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武俠小說(下) – 18疯情-情色文学

情色文学 18疯 1年前 (2020-06-21) 178次浏览 已收录

●佚名武俠小說(下)

——————————————————————————–

南飛雁正陷入一陣奇想中,被叫聲一驚,忙的奔回一看。呀……好一付迷人的色相。祇見那六女,六個小嫩娃,此刻均一絲不掛的,互抱在一起,抖縮一團。

南飛雁忙忍住誘惑,衝過來說﹕「怎麼回事啊﹖」

「哎呀呀……有……老鼠。」

「哦……」南飛雁笑了起來。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隻地下土鼠作怪。

心想道:「這女孩幾家也未免太膽小了,習武之人還怕小老鼠。」

「小美人們,這是平常的一隻土鼠,好了,牠又鑽進去了。」南飛雁笑說著。

不料眾女又一聲嬌呼,卻互抱得更緊。

南飛雁望著她們的玉背,粉屁股兒,不由笑道﹕「妳們這又怎了﹖」

「哎呀,羞死人了,你……快走呀!」

南飛雁這才又哦了一下。想走時,忽又興緻一來,逗地們說﹕「好,我這就走了!不過,我可要破了石洞門先出去了!」說著,人就往前走。

「哎呀!慢點,南哥哥……」這一著,急得六女顧不得光溜溜,竟圍撲上了他,弄得南飛雁香氣滿身的,一股慾火上冒。

那錦緻媚人的道:「好南哥……你真能破了石洞出去嗎?」

南飛雁這時漸感肉癢癢的,一手捏著她的玉乳,笑著說道﹕「差不多了,不過是再等練成一分火候就可以了。」

錦緻怪叫一聲道﹕「什……什麼……還等一成火候……那你……哎呀……」低首一看,祇見南飛雁另一隻毛手,不但按住了她的玉穴兒,且用一指扣入陰戶內去。

「哎呀……」又是一聲怪叫。那是小師妹牡丹姑娘。

南飛雁抱住她打屁股,手往前探,捂住了她那奇小的穴兒。如此,六女方覺他有心使坏,不由齊聲羞叫連連,掙扎欲溜。

「哎呀……不行……人家怕娘娘責備呀。」說話間,錦緻首先被按到男人肚子上。

南飛雁不知何時,已自退下了褲子,一根粗長硬直的陽具已對上了錦緻那小小穴兒口。

錦緻大叫道:「不……行……行呀……」

「小心肝,現在妳們已練成了絕世奇功,出洞後,恐怕連妳們娘娘都不是妳們的對手了,妳們還怕什麼﹖」南飛雁突的這麼一說,使得眾女愕住了。

錦致呆了一呆,南飛雁早對她那身白嫩嫩半熟不熟肉桃兒充滿誘惑,祇見他一按她的白屁股。『滋……』一響。

「哎呀呀!」錦緻尖叫一聲。

「乖乖,好緊的處女穴。」南飛雁一根雞巴十足快感的,已半截頂入錦緻那處女洞了。

「哎呀呀……痛死人呀……哎呀……小肚子炸…炸開了呀……不來了……」錦緻大叫著。

南飛雁可不理她,按緊她的雪白屁股,就是一陣狂插著。

「哎呀呀……嗯……嗯……」錦緻怪聲怪氣的哼哼著。

那狠狠抽插了一陣後,南飛雁有心使她嘗嘗甜味,好方便搞弄。祇見他猛頂了嫩穴一陣子,接著一陣甜吻愛撫,而大雞巴則頂得深深的,漸漸的,她那小穴鬆多了,且淫水流出。

那雞巴一出一入抽插的快感,令她浪叫道﹕「啊……呀……哼哼……好美啊……這樣……好舒服啊……唔……好人……南哥哥……」她擺動著身子,淫蕩起來了。「哎呀……好雞巴哥哥……你……你可以……用力插……插小肉洞兒……哎呀呀……我美死了……」錦緻的這一哼可真浪透了。

一旁五女,祇聽得十條玉腿緊夾著。那早熟思春的淫水,這時再也悶不住,竟偷的流了出來。

南飛雁趁此又如入屠宰場、痛快的宰殺著這群乳豬。

此六個佳人,個個正是含苞待放,祇開得他好不肉緊有趣。在地上,他姦破了錦緻的嫩穴後,接著,抱起兩腿直抖索的第七眾香女徒愛媛姑娘,赤條條置於石桌上。此女嬌小玲瓏,那穴兒如小包子型,兩片陰唇夾在中間。

南飛雁雙手抓著她胸部一對玲瓏小奶子,令女娃兒把兩條嫩腿高高舉起,那大雞巴對準小穴口,『滋』的一聲就送入一半。

痛得愛媛大叫﹕「哎呀……痛死了……不來了……」但此嬌娘獨具有健美的身段,開苞後不久,一嘗到酥味頭時,卻浪叫得比任何人還高的聲調:「哼哼……痛快死了……哼……嗯……小肚子內好漲……哎呀呀……唔……哼哼……爽死了……」那愛媛姑娘吃飽了之後,也丟足了浪水。

南飛雁並也未再強弄著她。接著,放開了愛媛姑娘,就往石椅上按伏著那雖也嬌小卻比較丰滿的眾香谷第八女徒孫美姑娘。這妞兒,當雞巴一入穴之後,卻也浪哼個不停。她那圓滾滾豐滿的大屁股,一扭一轉中,使得南飛雁幾乎要開她的後庭花。

緊接著又在地上,一式『坐懷』,開採了那第九名女徒歐陽萍姑娘。這妞兒,燕瘦型的,卻嫩緊有趣。

南飛雁怜她弱質纖纖,所以放她主動,但在對口的當兒,錦緻有心使坏,雙手往她肩膀使勁一按……

「媽呀呀……疼得緊呀……不要了……」當大雞巴盡根入進她那小嫩穴時,她尖叫哭號之聲,好不令人心痛。南飛雁接著對她那瘦嫩嫩的白穴兒,倒是慢慢的插入。

接著是那第十一女徒甘妃姑娘了。這個小佳人年方十七,卻長得秀秀嫩嫩的,她的模樣兒十分的嬌媚動人。

南飛雁那雞巴一入她的穴兒,即感到奇緊無比,他痛快的抽插著,她也曲意承歡,輕咬銀牙哼哼,沒怎麼大聲呻叫。

南飛雁一面望著自己的肉棒被她緊咬,一邊看到她的秀臉,不禁對那迷人的臉蛋狂吻著。

最後那年僅十三的小姑娘牡丹,可姦得夠瞧了。這小妞兒別看她人小、肉嫩,一經開苞,竟使南飛雁大叫:「好小騷貨!小妖精……」

原來這牡丹是天生的浪媚骨一個,和那眾香谷的邢娘娘一樣,一吃味後,浪勁便一發不可收拾。

「哎呀呀……大雞巴哥哥……樂死我了……嗯……插得好爽……舒服……哎呀呀……爽呆了……哥哥插u琚K…好深呀……頂到我……肚子裡……了。」

南飛雁輕快的抽插著,一下下的頂著她的穴心子,使她酥癢無比。直到半個時辰之後,牡丹的浪水幹了,人也如痴如醉、昏昏睡去。

如此這般,六個小佳人,也被南飛雁通通吃了。

南飛雁夠快意的,此時他已得償了心愿。

從此以後,這六個小嫩娃子拋開一切,愈來愈浪的爭寵承歡,直弄得南飛雁好不快活有趣。而漸漸的,他們這些人在石洞內,經過好幾次交合之後,也變得如同原始人似的,衣服也不穿了。

