家,離婚後也相當活躍,與河西的婚姻生活只有二年,但一定會知道美睛想知道的事,況且二年就離婚是一定有相當嚴重的問題存在。

雖然只有二年,一年前和美晴是嬸嬸與姪女的關係,所以佳子很高興的迎接美晴。

可是聽說美晴住在河西家裡的剎那,佳子的表情立刻發生變化,說話也斷斷續續。

「嬸嬸,求求妳,告訴我為什麼和叔叔離婚了? 」美晴不用迂迴的方法,單刀直入的提出問題。

佳子的臉上出現分不出是狼狽還是猶豫的困惑表情。

「為什麼要問這件事? 和妳是無關的,這是我和他二個人的事…….. 」

佳子並不是拒絕,顯然的有不便開口的樣子。

「叔叔是不是陽萎或同性戀…….? 」美晴以認真的嚴肅表情看著佳子。

「美晴,妳為什麼要這樣問? 難道妳是…….. 」佳子好像很急燥,而且臉色有點蒼白。

「不! 只是…. 我不明白妳們這樣理想的一對, 為什麼只有二年就…….. 」

「美晴,妳最好離開河西的家,我能說的只有這一句話,妳耍明白! 」

「我就是不明白,難道…. 是嬸嬸有了外遇? 」

「不是的! 」

佳子強烈的口吻,美晴反而感到驚訝。

「我可以對妳說,河西是太可怕的男人。對河西來說,女人和狗是一樣的。我是為妳好,才說這樣的話,反正要儘快離開那個家。」

「…….. 」佳子迫切的口吻,美晴不知該如何回答。

佳子停頓了一下後,又突然恢復不安,以無力的口吻說道: 「我想,大概是已經拆下來了…. 在廁所沒有像錄影機一類的東西吧? 」

「沒有…. 我沒有注意到…….. 」美晴對佳子突兀的問題,感到訝異。

「廁所有錄影機? 這是說偷看廁所裡的情形? 」美晴受到強烈衝擊,突出其來的羞恥感使她全身都火熱起來。

「哦! 那就好…. 對不起,明天我還要繳一篇稿,所以…….. 」

臨走時,佳子也送到門口叮嚀說: 「儘快找一個房間搬出去吧! 河西是要整天監視女人,從吃東西到排泄都管理,才能滿足的男人…. 簡直像對狗一樣的! 」

在回去電車上,美晴的腦海裏不斷出現佳子說的最後一句話,和叔叔泠漠的眼光。

——————————————————————————–

河西還沒有回來,美晴鬆了一口氣,走進房裡的同時,感到月經來了,就急忙衝進廁所。

放入衛生棉條時,像美晴這種好強的女人,特別會感受到做女人的屈辱感,就因生為女人,每月要有一次: 而且要長達四、五天從陰戶流出血。想到這也是為接受男人的射精時,屈辱感就更強烈了。

