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大生恥辱- 18疯情

学生校园 18疯 2年前 (2020-06-21) 222次浏览

第一回 惡少江龍

上海第二大學的學生社團中心。晚上九點半。

三樓的「野人」酒吧裡,坐著大約幾十個各院系的學生。這裡是學校最受歡迎的酒吧之一,來這裡的學生以一對對的情侶居多,當然也有許多單身的男生來這裡碰運氣。而今天,他們確實飽了眼福。

男生們偷偷摸摸或是大膽的色迷迷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酒吧最裡面的一個角落,那裡坐著兩男兩女。

兩個女孩子是外文系的肖揚和梁婉儀,都是學校裡男生BBS上選出的「上二大四大美女」之一。兩人都讀大二,且非常要好。兩個女孩的個頭也差不多,都是1米68左右的高挑身材,有著非常修長迷人的美腿。

梁婉儀今天穿著短裙,白晰勻稱而曲線優美的長腿露在外面,令酒吧裡的男生都情不自禁要多看兩眼。而肖揚則穿著緊身的牛仔褲,緊緊包裹著她的長腿和豐滿微翹的屁股。

坐在她們身旁的男孩,一個是現在讀大三的法學院的學生會主席李浩,是肖揚的男朋友(他自然令別的男生妒忌得發狂);另一個是梁婉儀的高中同學,日文系的李柯,同高大英俊的李浩相比,他顯得有點猥瑣。

「你真的答應同江龍比試?」李柯道。

李浩點點頭。

「浩,他是校長的侄子呀。」肖揚充滿關切地望著李浩。

「我知道,」李浩握住肖揚的纖纖小手︰「就是因為他仗著是校長的侄子而為所欲為,才應該壓壓他囂張的氣焰。」

「不過這小子也是不像話,才大一就這麼狂!」李柯道。

「我支持你。」梁婉儀優雅地交疊著兩腿,喝了口橙汁道︰「有什麼了不起的,教訓教訓他!」

「你看,有梁大千金小姐替我撐腰,你還擔心什麼?」李浩笑著說。

梁婉儀的父親梁益民是日本昌永財團在上海的中方總經理,這在學校裡也早不是秘密,因為梁婉儀在高中的時候就替昌永財團的雅柔系列護膚品做過上海的形象代言人,她靚麗純美的形像已經幾乎成為了每個男市民的心中偶像了。

肖揚依然是顯得很擔憂的樣子。

就在這時候,一個穿得很酷的高大男孩走進了「野人」酒吧。酒吧裡的學生立刻議論紛紛起來,因為進來的男孩就是「校長的侄子」°°現在新聞學院讀大一的江龍。

江龍的身後跟著兩個打手模樣的人,這兩個人從初中開始就跟著江龍,他們沒考取高中,全靠江龍替他們安排工作,現在索性什麼都不幹,就跟著江龍,做他的死黨。

江龍霸道地揀了個位子坐下,要了三杯飲料。他眼光色迷迷地掃了掃周圍的女生,很快便看見了角落裡的肖揚、梁婉儀和李浩。江龍立刻吹了一聲很響的口哨,站起來朝他們走去,李浩也站了起來。

酒吧立刻騷動起來,因為江龍同李浩約定在本週日單挑籃球的事早已經傳遍了全校。不僅因為李浩一直是上二大的籃球明星,更因為許多人看不慣飛揚跋扈的江龍,都希望李浩為大家出口氣。

「希望到時候你不會嚇得不敢來啊!」江龍虛假地大笑著說。

「小子,不會讓你失望的!」李浩冷冷道。

江龍眼睛從上到下地盯著肖揚色迷迷地看了一番,道︰「肖揚小姐長得可真迷人啊!」

「這與你無關。」李浩大聲道。

江龍大笑起來︰「別激動,週日見!」說完帶著兩個打手離開了酒吧。

李浩他們復又坐下。

「真不是個東西!」梁婉儀道。

「禮拜天有他好看的!」李浩輕蔑地說。

四個人又說了一會兒話,肖揚起身去上洗手間。酒吧裡的男生都目送肖揚邁著修長的雙腿翩翩地走出酒吧。李浩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而這後來被證明是極其錯誤的。

第二回 強姦對手美麗的女友

洗手間在走廊的另一頭,肖揚走過迪斯高舞廳和撞球房,就在她走到電梯門口的時候,電梯的門打開了。肖揚沒有去注意電梯裡是誰,可是電梯裡卻突然伸出一隻粗大的手抓住肖揚的手臂,將她一把拉進了電梯。

肖揚驚叫了一聲,但是卻被迪斯高舞廳裡傳出的震耳欲聾的音樂淹沒了,李浩根本不可能聽見。

肖揚被拉進電梯,立刻被一隻手粗暴地摀住了嘴,然後一把冰涼的刀子架在了她白晰纖細的脖子上。肖揚從來沒有碰到這種事,嚇得花容失色,她看見除了制住自己的人外,另外還有一個人,那人按下了去七樓的按鈕。那是小電影廳,現在早已經結束了放映,應該沒有任何人了。

學校的電梯裡沒有裝監視器,兩個歹徒又有刀,肖揚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她只有拚命地盯著其中的一個歹徒看,希望能認出他或是記住他的樣子。這一看頓時讓肖揚充滿了涼意,因為她認出來,那個歹徒就是剛才跟在江龍身後的打手!難道是被江龍劫持了?