南飛雁身懷收放自如的獨門秘技,眾女娃兒開苞後,也已食髓知味,石洞裏隨時春色無邊,一個在挨插時,其他的就在旁觀戰,叫喊助威。

南飛雁則一面勤練武功,一面大享艷福。

也不知過了多久——

這天,也是他們一覺睡醒來的時候。

南飛雁自然是裸著身子。那變得小浪娃似的牡丹姑娘,昨晚就頭向他的腳的一直睡在他肉身上。

這一起來,她便一口含住他的軟雞巴,嬌嗔的道﹕「好哥哥,再睡一會吧,小妖精給你含雞巴。」

南飛雁搖搖頭苦笑道﹕「小妖精!哎!妳真是個小妖精,南大哥這一醒來,大感渾身是勁,莫非我那『天雷掌』功已完全練成,我得去試試才好。」

但牡丹依舊舐著他的雞巴道﹕「好哥哥,那麼我吃我的,你練你的吧。」

「哎!這樣我怎麼出手啊。」南飛雁喊著說。

「我不管,你看著辦吧,反正我玩我的。」她說著,就『嘖嗤』有聲的大吃男人的雞巴。祇舐得那雞巴又粗又長了起來。

『嘖』的一聲。小浪貨吐出了大雞巴,高興的道﹕「啊呀……又硬了……再幹一陣才起來啦……」

叫聲中,小姑娘竟爬到他的身上去,抱著他,兩腿張開,那小穴洞對準了大雞巴頭子,屁股往下一沉。

『滋……』的一聲。南飛雁下體一陣緊熱。他那整根粗大的雞巴給她吃個盡根了。

「嗯……嗯哼……好哥哥……我只要……天天快活……弄穴……我如今是什麼也不管了……嗯嗯……好舒服……嗯……你用力頂吧……用力幹我吧……」

「好騷,好浪!」南飛雁搖搖頭,心裏說。

「這下可夠瞧了,這麼小就弄出了個‘吃人’的小浪貨兒,要是出了石洞,邢娘娘會怎麼想﹖」南飛雁苦笑著在想。

那牡丹姑娘可不由他,漸浪中,一個迷人豊滿的大屁股急急的套動起來,一下一上的蠕動著。那小嫩穴內,也滋滋在響著。

惹得南飛雁一口吃入她那粒小乳頭兒,就是一陣猛頂猛插。

「哎呀……啊……哼哼……天吶……快……快活死了……嗯……哼……唔……唔……」小姑娘更浪的叫著。

南飛雁由不得她,一面頂著,一面就往洞口方向去。

這又是一種奇淫的妙姿。

石室內,睡著中的錦緻姑娘這時也醒了過來,一眼看去,惹得自己淫水狂流,她哼了聲說道﹕「小妖精,小浪貨﹗」說著,迷人的嬌軀爬起,也尾隨而去。

南飛雁抱插著牡丹姑娘,待走到了石洞口的地方時,已頂得小姑娘陣陣高潮,痛快極了。

「哎呀……我穴內的水太多了……」她忽的叫了聲說。

南飛雁忙『叭』的一聲,抱她脫開了那陰陽交接之處。但見小姑娘那小嫩穴兒,陰唇的撐開處,迷人的洞口直流出了一陣陣騷浪的淫水來。

「哎﹗妳這個小妖精,看妳又弄濕了我兩條毛腿了!」南飛雁放下她,看著一雙腿,盡是那女人的騷浪水。

「小浪丫頭,就會纏死人。」錦緻姑娘忽的尾隨而至,就嗔罵了聲。

牡丹喘呼呼的,依然貼著南飛雁說:「十師姐,妳看不慣的話,就用嘴來給南哥哥清潔一下吧﹗」

「死丫頭,誰要吃妳的騷水!」錦緻高叫一聲,一張秀臉已成紅布。

牡丹得意的笑道:「嘻嘻,十師姐還假正經幹什麼,誰不知妳也常吃南哥哥的精水,上次我還看妳用嘴清理南哥哥雞巴上的浪水呢!」

「小妖精,妳再說,看我不撕爛妳那騷穴子!」錦緻氣得一步上前,叫著就要抓她。

那牡丹可機警得很,一個扭身,避到南飛雁身後,並且拉過南飛雁的毛手,給他摸著酥嫩嫩的小穴。她嬌浪的說:「哎呀……南哥哥,你看十師姐要撕爛你心愛的小穴呀!」

「死丫頭,越來越騷了。」錦緻氣罵不停的。

南飛雁也無可奈何的,本來正想一試『天雷功』,這會也弄得無心情了。

忽然,石室內又傳來女子呼聲:「南哥哥,你們在洞口嗎?快回來吃點食物吧!」

這一叫,叫止了錦緻的追抓動氣。

於是——

南飛雁抱起了牡丹姑娘。

不久——

六女圉著南飛雁坐在那擺鋪著衣物的地上。他們一面進食著,已習慣了一睡醒就吃几粒丹藥。

那牡丹姑娘吃著吃著,又坐到南飛雁懷中。

「小浪貨﹗」其他五女不約而同的叫罵一聲。

南飛雁一面吃,一面欣賞著各女的美妙裸體。

漸漸的,南飛雁露出一付色笑時——

那五女不由得也氣喘臉紅起來。

首先,坐在懷中的牡丹姑娘已知趣的,一抬屁股,退出郎懷。而後,竟埋首伏入他胯下,一陣嘖嘖的猛吹簫。

「嗯哼……好……好……夠了……小寶貝……妳有吃夠了……快退到一邊休息吧……」

「嘻嘻……」小姑娘笑應了聲,吐出大雞巴來。

那由大的先來的『七師姐』愛媛,一張開玉腿,玲瓏的小穴挺突,就往南飛雁的懷中一坐。但聞『滋』一聲,小穴已整根坐入雞巴上。

這一式,面對面交合抱著插穴,南飛雁馬上回想到往日興師妹春蘭,在那合歡洞中合藉雙修的樂趣。

「嗯哼……嗯哼……」

就在愛媛一起一落,主動坐套著中,南飛雁一面幫她按按白屁股,一面似教導的笑道:「這一式叫做『仙女坐懷』式,可變為『猴兒上樹』插法。」說著,抱著愛媛姑娘白屁股,人一挺起身來,變成對交站著插穴。