「錄影的攝影機! 」想到這件事,美晴急忙向廁所的牆上看去。

「有! 果然有! 」

在馬桶邊有一個很不明顯的燈,坐在馬桶上時,燈就照在下腹上,在燈的旁邊好像有隱藏著鏡頭。 

立刻想到自己放入衛生棉條時的樣子,心裡一陣緊張,可是又想起叔叔不在冢才鬆一口氣。

可是她是做夢也沒有想到,河西不在時攝影機也能自動攝影。

可是…. 過去如廁時,隨時都被看到了,半年來無論是大小便,或處理月經都被叔叔看到了。

「太過份! 太可怕了! 」美睛不由得衝口叫了出來。

是不是按佳子勸告,立刻離開這裡呢? 既使父母不肯寄錢來,靠模特兒的工作,生活不應該有問題。

可是她還是猶豫,想搬出去是隨時可以做到,可是在沒有發生任何事以前搬走,等於是以仇報思。有危險時搬走還來得及。

美晴這樣說服自己,在回報人情債以前要留在這……..。

其實,除這樣光明正大的理由外,美晴也不能不承認在這樣的動機中有不純的成份。

——————————————————————————–

「變態! 叔叔是變態! 」

憤怒與羞恥以及為不明真相的顫慄,美晴的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

「變態…. 究竟要做什麼呢? 看別人大小便的樣子有什麼好處呢? 」

就因為這件事超越美晴所能理解的程度,也就更刺激美晴的好奇心與官能。

「什麼是把女人看成是狗,從排泄到吃東西都要管是什麼意思?」

以後是不能隨便大小便了,身體的中心好像因羞恥與緊張感到火熱的騷癢感。

不過,叔叔在家時,還是沒有勇氣使用廁所,儘可能多外出,設法在外面解決大小便等需求。

可能是過份消耗精神的關係,或忍耐、 或強迫排洩,生活不規則的原因,過去是快整快便,模範健康兒的美晴,不知不覺間為周期性的便秘及下痢苦惱了。

「副作用」還不止這些,因意識經常集中在下體,下體的器官無可避免的變成極度敏感。

肛門跟尿道對一點小事也會敏感的反應了,更使美晴驚訝的是排便或排屎時 ,開始感到一種快感,越是忍耐的時間長,會給全身帶來強烈的快感。

在這以前說完全沒有這種感覺是騙人的,但這樣強烈意識到快感,覺得和性有關的快感,還是從此以後的事。

篷頭的水意外有力的噴到時,或高開叉的三角褲在牛仔褲裡扭成一條帶子在屁股溝裡磨擦時,美晴就會在肛門看到甜美的麻痺感,腰以下幾乎要失去力量。

不只如此,心裡明知不可,在一個人發呆時,不由自主的伸手到屁股溝裡,好像很疼愛似的在肛門周邊撫摸,還把摸過肛門的手指輕輕放在鼻前聞一聞。

「討厭的味道! 」

那不是臭或污垢的感覺,美晴覺得只能用討厭來形容。不知為何,那個味道好像能刺激官能,當然美晴還無從知道那是危險的陷阱。

自從知道有攝影機後,還不到二星期的事。美晴實在無法忍耐,不得不在叔叔在冢,而且在沒有睡覺的時間上廁所,便秘一整天後,肚子突然咕嚕咕嚕響起來。

為分散注意力,假裝打開了電視,拼命的忍耐,可是絕不可能忍到叔叔入睡,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到外面去。