電梯停在七樓,那裡果然沒有人,兩個人架著肖揚將她押入放映廳裡。穿過空無一人的一排排座位,肖揚被押進了放映機房裡,機房裡,一個男孩微笑地坐在那裡,不是江龍又是誰。

「歡迎肖揚小姐!」江龍色迷迷地看著因慌亂羞澀而更顯嬌俏的肖揚。

「你……想幹什麼!」肖揚盡量裝出鎮定的樣子。

「你說我想幹什麼呢?」江龍又發出了令人討厭的笑聲︰「李浩這個傢伙很有種,居然想跟我鬥,我很喜歡。」江龍翹起二郎腿繼續道︰「我就喜歡和人斗的感覺,喜歡戰勝對手的感覺,喜歡羞辱對手的感覺。」

「你最好馬上放了我,這裡是學校,你別亂來!」肖揚微微顫抖地說。

江龍並不理睬她,繼續說︰「李浩是個難得的對手,所以我要好好跟他鬥一鬥,慢慢折磨他、羞辱他。肖揚小姐,你說要是我搞了他的漂亮心愛的女朋友,他會氣成什麼樣子?」

「畜生,你太放肆了!」肖揚拚命掙扎,卻哪是江龍兩個膀大腰圓的打手的對手。江龍大笑著站起來,走到肖揚面前,伸手去摸她高聳的胸部。

「別碰我!」肖揚嬌叱,無奈兩手被人制住,江龍的手隔著衣服一把捏住了她的乳房。肖揚又羞又憤,她知道被自己男朋友的對手污辱會令江龍有多大的快感,又會令李浩多麼恥辱和痛苦,所以嬌弱的她使盡了力氣掙扎。可是不管她怎麼扭動她的嬌軀,江龍的手依然自如地摸弄她的乳房。

肖揚羞澀難當,抬起修長的玉腿朝江龍蹬去,江龍早已經料到,側身一閃,然後伸手捉住了肖揚纖細的腳踝,他手使勁向上一舉,肖揚便被迫高高地抬起了她的一條長腿。像肖揚這樣溫柔的少女,雖然是憤怒地攻擊卻也是優雅得無力,此刻被江龍輕鬆地捏住腳踝高分著玉腿,更加顯得嬌美動人。

「放開我!」肖揚漲紅了臉,掙扎著擺動她的長腿。

江龍滿足地看著肖揚掙扎了一會兒,然後他放下了肖揚的腿,欺近肖揚的身前,這樣肖揚便無法使力踢他。江龍伸手到肖揚的纖腰去解她的皮帶。

「不要,求你了,不要!」意識到掙扎不過三個男人的肖揚終於開口哀求。

江龍當然不會停手,他熟練地解開皮帶,然後一下子將肖揚的緊身牛仔褲和白色的小巧內褲一齊剝到了腳踝處。頓時,一雙光滑白晰、曲線優美的長腿便裸露在了江龍的面前。

「畜生!」肖揚絕望的嬌叫,拚命夾緊兩腿。

江龍欣賞著肖揚的美腿和下腹部的一撮黑色的恥毛,「太美了!」江龍讚歎道︰「真不愧是我們學校的四美之一啊!」

「不要……求求你!」肖揚哀求。

「我見過那小子打球,」李浩對李柯說︰「他動作很花,可是並不實用。星期天一定打得那小子討饒。」李浩做夢也沒有想到,此刻他嬌美可愛的女朋友卻正在向他的對手討饒。

「唰唰」幾下,江龍的手下便將肖揚的衣褲全部剝去,美女肖揚終於赤身裸體!

「畜生!救命啊!浩,救我!」肖揚哀叫掙扎。

江龍使個眼色,他手下放開了肖揚,掙脫了的肖揚下意識地向門口逃去,才發現自己一絲不掛。原來淫棍江龍就是想欣賞修長的肖揚裸體奔逃的美妙景像,肖揚的雙腿又長,屁股又翹翹的,哪怕是奔逃起來也是優雅無比,更何況她還羞澀地刻意夾緊玉腿,更顯得撩人。

肖揚跑到門口,門當然鎖住。她絕望地看著江龍逼來。

「江龍,你會後悔的!」肖揚哀叫。

「打籃球其實最重要的是跑動,要積極地跑動……」李浩向李柯解釋。

「畜生!」美麗的肖揚絕望地在放映室狹小的空間裡「積極」地跑動,躲避著故意不捉住她的惡少江龍。可是嚇得花容失色的肖揚並沒想到,她這樣裸露著迷人的玉體在江龍面前奔逃,其實令江龍得到更大的快感。