那愛媛姑娘人雖嬌小,緊纏在高大的南飛雁身上,一面急急的搖捏屁股,狂套著雞巴。

那牡丹姑娘忽的一抽身,又騷叫道:「對對對﹗好一個猴兒在上樹﹗」

這一叫,只窘得愛媛回頭怒盯著他。

這時已達高潮的愛媛,一咬牙,忍著小姑娘說笑,猛擺屁股,緊抓著南飛雁,太雞巴在陰戶內搗得浪水連連。

「哎哎……可痛快死了……」愛媛這一洩身,南飛雁馬上放下她,使她靜躺著。

接著,那八師姐孫美姑娘,嬌羞迷人的在南飛雁躺下時,她分開了迷人大腿,小穴在張開了腿兒時,對準南飛雁的雞巴坐了下去。

「嗯哼……嗯哼……好南哥……這一式又叫什麼……」孫美姑娘一面套著,一面忍不住哼叫著。

南飛雁雙手玩弄著她一對肥大的圓肉型乳房,一面笑應著﹕「美妹子,這一招叫『美女騎飛鳥』……」

「嗯……哼……好一式『美女騎飛鳥』……你插入得我好深……哼哼……好緊呀……嗯哼哼……」孫美忍不住浪哼哼的,那深入緊頂的花心子的快感,她伏下身體拼命的一陣狂套,狂轉著迷人的大屁股。

好一陣,她浪呼呼的叫道:「哎呀……好南哥……大雞巴哥哥……可頂得妹子……快活死了……快活死了……哎哼哼……我忍不住了……出來了……」孫美浪哼著,浪哼著,整個玉體已完全軟伏在南飛雁身上。

當那雪白迷人的肥屁股被南飛雁抱開時……『波』的一響,大雞巴吐了出來。那紅紅的穴洞兒,白白的浪水滲流著。這一式,女人在上,快感多且易勞累,孫美沒弄半個時辰,已高潮一上,軟了下來。

南飛雁『嘖』的一聲,吻了孫美的小嘴一下。

他這次又坐起身來,卻要那九師妹歐陽萍仰躺下玉體。他拉開了她一條迷人的大腿,然後側臥到女人身旁,那大雞巴就以側姿,入進了她的小穴裏。他一面抽插著,一面溫柔的吻著歐陽萍香唇兒,一隻手則不停的玩捏著她一粒尖硬的乳房。

「嗯哼……好人……好哥哥……這樣子幹……輕快……柔和多了……弄得人冢恰到好處……不會……壓迫人家的身子……嗯……唔……人家就喜歡這樣弄……好哥哥……」

南飛雁抽插著她的小穴兒,他又道﹕「這叫『比目魚』側插法,一會兒妳會感到奇趣的!」說著,南飛雁突然一伸手,摸到了她玉穴兒上方,竟以兩指不停的撥弄著女人敏感的陰核兒。這一著,只一插一撥弄中,立刻引發了歐陽萍這美人兒慾火的高潮,她漸漸浪喘嬌呼起來。

「哎呀呀……弄……弄死我了……天啊……用力插呀……又癢……又酥……插死小穴……啊……丟了……」歐陽萍這瘦美人兒,也不到半個時辰就癱瘓了。

換到那十師姐——秀媚動人的錦緻姑娘時——

南飛雁摸著她那肥美的肉兒。「好妹子……哥哥愛妳那白得出水,肥大了許多的美後庭兒,來﹗南哥哥就用『隔山取火』插妳!」說著,南飛雁推著嬌羞迷人的錦緻姑娘一伏地,高挺出的大白屁股。

他狂撫弄著那迷人的太白屁股一陣,就挺身來,粗長的陽具划過那深深的屁縫兒,直達前庭那嫩緊的穴兒。

『滋……』的一聲。好肉緊有趣。

南飛雁一頂入錦緻小穴內的雞巴,馬上要她搖弄著大白屁股,夾緊東西,給他一下下抱著迷人的穴兒。

而漸漸越插越快了,那肉緊磨接的快慼,錦緻姑娘不由自主也浪浪哼著﹕「嗯……哼哼……好哥哥……你……你只管……用力的插……小穴妹……這樣子弄……怕你要頂穿了子宮兒……所以……只管摸弄人家屁股……嗯……」

這是『隔山取火』插穴法。由於隔一層那兩片豐滿的大白屁股,故穴淺者,不怕深入。這式在男人方面,除了緊夾的快感,也大增視覺肉感。女子則也甚得奇趣,男子越用力抽插,越加深肉感的酥麻。

這刻兒,又因南飛雁的雞巴夠長,南飛雁猛力抽插下,足足半個時辰,錦緻才快感的丟出精來。

輪到那十二女徒的甘妃姑娘,南飛雁也喜她那一付肥白的迷人屁股。

他又望著他,要甘妃背坐上來,小穴套入雞巴後,他一面頂動著,一面要她搖滾著屁股,套著雞巴玩。

這一式,女子背坐交合法,搖擺著屁股中,南飛雁一面玩弄著她那美妙的肥白玉臀兒,一面叫道﹕「甘妃妹子…這叫『獅子滾球』兒,又可化為『觀音坐蓮』呢﹗」

「哼哼……嗯……我可不管……什麼獅子……觀音……啊……我酥麻死了……哼哼……嗯嗯……我好快活吶……嗯哼……好哥哥……我……用力插呀……」甘妃背坐著雞巴,一陣陣拼命搖動,浪得好迷人。

南飛雁這時也漸入高潮,索性抱緊她一面用力頂起來,那大雞巴漸漸狂肄抽插中,幹得她也瘋狂了。

「呀……大雞巴哥哥……嗯……達達……好美……好舒服……樂死我了……」

最後,南飛雁插得興起,就勢抱起她的屁股,使她伏在地,一陣狠狠抽送,幹得女人聲聲浪呼。又經過一會,甘妃終於癱瘓了。

南飛雁耐不住火的,大雞巴抽出女人陰戶,就勢對上女人小屁眼。

他熱熱的呼道:「好妹妹,南哥哥也要出了……妳耐著些,讓哥哥開一開妳那美妙的白屁股,也好出出火!」

甘妃軟哼哼中,尚不解其意的。一會兒,突感到那屁眼處,猛一陣暴漲,火辣辣的塞入一棒子。

「哎呀﹗痛死我了﹗」這一破門的痛,痛得她花容失色,眼淚直流。

她沒命似的狂喊著:「媽呀……南哥哥……不要了……痛死我了……」

南飛雁則按著她,幹脆身體壓到她的玉體上去,一手伸到她的前胸去,抓住一雙肥奶子。大雞巴拼命的又一挺,已盡根而入。

甘妃只痛得冷汗直流,白肉兒狂抖中,男人已大幹起來。

「哎呀呀……弄死人了……屁眼……插破了……哎呀……哪有人幹屁眼……的哎呀……」甘妃直叫個不停。

南飛雁這時已達高潮,拼命的抽插著,一點也不放松,直到背肌一麻,再也奈不住了。他方抽出雞巴來。

一旁那最小的牡丹姑娘,靈巧得很。她眼看著南大哥的瘋狂,出氣不均時,早依了過來。

南飛雁一抽出雞巴,小姑娘就急忙取一塊布,擦幹淨那跳動著的大雞巴,緊接著,小嘴一合,接著就是一陣猛吮。只吸得南飛雁大叫:「美死我也。」那陽精再也悶不住的一股股的全射在牡丹口內。