腋下流出濕濕的冷汗,咬緊牙關忍耐又忍耐,可以說這是有生以來從沒有過的痛苦。

「被看到也顧不得了! 」

美晴實在無法忍耐,跑進有攝影機的廁所,撩起裙子,迫不及待的拉下三角褲,一屁股坐在馬桶上。

「被看到了! 」

就在美晴露出痛苦的表情仰起頭的剎那。

「噗吱噗吱…….. 」隨著刺耳的聲音,那存放在體內已久的東西,決堤般的噴射到馬桶裡。

「啊…….. 」

美晴不由己的發出嗚咽聲,和大便的流向是相反的,一股火熱的麻痺感從肛門內大腸一直到腦頂,如電流般衝擊著。

「叔叔在看! 叔叔在看! 」

越是這樣想,相反的有快感的餘額在胯下產生,使肛門和陰戶火熱的騷癢起來。

到此時,好像麻痺的感覺突然甦醒,美晴聞到排便的味道,美晴緊張的坐在馬桶上壓下背後的開關。

「啊…. 太過份了,不要啊! 」

這時候美晴連站起來的力量也沒有,背靠在馬桶的水箱上,一隻手遮在鏡頭的方向,另一隻手蓋在自己的眼睛上哭泣,太羞恥、太悲哀、 太氣憤了。

可是美晴的眼淚不只是對被看的氣憤,還有被看著便出,全身還感受到麻痺般的快感,對這種肉體的悲哀和氣憤。

美晴在此時確實感覺到,那不是單純的通便的快感,單純的羞恥,而是性高潮的快感,以及為此快感的困惑,而且也知道,感受一次後就決不會忘記的中毒性的高潮。

從此以後,美晴的小肚子到晚上一定的時間就會感到不舒服。晚餐一小時後 ,八點或九點左右一定要大便了。

這種情形連續三天,美晴就相信這是叔叔的手腕,「從食物到排漏都要管理」,佳子說的話,美晴似乎能體會出其中的意義了。

可是美晴還沒有想到要離開叔叔的家,甚至於自己也感覺出高興的接受叔叔的手腕裡。

到第三天,美晴完全放棄在房裡獨自忍耐,偷看與被看已經成了二個人間默默同意的事。

只要有一點排泄的時候,美晴就去廁所,她是準備從忍耐、 苦惱的樣子開始讓叔叔看個夠。

「既然如此,就脫光給他看……..。」

美晴進入廁所就立即拉下裙子,脫去三角褲,穿在上身的運動衣也脫去,變成一絲不掛的裸體坐在馬桶上。

赤裸的如廁是有很奇妙的感覺,赤裸的乳房好像來錯了地方,腋下的汗味又好像特別強烈。

不知何時,美晴的雙手閉始撫摸乳房,那個動作好像是向偷看者示威,極度有挑撥性。

好像受到攝影機冷漠視線的挑戰煽動,美晴撫摸赤裸的全身,同時雙手慢慢向下移動。

用力在發出咕嚕咕嚕的肚子上揉,從兩側在黑色叢草地帶包夾,肉的裂縫裡已經熱起來,開始濕潤了。

美晴的手指好像在引誘攝影機的視線,撥開草叢在肉洞裡集中,好像多了指尖和攝影機的視線能更深入,美晴抬起雙腳放在馬桶邊上,雙腿彎曲又分開到最大的限度。

現在應該是無論玉門或後門,所有的秘部都暴露在攝影機,也就是叔叔的眼前了,一定能看到肛門開始抽慉,知道排便,不,是高潮接近了。

美晴在下腹部的痛苦促使下,動員雙手的十根指頭揉搓撥開的下體。

挺出的陰核受到無情的揉搓,紅腫的小陰唇裡插入二根手指,在抽搐蠕動的肛門有好幾隻手指圍繞,向裡尋機插入,十指部微微震動,呼吸急促,頭髮和乳房都在搖動。

「唔…. 啊…….. 」從無力鬆弛的嘴角不停的發出鳴咽聲。

大腸和陰戶都有強烈的騷癢感,就如事先達到高潮,美晴的全部神經在振動。

「啊…. 叔叔,看到了嗎?…. 不行了,要出來了…. 叔叔,你看吧!」

當然不知道有沒有麥克風,其實美晴在心裡還希望有麥克風,不只是讓叔叔看到,也想讓叔叔聽到逐漸急促的呼吸和即將發生的排泄聲。

「唔…. 啊…….. 」

插入肛門的中指成為引水道,漏出一點暴雨的前兆,也就在這剎那,隨美晴的大叫,在廁所裡響起引發回音的排泄聲「噗吱吱…. 噗吱吱…. 」。從肛門的排泄結束的同一瞬間,尿道的活門打開了,「吱吱…. 嘩啦…. 」。