這浪貨兒,『咕咕』連聲的吞掉了一大口精冰,一邊還緊吸個不停,直到那雞巴軟了縮了,她仍吸個不停。

南飛雁美得躺了下去。牡丹小妞還是緊吸不放。南飛雁不由笑罵了聲﹕「吃人的小妖精﹗」也不再理她了,由她去,自己則靜靜躺著歇息。

好一陣——

南飛雁稍感元神恢復後,又挺起上身來,眼看那小妖精牡丹姑娘還在吸弄著雞巴,不由苦笑道﹕「好了……小妖精,再不放口,咬出火了,它也要插妳的屁眼了。」

這一說,可真有效。那牡丹小妞一听要插屁眼,慌得一收浪勁,嗔道:「不來了,人家的屁眼兒連一根筷子都弄不進去,怎還吃得住你那金剛似的雞巴,不來了,你使壞﹗」

南飛雁卻作勢站起來,故意說:「小心肝,小騷貨,妳忘了越小才弄得男人的雞巴越過癮嗎﹖來來來﹗別怕!過來……」

「啊!不不﹗千萬使不得﹗」牡丹姑娘浪浪說著。

「呸!小騷貨﹗」幾位師姐忍不住罵她。

南飛雁趁機,人又走到石洞口去。這一次,他聚集了一股真氣,雙掌向前一推,推向阻住門口的沙土。只見他大喝一聲:「天雷轟頂﹗」

那天雷轟頂已練到八成火候,掌勁一發,不可收拾。

『轟隆……』一聲,好驚人的威力。那石洞口猛的炸開來,正好可二人出入。

如此威猛嚇人之內家掌氣,南飛雁自己也驚呆了。他那身後幾名俏佳人更不用說,也全呆了。

接著,眾女發出一聲興奮歡叫。「天呀,我們自由了﹗」「好呀﹗南哥哥好棒啊﹗」

眾女興奮欲狂,多日來困此洞內,如今一旦能重見天日,六女喜而忘形的,就匆匆一奔而出。

這下子,又有得瞧了。

就在眾女喜極忘形的奔出石洞後,南飛雁回過神來,忙的一面往回奔,奔去石室穿衣服,一面高聲大叫﹕「喂﹗喂,浪寶貝們,那是在洞外呀,妳們真個全浪瘋了嗎?還不快進來穿衣服呀!」南飛雁高叫著。

一會兒,當他也出了洞外時。

「哎呀﹗羞死人了﹗」

「啊﹗救命呀,要死了!」

幾聲女子尖呼緊緊傳來。

南飛雁呆了一呆,定神一看,洞外一片長草亂石地方,竟有七八名大漢在抓弄他那心愛的六個小佳人兒。

原來——

當南飛雁一掌震開石洞後,那六女喜而先出,等南飛雁出聲提醒時,六女已奔出洞外亂石地方,仰天重見陽光,忘形尖呼喜叫。

那六女一絲不掛、忘了穿衣物的迷死人肉體,只把個突然循聲找來的大漢看得如天仙下凡,目瞪口呆。

那色相極度的誘惑,七名大漢本又是登徒子流,只看得個個如發了狂的,猛撲而到。

「嘻嘻,天上掉下來的美肉兒,大爺們可好好吃一頓了。」

「啊……救命……南哥哥啊……快來呀……」

一名大浪漢抓住錦緻姑娘,拼命的按倒在長草堆上,猛撥開她一雙玉腿兒,小穴兒展現出來,只看得大漢沒命的掏出肉棒就要刺下。

本來,照說此六女已學有絕世奇功,應是不懼這七名大漢的。奈何六女均在赤裸裸中,一時又不知所措,只一下子,個個都便成了『危機重重』了。

在毫不設防的情況下,眾女就要被強度玉門關了。

南飛雁正好適時出現,這一現,突地一聲大吼:「住手——」

這一吼,又從內力併出,只吼得眾人一陣心跳耳鳴。七名大漢如失了魂般,一時都呆住了。

六女抽空,拼力的滾出避開,一個個如哭爹喪娘,紛紛撲上南飛雁,哭泣不已的。

「南哥哥……嗚……」

「嗚嗚……南哥哥……」

「南哥哥……你要替我們報仇呀,人家小洞洞差點被他進去了。」

「南哥哥……這……這是怎麼回事呀,我們眾香谷從未有男人來過,而且一下子來這麼多男人﹖」

眾女嗔叫著。

南飛雁忙提醒她們進入洞內先穿上衣服。六女這才羞急急的奔入內洞裡去。

「咳咳﹗」

南飛雁這時故意咳了兩聲,好叫那一群呆住的色狼如夢初醒。

「小……小子,你是何人……竟敢管我們水昌派的好事﹖」

「水昌派﹖」南飛雁大叫一聲。這一下,輪到他呆住了。

他本就是水昌派的出身,而水昌派只傳一對男女,除了他就是那個師妹春蘭一個,如今怎麼會有這些大男人……

其實,南飛雁自与六女進入洞內之後,洞中無歲月,不知不覺過了數月之久,而這期間江湖中,已大大起了變化。

南飛雁出了一會神,待那七大漢暴叫一聲,出手圍攻上來時,南飛雁不由警覺的施出一記『天雷掌』。

只聽又是轟然一聲,一陣飛沙走石,慘叫聲過處,只見亂石地上東倒西零的,七名大漢碎骨分屍,血流一地。

南飛雁又是發了一陣呆,暗想﹕「天啊,這是什麼掌功,這麼驚人﹗」

南飛雁搖了搖頭,看看滿地的碎屍,不由又有些後悔不該施用天雷掌。

如今一地死屍,毫無活口,如何追問那水昌派一事﹖

「哎呀﹗嚇死人了!」石洞中,六女穿衣出來,一見滿地慘狀,尖叫一聲,呆呆看著南飛雁。

南飛雁苦笑道:「各位寶貝們﹗小兄今後不再輕易施用天雷掌了﹗」

過了不久——

當他們一行往眾香谷回奔時,卻發現了一件空前浩劫慘事。只見在進入眾香谷前,那兩旁路上的樹上吊死著好幾個武林人物。那些個武林人物,南飛雁仔細一看,每名死者頸上掛有一個『名牌』。

上面分別寫著——

少林派俗家高手『金龍手』賀形。

武當派高人『傳靖道人』。

天龍派『獨行浪人』孤獨。

青山派『浮流居士』。

威靈派『鬥雙劍無影』之一龍耀天。

眾香谷『奴僕』花姑。

南飛雁看到此,身後那六女哀叫一聲﹕

「天啊﹗那是本谷一向善良可親的花姑姑呀!」

六女悲傷著。

南飛雁這時心中已略為明白什麼的,他立即止住眾女哀叫,低聲道:「妳們先別哭,這事不大對勁。」說著,他要六女避入一亂石處。

當他正想進入谷內看看時——

從谷內通道上,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一會兒——

谷口出現了兩名黑衣大漢,及一名中年白面書生。而令眾香谷六女激動的是,那中年白面書生,如抓小雞般的,手中抓著一名眾香谷中的丫環。如此三男一女,走到了谷外,大路的中央。

一名黑衣大漢淫笑道﹕「小丫頭,我們是奉副派主令,要吊死妳這搗蛋的小丫頭片子,一方面以妳這眾香谷一名,多增添一個武林中名人,好教那些同我們水昌派作對的人有所警惕,現在,你就覺悟吧﹗」

「不不……救命呀……饒命啊……我是奉了谷主邢娘娘的使命,要送信去求援外人的,這不能怪我呀!」小婢才十三、四歲左右,早嚇得大哭。

另一名黑衣大漢,突然抓住小婢女淫呼呼的道:「好小穴兒,大爺看你長得也不錯,妳那群婢女姐妹們,連妳在內,雖已被我們長上們開苞,玩過一陣了,不過大爺還是喜歡你這小巧的模樣兒,嘿嘿!妳只要乖乖的,大爺就放妳一條生路。」

小婢女聽得呆呆的。

那名黑衣漢子已迫不及待的,就三下兩把的,把她撕了個精光。他看得口水流出來道:「嘻嘻……好肉兒……嘿嘿……」

小婢女嚇得縮作一團,慌叫著:「哎呀……不不……我還小,你們又三個人……」

那名黑衣大漢卻不由分說,從褲子裡拖出一條粗黑的大雞巴,就在這光天化日下,按著可憐的小婢女姦淫。

另一名大漢一面觀戰,一面與白面書生淫聲說﹕「小浪穴兒,妳還怕什麼呀,照說妳已被水昌派上下人,姦淫了十幾個次了,現在才三個,妳怕不夠嗎﹖」那黑衣大漢淫呼呼的說道。這還不算,只見他向白面書生一打眼。兩人立即又從褲中拖出雞巴。

那地上正狂姦小婢女的大漢,回頭一看,淫淫笑著,抱起直哭的小婢女,使她伏到他身上。那大漢躺到地上,小婢女穴兒就在上方套著他的大雞巴,小婢女一面咬牙,一面哭著說:「你們說話算話,一定要放我走啊﹗」

「嘿嘿﹗小浪穴,妳只管放心來吧!」大漢怪叫著。

小婢女無可奈何,咬牙伏在他身上緊套著。不想,她那屁股後,這時掩上另一名黑衣大浪。只見他的大雞巴一頂,頂住了小屁眼兒,那小婢心一驚,才叫了聲﹕「不不﹗那有一齊弄兩根束西啊!」

那黑衣大漢狂笑道:「嘿嘿﹗小丫頭,讓妳嘗嘗異味﹗」雙手抱緊小婢的玉股兒,大雞巴猛刺。『滋』一聲,一刺未中屁眼,滑到股溝上。

那大漢狠一狠心,口吐口水,插上女人小屁眼上,再用力翻著女人兩片臀肉,那雞巴又一頂。『滋咕——』又一聲。

只聞小婢大叫一聲﹕「媽呀……」

那小屁眼大開,狠插入一條雞巴,她的小嘴一叫,那中年白面書生,陰陰的一笑,就趁勢將他的雞巴塞入她的小嘴中。

這上下,前後分三路直攻取小穴兒,只弄得小婢沒片刻已昏了過去。

「這些該死的殺人淫賊﹗」南飛雁看得忍不住大吼一聲,人已躍到。這回,他並未施天毒一掌,但功力大進的他,一個猛撲而上時,雙手連連揮下。「拍拍拍﹗」三名惡徒立即各中一掌,兩名黑衣大漢悶哼一聲,已重傷倒地不起。

那中年白面書生武功較高,硬接一掌,人已滾出丈外,只受了點輕傷,滾地爬立而起,一面大叫﹕「來人報上名來,此處是水昌派新副座的地頭,誰敢亂來﹗」

南飛雁聞言更怒上心來!哼了一聲,一面吩咐緊隨過來的六女,扶起小婢女,他仰天怒道:「惡徒,你聽清了,我乃臥龍山天台峰,真正的水昌派主——南飛雁岳劍峽是也。」

這一報上名號,那中年白面書生呆了。他心想:「這水昌派,自我加入以來,數月之久,從未聽過派主是年青的男人呀!況且數日前,我曾與副派主上官莽上總壇見過派主,那派主分明是個女孩子,這……這個人……」

中年白面書生細細打量南飛雁。因為恐怕是派主女扮男裝而來,但一會兒,他愈看愈不像之後,這才又膽大狂妄起來,恨恨說道﹕「小子,你敢冒充本派主之名,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想想我水昌派數月以來,橫掃武林,已消滅了不少門派,除了今天這個眾香谷一派是近日方收拾的,你這又算是什麼東西﹖」

南飛雁這一聽,又驚異無比。想不到眾香谷已被毀,武林中亦已鬧得腥風血雨了。如此這個水昌派為害武林,殺滅各門各派,到底是誰在主使,竟有如此驚人威力,難道會是師妹春蘭嗎﹖

南飛雁想到此,不由打個寒顫,心中道:「以水昌派的武功,加上群魔助陣,天啊,那將是一場武林浩劫,莫非是師妹由愛生恨,造成殺孽……」

南飛雁這一驚非同小可。他已感責任深重的,突的一個奇快進撲,一把抓住那嚇呆了的白面書生,大喝一聲道﹕「從實答話,否則這一抓下去,必會腦門開花的。」

白面書生嚇得大叫﹕「大……大俠饒命……你問吧!」他口裡說著,全身直在顫抖。

南飛雁恨恨道:「你叫什麼﹖」

「我我……我叫白骨書生,是白骨靈魔的大弟子﹗」

「哼﹗數十年前臭名遠播江湖的探花靈魔白骨老鬼嗎﹖好,你們算是水昌派的什麼人﹖派主是誰﹖」

「我……我師父亡骨靈燒,乃水昌派十大護法之一,水昌派主是一個姑娘叫什麼春蘭姑娘的。」

「你此話當真﹖」

「真的。」

南飛雁說:「好,再問你一次,你們水昌派總地在何處,還有此眾香谷的女人生死如何﹖快說﹗」

「水昌派總地在淮陰斷魂岩上,眾香谷女人多半安全的,被禁在谷內的後房之中。」

「好,饒你半個狗命!」他恨恨的放開了白骨書生,並廢了他一身武功。

那中年白骨書生費力的往谷外逃去。

「哎……」南飛雁忽地仰天長嘆。

「哎﹗這一場武林浩劫,該算是我南飛雁引起的,如今,也唯有我去消彌了,以免長期血腥下去。」南飛雁沉思著。

那六女又圍了上來。南飛雁看看她們,這才想起該先救救眾香谷遭劫的女人。

於是——

在進入眾香谷時,被水昌派的手下發覺,而立即陷入一片混亂中。

以六女現在的功力,一套絕世金刀法、神龍步,對付二十餘名黑衣水昌派的爪牙,已足足有餘。

南飛雁則趁此時混入內房中去查看究竟,過前房大廳時,又見了一幕令他十分憤怒的『活春宮』。

那大廳之上,圍坐了七八個武林高手,這些人南飛雁雖不識,卻已看出是邪派中主要骨幹人物。

這些水昌派高人,此時正沉迷於玩弄女色之中,毫不關心房外的大混戰。

這些色狼們,各人懷中抓著一個赤裸裸的眾香谷美人婢女,一面玩弄著,一面在飲酒談笑:「嘿嘿﹗靈魔老鬼,你說我們要等上官莽副座吃上一遍眾香肉,才輪到咱,但副座為何還不來﹖」