因雙腳在馬桶上,從向上開口的玉門,如噴潮般的噴出黃色的液體,飛散到馬桶外沾濕了地面。

「啊…. 啊…….. 」

美晴的身體無力的靠在馬桶水箱上,雙腳落地,全身都軟綿綿的無法動彈。

廁所裡充滿美晴的體嗅和軟便,以及飛散的尿味。

不知道就這樣待多少時間。

聽到廁所門開啟的聲音,看到巨大的艾巴走進來。

剎那間美晴嚇了一跳,可是對提著尾巴,像很高興的把長鼻靠過來的艾巴,很奇妙的沒有感到任何羞恥和屈辱,更沒有厭惡和恐懼。 

廁所的門應該是鎖上的,但此時的美晴已經沒有足夠的理智去堆敲那種事了。

艾巴在小小的廁所裡,彎曲巨大的身體開始舔美晴飛散在地上的屎。大尾巴不停的向左右搖擺,從地面向馬桶,艾巴很仔細的追蹤尿跡。

當艾巴的舌尖碰到美晴大腿根內側時,美晴的心裡好像湧出熱火,忍不住吞下口水。

粘粘有吸力的狗舌,在美晴的大腿根好像故意使她焦急的避開下體的中心部 ,由右轉向左。

在心裡懷著熱烈的期盼下,美晴凝視在左大腿慢慢舔上來的狗舌。

「啊…….. 」在艾巴的舌尖快要碰到那裡的剎那,美晴已經無法張開眼睛看下去了。

艾巴很靈巧的舔沾濕黑毛上無數的水珠,完全像熟習女人性感的奧秘,狗舌向下移動,這時候也開始用力撥開陰唇舔脆弱的嫩肉。

「啊…. 啊…….. 」

美晴的頭向後仰,腳尖伸向半空中,雙手不知何時壓在艾巴的頭上像在撫摸。

把尿水完全舔乾淨後,狗舌更向裡移動,尾巴也比先前擺的更大。

「啊…….. 」

排便後忘記擦屁股,現在有艾巴的舌頭在那裡開始舔,美晴的全身隨著顫抖。

「啊……..」

艾巴是母狗,所以美晴還能放心,但此時又覺得缺少什麼東西,美晴就在廁所裡達到這一天的第二次高潮。

——————————————————————————–

「艾巴! 艾巴! 」

第二天晚上,美晴在晚餐後立刻到客廳和艾巴戲耍,就好像一切都給了對方的一對情侶般,親熱的把身體緊靠在一起。

美晴是在心裡想,還有一個小時到無法忍耐時,要和艾巴在一起,然後讓叔叔和艾巴不是從電視畫面上,而是直接看她忍到極點的苦悶模樣。

艾巴把頭伸入裙子裡,隔著三角褲聞那裡的味道。

「唔…. 不行! 還不能給你…….. 」

只是對高潮感的期待,美晴的下體已經熱熱的濕潤了起來。

「妳也能接愛艾巴了。」

河西也穿睡袍和刁著煙斗來到客廳,一切好像要照美晴的意念進行。

「是啊! 艾巴也終於和我友好了。」

「嗯! 那是太好了…….. 」河西坐在沙發上。

「看到一切也知道一切,還為什麼有這樣鎮靜的態度呢? 」美晴在心裡想著。

「以為我還不知道嗎?…….. 」

「可是我對艾巴有一點嫉妒,我希望叔叔能像愛艾巴一樣的愛我…. 叔叔,我可以坐在你的身邊吧? 」

「當然可以呀! 」

美晴露出高興的微笑,緊靠在叔叔身上坐下。

「叔叔,幫忙的歐巴桑呢? 」

「剛才走了。」

「真的嗎? 那麼只有我們二個人了…. 叔叔,我可以問你嗎? 上次為什麼不要我的身體呢? 討厭我嗎? 還是我的身體沒有魅力? 」

「妳要我怎樣回答呢…….. 」河西做出曖昧的笑容,沒有直接回答。

「那一次我真的受到很大傷害…. 啊! 不行啊! 」

蹲在美晴前面的艾巴要把頭伸進裙子裡,美晴連忙把牠的頭推開,可是牠又想伸進來。

「是有相當好的味道嗎? 」

「那是當然! 如能聞到這裡的味道,答應做任何事的男人有成千上萬的。」美晴心裡說著。

美晴下意識裏採取大膽的行動,伸手進入裙子裡,手指伸入胯下,沾上粘粘的蜜汁,送到叔叔的鼻前。

「叔叔,怎麼樣? 」

讓美晴不服的是河西根本沒有動靜。