「黑無常,你急什麼,那些美人個個如天仙般,不好好品嘗,豈能胡亂的搞一通。」

「嘿……去你的,我黑無常只要有個洞入,管他什麼美不美,就算她娘的五代同堂,老子也上下通個勁。」

「嘻嘻,不錯,我白無常就喜大小通吃,我們黑白無常就好此路,才合得來大幹一番。」

黑白無常也是武林中再現的魔頭,他們正在色談著。忽地身邊傳來一聲慘叫。兩人一看,更是淫笑連連。

但見另一名黑臉短下巴的老者,生得個大陽物,硬生生的弄入一名婢女的屁眼中去了。那粗大的東西終於整根插入了女人屁眼了。她哀叫一聲,活活昏了過去,那屁眼的血水流出。

但那黑臉的漢子,卻仍自顧自的刺激,抓緊她的白屁股,狠狠的抽插著,且一面淫叫道:「嘿嘿﹗我這飛天鼠,就偏与你們不同,老子偏好後庭花,幹門兒,嘿嘿嘿﹗痛快……」

「呸﹗你這愛吃便門的老鼠!」一名紅臉突眼的大漢,正拿著雞巴硬插著一名婢女的嘴巴,他一面頂著,一面回頭淫罵著。他另一手抓著女人的頭髮,抓得女人痛哭起來。

那婢女拼命的給他含雞巴,含得他樂道﹕「大爺我『赤面虎』就愛看女人吹簫,如何﹖比你們更有味,更刺激肉感吧,嘿嘿嘿……」赤面虎淫笑著。他一面狠狠的插著小婢女的嘴。

一旁那坐前邊的白骨靈魔,這時也按著一名婢女坐上懷去。『滋』的一壁,小穴插入了大東西,他一面按弄女人的屁股套動,一面笑對赤面虎說道:「赤面老鬼,你愛這吹簫法,小心弄住女人的氣,就沒得樂了。」

赤面虎正拼命頂動著身軀,一聽,忙撥開她的頭髮,一推她的頭,『叭』的一聲,陽物也滑了出來。

婢女的小嘴漲得大大的,那一隻妙目早翻白了半天,活活的被他的大雞巴插斷了氣,真的沒樂子尋了。

「去妳的,裝死!」他不由憤怒咆喝一聲,狠狠地踢了她一腳。

接著,向房內大叫道:「一來人呀﹗再抓一名婢女來。」

廳堂門一開,爬進來一名手下道:「不……不好了……各位護法爺……外頭突然來了些年青高手……好……利害呀……我們擋不住,已快到房中來了!」

那赤面虎一聽,更是大怒。他大步上前!一把抓起這名爪牙道﹕「滾你娘的﹗小小的年青人就擋不住,那如果又來了各派高手,你們不通通完了嗎﹖」

「不不不……這回來的年青人……大不相同……」

「去你的,什麼不同﹗」赤面虎叱喝一聲,他一腳又踢了那名爪牙一下。等他怒吼吼的出了房門時,卻不由得呆住了。

原來那錦緻六女,已殺近門前來。

那六女一個個美如天仙,只把個赤面虎看得猛一呆,接著,如見到糖蜜般歡呼一聲說:「我……我的小媽呀…那來這麼多吹簫的貨色﹖」他這一呼,呼得內廳群魔爭先恐後的跑出來。

南飛雁看看事不宜遲,不再理外面的所事,忙向後房而去。

不一會,到了後房中,果然發現了那些有過肉合的大美人們。

而最令他憤怒的是——

這些個美人兒,一個個都被『大』字張開四肢,特別墊高臀部,凸起下體,綁在分列成一排,排列起來的座椅上。

正在對她們肉體百般逗弄的水昌派副派主,竟是曾經被他一掌擊走的『淮陰一虎』上官莽。

如此看來,上官莽既為副派主,那麼一定和春蘭師妹合姦,而也陷師妹火上加油中,才弄得如今這腥風血雨。

南飛雁這一怒,把恨全出在上官莽身上。但他忍住氣,靜靜地看他在做些什麼。

但見娘娘綁坐在正中,那一邊,六女徒們在她身旁分兩排下去也坐綁椅上,玉門大開的,也時而憤怒、時而哭泣的羞惱著。

她們的的大腿都在最開的位置,無論陰毛長短疏密,都可以見到那充血的肉洞口,那洞口大張,清楚的見到從洞裡流出淫液浪汁,順著會陰流到椅子上,其中邢娘娘流得最多。

其實在南飛雁未到這裡之前,上官莽早將這七名眾香谷首要女人大小通吃了。這上官莽也從春蘭那裡學得一招忍精大法,這七名女子在這種羞人的綁姿下,雖然恨得要死,卻無可抵擋,任上官莽想玩那個就姦那個,要插就插,要抽就抽。那根大雞巴行功後粗硬無比,對著這群女人狂舞了一輪,莫說眾香谷六名女弟子吃盡苦頭,就連谷主邢娘娘在心猶不甘的情況下,也痛恨交加。

這時上官莽又拿出一支羽毛,對著谷主邢娘娘那迷人的肥穴兒,一陣勾挑,刷弄著,並淫笑著道:「大美人兒,妳這隻妙穴兒,比妳那六名大女徒的穴兒,肥美多了,我勸妳還是乖乖的順從了,好好的同我一樂,否則,嘿嘿﹗本副座就挑逗得妳欲仙欲死,吃不著,浪水丟盡而死,嘿嘿嘿……」

邢娘娘怒罵著道﹕「該死的東西,你盡管沾污我們師徒吧,不久,你們將遭受武林公憤,得到惡報的下場﹗」

上官莽聞言大笑道:「什麼武林公憤,嘿嘿,各門各派,數月來已在我們各個奇襲下,元氣大失,那還有心力起什麼公憤﹗」

他得意的笑著,又道:「嘿嘿!老實告話妳吧,過些時日,天下就只歸我們水昌派了,那時……嘻嘻,別說妳們歸我用,本副座還要搜盡天下女人,好好幹一場,嘻嘻……

突然一個響亮的聲音﹕「那時你上官莽早成枯骨了!」

他嚇一跳,忙道:「什麼人﹖」

「哼﹗曾經賞你一掌之人。」

「啊——」上官莽只感全身一涼,硬著頭皮一看——

南飛雁就住地破窗而入時——已如鬼魂似的出現在他的身後。

「姓上官的,老實說,在下師妹搞這一水昌派,走火入魔是不是你從中助焚引起的﹖」

「哼﹗南飛雁,你少神氣,上官大爺現在可不怕你﹗你那師妹!由愛生恨,是我火上加油,你又能如何﹖嘿嘿……大爺告訴你,你那師妹可肉緊得很,大爺連玩了她三大件,可真有趣呀……嘿嘿……」

南飛雁暴喝一聲﹕「住口!」

然而,那上官莽持著在春蘭手頭學得一點武功,不知死神已來臨了,以為趁此羞辱南飛雁,也等於是報了那一掌之恨,他繼續說道﹕「你那師妹,已在和我耍樂時,被我制服,現在還關在天台峰石洞,等我在這裏玩夠,再去和你師妹……」

「閉上你的狗嘴﹗」那南飛雁這一激怒中,突地大喝,就要施出天雷掌。

上官莽竟低吼一堅,突然先下手為強,伸手抓住壁上的一把長劍,『刷』地一聲,劍花千朵閃光猛刺而上。

南飛雁急怒攻心,一出手就是狠招。他一咬牙,腳用神龍步奇學,一閃而過,大喝道﹕「你這該死的賊種,去吧﹗」

只見南飛雁雙掌如驚濤巨浪般猛推出——

『轟……』又是一聲巨響。但見那上官莽直如斷線的風箏般,合著破窗牆倒中,一路狂飛出去!到處是一片血跡肉醬,看得人心驚肉跳。

南飛雁仍餘怒未平的,直盯著那破窗外。

直到房中眾女回過神來,邢娘娘一聲驚呼﹕「天啊﹗南哥兒,你哪學來百年失傳的天雷掌呀﹖」

邢娘娘畢竟是老江湖。她早年出道即風聞此天雷掌之失傳與其驚人之處。

邢娘娘這一呼——

南飛雁這才回過神來,對著一字排開的那一列美女肉門陣,不由苦笑了笑,忙著替她們解綁,恢復自由。

諸女這一獲救,自然免不了暢談一番。

然而事正急中,南飛雁只略述了那困住石洞內經過,一面要諸女手提兵器,立即追到前房來。

邢娘娘怪笑說著﹕「哎呀……小色爺……你說困在魔洞,達數月之久,那麼,我那六個小女徒豈不…豈不……」

南飛雁不由得捏了她一下尖肥肥的酥胸,道﹕「這也是順其自然,孤男寡女處一處,自然通通吃了也。」

「哎呀,南……」邢娘娘幾乎要變臉了。但等她一出前廳——傻了。

她的六名小女徒,竟然用的不是她眾香谷武學。而且,使出的奇異刀法與身法,竟使幾個老魔頭連連後退。

邢娘娘大驚叫﹕「這……這是怎麼回事﹖」

南飛雁笑道:「這叫金刀法與神龍步。」

邢娘娘失聲道:「金刀神龍……啊呀﹗那是百年前一代武林奇人啊﹗」

南飛雁得意的道:「不錯,所以呀﹗大寶貝兒,妳那六個小女徒弟,今後可能要光大眾香谷一派了。」

邢娘娘聽得好不興奮。她一心要重振她一派的門風,來此避隱時,就曾聞說魔洞地方,有一武林奇人在此隱沒良久。想不到,她今日竟能得遇奇綠,她喜而忘形的,待南飛雁從懷中取出秘笈交給她後,她拼命抱緊他狂吻。

鬧得南飛雁不由紅了臉。

她一面分析那秘笈中的武功,天雷掌適合男性習之,女性不可,反之必制不住陽剛之火,而走火入魔。

邢娘娘感激的道:「我明白,我了解了,就以那金刀法、神龍步,以及我那根基,習出那陰柔氣功,就足以氣蓋武林了,這一切,真謝謝你,南哥,你是我眾香谷的大恩人。」

「咳咳﹗大寶貝兒,先別謝,要謝我的話……」南飛雁突然神秘的在她耳邊說﹕「待過了今兒的事之後,今夜裡,妳就聯合妳那十二名美女徒,我們開個無遮大會,慶賀一番吧」

「你——」邢娘娘呆了呆,臉色漸漸紅起來。

南飛雁忍不住笑拍她的肥臀,又低聲道:「並且今夜裡,給我好好玩妳那三大件,如此就心滿意足了。」

「你——哎哎,你這小色鬼﹗」邢娘娘羞啐了他一口。

這時前廳門外,眾香谷十二名女弟子加入戰圍。

那些個老魔頭個個心癢癢,卻吃不上,抓不到的。一陣激鬥後,恨自心生,也不再憐香惜玉的,齊齊施出絕招,那勢頭簡直就要制眾女於死地。

南飛雁看出不對,馬上加入戰圍。

突見那白骨靈魔運出數十年之氣功,聚於雙掌上,暴叫一聲,猛推向錦緻姑娘身上。

南飛雁忙大叫﹕「錦緻,快施神龍步,凌空飛避﹗」

這白骨靈魔的內力畢竟不凡,就在錦緻飄身躍起時,也被那股陰寒勁掃向足下一聲嬌呼,控制不住去勢。

南飛雁忙奮力縱出,險險的接住了錦緻的嬌軀,而避開了那摔下時、頭下腳上的傷厄。

「哎呀﹗南哥哥,你又救我一次了﹗」那錦緻姑娘一入郎抱,喜呼呼的嬌叫一聲,竟仰唇『嘖』的親了他一下,使得他又臉熱熱的。

邢娘娘呆望著。六個大的女弟子,心裡一陣怪不是味道。

而那幾個老魔頭,更怒火上升。白骨靈魔欺身過來,暴叱著道:「那來的野小子﹖」

南飛雁忙放下錦緻嬌軀。

不想錦緻有意激怒他,忽的浪浪說道:「好哥哥……你快快收拾了他們這幾個臭色鬼,妹子夜裡好侍候你過舒舒服服的,嗯哼……」

白骨靈魔怒吼著:「浪丫頭,妳騷妳浪,老子待會不搗出妳騷花心才怪!」運內家氣功,大喝一聲,雙掌打了過來。

南飛雁忙一把推開錦緻姑娘。他也低喝一聲,不敢大意,運出六成天雷掌勁。

兩下裏這一對掌,只聞:「轟……」

「啊呀……」一陣狂風過處,只見白骨靈魔哀叫了一豎,竟雙掌折斷,痛得滾出丈外,昏死了過去。

反看南飛雁這一方,只是身子搖了搖,仍立足不動。

「天雷掌﹗」一旁其他的老魔頭也忍不住驚呼了。

南飛雁這一得勢,立即信心大增,往其餘那些魔頭逼去。

「小……小子,你是金刀神龍的……傳人﹖」

「不,黑無常,這小子才不過二十出頭,那金刀奇人乃百年前古人,豈會是他的師輩……」白無常盯了黑無常一眼。兩人突地大喝一聲,雙雙出手。

南飛雁冷笑一聲,天雷掌用出八成勁道,迎了上去。

只聞又是『轟』然巨響。

兩聲慘叫中,黑白無常手折,口吐鮮血,橫屍當地。

好利害的天雷掌!

好霸道的天雷掌!