「原來…. 這就是男生們嚮往的味道…. 但我並不喜歡。」刁著煙斗,河西冷冷的說著。

「這個我知道! 叔叔是比這個更喜歡大便的味道,也喜歡排出大便的那個洞! 」這樣在心裡怒罵的剎那,美晴的心突然緊張起來,感覺出下體的中心變得火熱。

「叔叔不喜歡女人嗎? 」

「不,沒有那種事…. 只是對普通女人沒有興趣! 」

河西這才正視美晴繼續說道: 「我的嗜好非常嚴格…. 而妳現在終於通過那種嚴格的嗜好。」

叔叔凌厲的視線,美晴覺得身體像被捆綁一樣不能動。也在這剎那,肚子咕嚕咕嚕響了起來,下腹部出現強烈疼痛。

「啊…. 啊…….. 」

美晴雙手抱著肚子彎下腰,這是比以前強烈而迫切的疼痛,根本沒有多餘的力量做出假裝難為情或痛苦的樣子,因為不是平時那樣逐漸而來,是突然就達到限界的腹痛。

美晴急忙站起,想彎腰慢慢走去廁所。

「等一下! 」

「不行了…. 喔…. 真的…. 不行了…….. 」

「艾巴! 」美晴剛想衝向廁所時,艾巴竟然阻擋在前面,放下尾巴還發出低沉的哼聲。

「讓我去廁所! 求求你,快讓我去! 」

美啃的全身顫抖,從全身的汗毛孔冒出了汗脂。

「不行,就在這裡拉吧! 」

美晴只要向前走一步,艾巴就哼一聲,並採取飛撲的姿勢。

「不要…. 太過份了…….. 」

攻擊的態勢完全逆轉,原來河西的招數比她想像的高明多了。

「快啊! 艾巴也等急了! 」

「啊…. 啊…. 啊…….. 」

因痛苦太強烈了,美晴不得不蹲下的一剎那,發出過去從沒有過的大爆發聲,美晴就把大量的軟便拉在三角褲裡。

「啊…. 啊…….. 」美晴倒在地上身體捲曲著,開始間歇性的痙攣,

三角褲裡大量的尿和大便貼在身上,又粘又熱的。因為超過忍耐限度的衝擊與屈辱,美啃幾乎不能思考,眼前是一片朦矓。

「小姐已經拉出來了,你最喜歡的小姐呀,艾巴,快去給她舔乾淨吧! 」

美晴聽到叔叔的聲音,同時脖子上有銳利的疼痛感。

「美晴要像狗一樣趴在這裡,讓艾巴舔妳弄髒的屁股吧。」

「啊…. 痛啊…….. 」不知何時在美晴的脖子上套了一個狗圈,用鐵鍊栓住,被牽動時的疼痛使美晴不得不把屁股轉向艾巴趴在地上。

「叔叔,太過份了!叔叔是變態!變態!」

達到極限的屈辱,美晴流著淚抬頭看著叔叔。

「妳也有這樣的血統! 嘿.. 嘿…….. 」

河西撩起美晴的裙子,艾巴好像經過訓練,立刻用嘴咬住美晴的沾滿尿和糞便的三角褲開始向下拉。

「妳不愧是我的姪女,難得完全照我的調教進行。」

「不是的…. 沒有那種事! 啊…. 不要…….. 」

艾巴的舌尖直接碰到沾滿尿糞的肛門,美晴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仰。

「身體是最誠實的。」

骯髒的屁股給狗舔,在屈辱與羞恥以及毫無疑問為快感體的美晴正全身顫抖。

此時河西又冷淡的繼續說: 「只是被舔沒有意思吧? 妳也來舔我的東西吧!記住,這是主人的東西,要很仔細的舔! 」

河西拉開睡袍的前面,把黑紅發光的傢伙送到美晴的面前,美晴立刻聞到一股刺鼻的異常味道。

「為了讓妳舔,已經好幾天沒有洗了,是沾滿恥垢的雞巴,快! 快舔! 像艾巴一樣的舔! 」河西拉起鐵鍊,抓住美晴的頭髮。

「啊…. 痛啊…… 」

為痛苦張開嘴時,河西把自己的傢伙塞進美晴的嘴裡。

美晴若想用牙咬,應該隨時都可以做到的,受到這樣的凌辱……..? 可是美晴不但沒有咬,還抱住叔叔的腿,拼命吸吮著塞進嘴裡的東西,在極度的屈辱與羞恥中,美晴確確實實感受到最大的快感。