剩下的老魔頭,心知厲害,跑得快的,個個溜之大吉了。

南飛雁趁機高聲說:「魔賊們,你們注意聽住了,在下也不想多造殺孽,只奉勸你們洗手歸山,否則,休怪我手下無情。」說著,南飛雁施出十成天雷掌力,只見他猛喝一聲,那掌勁如排山倒海,竟劈倒一大片圍牆。

那些個魔頭這方心服口服,高聲道﹕「我們誓退出江湖,不再作孽就是。」

叫著——

不一刻,人已消失眾香谷外了。

此刻,夜已漸來臨。

邢娘娘忙著吩咐眾人清理眾香谷內外,不久,大地一片黑暗後,眾香谷又恢復往日一片歡樂。

待一切安置妥後,南飛雁一人躺在前房一客房內,一面準備吃晚飯,一面望著窗外沉思著。

「哎﹗待過了今夜,明天就去和那師妹一見,哎﹗師妹妳也太倔強了,愚兄自覺也愧對於妳,然而妳這樣做,弄得天下不寧,又以水昌派之名闖下如此孽禍來。為了天下安寧,我一定要阻止妳……」南飛雁靜靜思索著。

他想,如果去向師妹認錯,而她一直倔強下去的話,說不得只好代師懲罰,並恢復水昌派的清白。

南飛雁暗暗決定時——

房門一推,進來那迷人的邢娘娘。今夜裏,這美婦人打扮得艷麗動人。

南飛雁一見如此美色,不由把心事暫置一旁。他那風流天性又起,一抱摟過邢娘娘,就上下其手一陣。

一會兒,邢娘娘嬌喘噓噓白了他一跟,一手拉出他那深入裙下的毛爪子。「小色爺,開飯了,先同我吃了再說吧﹗」

「是是……是先『吃』了再說吧﹗」

「去你的﹗」邢娘娘啐了他一口香氣。

不久,兩人來到了煥然一新的後房大廳中。

南飛雁步入了那擺酒菜的大廳時——

乖乖!好一付迷人的場面。

只見那眾香谷十二名女弟子,竟一字排開站著,全身赤裸著,如一道肉屏風般的,恭迎他入席。

南飛雁呆呆的望著那十二具美麗肉體。等他回過神來,坐入席中後,一生迷人的嬌笑,邢娘娘竟也脫光了衣物,一屁股坐到他腿上。

「咳咳……妳……妳們當真……」

「小色爺﹗你不是要我們開無遮大會慶功嗎﹖」

「哎呀……我的小媽……我是……」

「好了,先吃吧﹗」

「吃﹖」南飛雁楞楞的,心中慾火一升。

「去你的,我叫你吃飯呀!」邢娘娘嬌啐了他一聲,一面多情的送酒送菜。

南飛雁一面受寵若驚似的,一面忍不住那把火,吃了一會,便輿四周的美肉兒依偎一起。

邢娘娘識趣,馬上向大女徒佩春和二女徒宋翠玉示意。

二人忙左右上來,挺著兩對大白乳房,供南飛雁一邊吃酒,一邊吮一下那美乳房一下。

邢娘娘則一面為他脫衣裳,一面吃吃笑道:「小色爺﹗這樣吃奶喝酒的味兒不錯吧﹖」

「哎呀!妳們這一浪,可勾走我的魂魄了。」

邢娘娘白了他一眼,當她拉下他最後一條內褲時,低頭一看,浪笑一聲,只見那雞巴已沖天而起。

『嘖』的一聲。邢娘娘淫蕩的吻了一下大雞巴。

一會兒,她又說:「好人,今夜裏,就算報答你,我們師徒定讓你過足癮。」

邢娘娘說著,媚眼又向眾女勾了勾。

立即,南飛雁如失魂般。只見佩春姑娘竟也主動伏在他的膀上……那香唇兒『嘖』一聲含入大雞巴,一陣吸吮著。

「好好……夠勁……好好……」南飛雁笑得叫聲連連。

接著,佩春吐出人雞巴來,那第二女徒宋姑娘,馬上接了過去。『嘖嘖』又是一陣猛吹簫。只吹得南飛雁幾乎耐不住要插穴了。

一會兒,輪到丁玉仙姑娘,她含著雞巴吸呀吸的,吸得南飛雁直抖,他忙運功定住激動心情。

接著換上第四女徒來吸吮。這妞兒一含住雞巴,就猛套呀套的,並且還用兩片嘴唇擦弄著,『咕』又吃進去,一陣狂套的,套得南飛雁忍不住伸手去抓她的奶子。

『嘖』的一聲。單丹吐出了大雞巴頭子,媚眼勾了勾,勾得南飛雁低聲道:「好浪貨﹗」

接下來,由那羞答答的木梓姑娘也用嘴含著雞巴。這妞兒一付羞吃雞巴相,雖『口藝』不精,但那一付羞吃雞巴態,倒也令南飛雁大覺受用。

跟著換上第六女徒,長著兩隻勾魂的妙目兒的葉藝文姑娘。南飛雁要她一面拋著媚眼,一面吃著大雞巴。如此只迫得葉藝文羞含著,一面捏他表示不依。

緊接著是那第七女徒——愛媛姑娘。這妞兒!倒浪野得很。她一面吃入大半條雞巴,就也一付惡鬼相,含得南飛雁酥麻顫抖。忍不住一推玉臉兒,抽出了大雞巴。

南飛雁喘了一口氣說:「好好……寶貝,夠了,你再狠吃下去,要給妳吃掉了。」

『卜滋﹗』眾女下由嬌笑出聲。

那愛媛姑娘這才羞打了他一下,一扭玉屁股兒,縮退開去。

輪道到孫美這妞兒,吹簫另有一套技巧的。她是一下一下慢吞吞的吃著。一會兒!吐出大雞巴來!一個動的,盡吐著舌尖,由大雞巴頭子舐弄起,一直到雞巴根下的雙卵兒。『咕』竟也吃起雙卵來了。

南飛雁高呼道:「好,好功夫﹗好嘴功!」

「呸﹗不來了!」孫美被南飛雁這一稱贊,只羞得忙吐出雞巴退去了。

南飛雁有些不捨的看看他。

直到第九名女徒歐陽萍姑娘進來含住雞巴後,南飛雁才領受到歐陽萍姑娘的另一套吹簫妙法。

歐陽萍也是溫柔的慢吃法,且一付羞死人吃相,南飛雁興來,朝上頂了一下,頂得她哎哎直叫。

最後,迷人的小嘴吐出雞巴,狠啐道:「你壞死了,想用雞巴殺人呀!」

『卜滋﹗』眾女又是一聲啐笑。

接著是那充滿性感動人的錦緻姑娘。這妞兒吸得雞巴緊緊的,一吃上就不吐出的,一直吸到兩片迷人的嘴唇都發酸了,才肯吐出來。

緊接著那甘妃姑娘也吃緊了大雞巴,套呀套的,套得兩片香唇兒麻呼呼的,才吐出濕濕的大雞巴。

到了這時,包含邢娘娘在內,那雞巴經過十二美女吹吸一陣後,南飛雁再有耐性,也漸發狂了。

於是,眾女輪留上陣,南飛雁也運起神功應付,花廳中一片抽唧聲響,挨插中女子呻叫,眾嬌娃旁觀時打趣驚呼,種種怪聲綿綿不絕﹗

花廳中燈火通明,南飛雁一根玉莖,穿插十三女體之間,連送酒上來的小婢也被叫住一試,淫樂盛景,眾香谷內前所未見。

次日,南飛雁岳劍峽記挂小師妹春蘭,也不與邢娘娘及眾美道別,直奔臥龍山的天台峰而來,果然在石洞中發現奄奄一息的春蘭姑娘。

那春蘭穴道被點數日,若非內功深厚,早已一命嗚呼﹗

春蘭姑娘面對前來搭救的師兄,百感交集,無言以對﹗

自此,天台峰又出了一位神尼,眾香谷也多了一個常客。

京城中某高官的頭顱不翼而飛,武林中則太平了一段不短的日子。 

======================================================


18疯情,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佚名武俠小說(下) – 18疯情-情色文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