髒的屁股有狗正在舔著,同時自己舔著叔叔積滿恥垢的陰莖。但想到這樣難以相信的景色時,讓男人吻過陰戶,也絕沒有吮過陰莖的女王,現在拼命的舔中年男人又髒又發出陣陣濃烈味道的陰莖。

「妳是狗! 要做我飼養的狗! 」

被艾巴舔的屁股因騷癢而抽搐著,那種危機感煽動著慾火,使她更用力的吸吮嘴裡的陰莖。

「以後更要聽從我的調教,做最忠實的狗,不能輸給艾巴。」

忠犬艾巴正在高高興興的舔著美晴的屁股。

「妳一定能做到,因為不到一個月就能做到這種程度…….. 」

在貫穿全身的恍惚感中,美晴仔細的聽下去。

「妳的身體反應的很好,不論是催淫劑或瀉藥…. 妳的身體完全照我的意思反應。」

艾巴的舌頭舔到陰戶,美晴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妳還做手淫給我看…. 可是,女人就是赤裸的淫浪,我也沒有一點興趣。」

「我知道…. 叔叔是變態! 不看女人大便的樣子就不會興奮吧……..」

「妳好像以為我不在家就不要緊,可是那個攝影機是廁所門上鎖時就會自動錄影的。妳尿尿、拉屎或換衛生棉條的樣子全被錄下來了。」

聽在美晴的耳裡,更增加了羞恥與屈辱。可是對現在的美晴而言,只會使官能更加昂奮而已。

「妳確實不愧是我的姪女,妳好像馬上就看出我的嗜好,而且也能理解這樣的嗜好。妳也變成大便被人看到就會興奮的女人,不只如此,還成了肛門有快感的女人。艾巴舔妳的屁股,妳就會陶醉了吧。」

美晴把叔叔的陰莖含在嘴裡,反射性的點一點頭,可見美晴對虐待已經感受到快感和喜悅。

「艾巴! 好了! 」聽到河西的命令,艾巴離開了美晴的屁股。

落在雙膝間的三角褲雖然還是髒的, 但美晴的屁股已經完全被舔乾淨了,還沾上艾巴的唾液發出光亮。

「美晴,妳也不用舔了! 」河西同時用力拉起栓在美晴脖子上的狗環。

「唔! 」美晴從嘴裡吐出叔叔的陰莖,並且抬起頭來。

「艾巴,到這裡來! 」

美晴在幾乎是朦朧中,呆呆的看叔叔與艾巴交換位置。

「嘿! 把屁股挺高一點! 」

河西一面怒叫,一面用鐵鍊在美晴的屁股上用力抽打。

「啊…….. 」激烈的疼痛使美晴退後,但又急忙討好似的把屁股向叔叔挺過去。

「很好…. 是不是想要了? 想要我的東西了? 想要我給妳插進屁眼裡了嗎? 」

屁眼立即出現強烈的電流,美晴在思考以前已經點頭。

叔叔把她的屁股抱緊。

「啊…. 唔…….. 」

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的可怕經驗,可是美晴就好像這是當然的行為,很自然的挺出屁股,像撒嬌似的扭動著屁股。

「好! 我來了! 」在沾滿艾巴的唾液粘粘的屁眼上,河西用全身的力量刺入陰莖。

「啊…. 唔…….. 」

激烈的疼痛從美晴的屁眼傳到全身,幾乎以為身體裂開的激痛,但美晴已經知道這樣的痛會變成高潮的最大快感。

「好了! 艾巴,可以了。」

聽到河西的聲音,艾巴立刻伸出舌頭,在美晴為快感而抽搐的臉上舔著,剛舔過美晴的尿屎的舌頭,不斷的……..。

在屁眼裡插的有肉棒,讓發出臭味的狗舌舔臉,但她陶醉了。這就是男人們仰慕的女王。想到這裡,美晴變態的官能就更加亢奮。

「我是狗,是叔叔最忠實的狗……..。」

在激烈倒錯的高潮中,美晴的肉體在顫抖,不知到何時為止。 

======================================================


18疯情,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叔叔和他的愛犬 – 18疯情-情色文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