江龍滿意地看著學校裡出了名的長腿美眉肖揚裸露著修長玉腿奔逃著,豐滿的胸部隨著身體的起伏而撩人地晃動。

玩夠了以後,江龍叫手下捉住肖揚。

「放開我,你這個混蛋!」被重新捉住的肖揚嬌叱。

「肖揚小姐,現在,就讓我來欣賞一下李浩同學那嬌美無比的女朋友的身體吧!」江龍淫笑說。

「你敢!」肖揚夾緊了玉腿。

江龍向手下使了個眼色,兩人會意,各使力氣將肖揚轉過身,然後一踢她的後膝,肖揚便被迫跪倒在地上,然後按下肖揚的頭,這樣,肖揚的裸露的屁股就被迫高高地撅了起來,她一直夾緊玉腿想保護的那胯間的粉紅色的肉縫和菊花蕾也都無奈地張了開來。

「江龍,你是畜生!」被弄成如此羞恥姿勢的肖揚羞憤欲死,淚水終於從她美麗的眼睛裡奪眶而出。

「哈哈哈,打得那小子跪地痛哭!」李柯說道。

「對!讓那小子跪地求饒!」李浩躊躇滿志地說。他哪裡知道,此刻自己心愛的女友肖揚卻跪在「那小子」面前,把她最神聖隱秘的羞處毫無遮掩地露給了他看。那裡就連他都沒有看到過,肖揚最多只在夏天她穿迷你短裙的時候讓他把手伸進她的內褲裡去過。

「畜生!」肖揚含淚嬌叱。

江龍的兩個手下跟隨江龍多年,許多事早就駕輕就熟,兩人將肖揚按倒在地上,分別在兩邊,各用一手將肖揚的玉手扯開,又各用一手捉住肖揚的腳踝,將肖揚兩條長腿分成超過120度。

江龍淫笑著,趴在肖揚分開的兩腿間︰「怎麼樣,肖揚小姐,現在有什麼感想,即將被自己男朋友的敵人強姦?」

「不要,求你了,啊……啊!」肖揚絕望地叫,因為江龍已經伸手逗弄她的兩顆粉紅色的乳頭。

肖揚咬緊嘴唇,無奈地任由江龍玩弄她的身體,不一會兒,她的乳頭便硬了起來,可憐她只被李浩撫摸而硬起來過的乳頭,竟然今天被這個惡棍弄得硬了起來。江龍於是兩手下行,探入肖揚的胯間,撥開了她的兩片陰唇,又開始老練地逗弄她的陰蒂。

肖揚自然對眼前這個校園惡少討厭之極,可她畢竟是個21歲的青春少女,被江龍這麼有經驗的老手逗弄她最敏感的地方,還是不可避免地產生了一種生理上的快感。

「不,不!」肖揚絕望地喊,可是那花瓣裡還是不爭氣地流出了蜜汁。

這正是江龍期待的︰「要是李浩知道他心愛的女友被我搞硬了乳頭,搞出了蜜汁,不知道會氣成什麼樣子!哈哈哈哈!」

兩個打手也在旁邊陪著乾笑。

江龍拉開褲子拉鏈,終於掏出已經堅挺的粗大無比的肉棒。他用兩個大拇指將肖揚的肉縫撐到最圓,然後將大雞巴捅了進去。

「浩,救我……」肖揚淚流滿面,終於絕望地喊著李浩的名字︰「啊……啊……啊……啊……」

江龍帶著無比的滿足,將他碩大的陰莖插入了肖揚處女的陰道的深處……

「那混蛋如果想進步一些的話,」李浩對李柯說︰「應該去練連腰腹力量,這樣才能做好空中動作……」

江龍使出「腰腹力量」極爽地在肖揚緊繃的處女的陰道裡抽插,終於被辱,還被奪去了處女貞潔的肖揚羞憤欲死,加上是第一次,疼痛異常,所以立刻神智模糊,幾乎昏去。

江龍狂幹猛插了約十多分鐘,終於感到一陣極度的快感襲來,他將大雞巴拔出,迅速跨騎到肖揚的胸口,將神志模糊的肖揚的櫻桃小嘴扒開,把雞巴捅了進去。

「啊……啊……啊……」隨著一陣快樂的號叫和抽搐,校園惡少江龍將一股污濁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學校無數男生夢中情人的美少女肖揚的嘴巴裡。肖揚在迷糊中感到一股灼熱的液體直衝喉嚨,她無奈地喝了下去,喉間痛苦地發出了「咕咚咕咚」的聲音。

「咕咚咕咚」李浩滿意地一口氣將一杯西柚汁喝下。

「肖揚怎麼去了這麼久,有半個小時了吧?」梁婉儀道。

「應該不會有事吧?」李浩說。

「我去洗手間看看吧!」梁婉儀起身。

就在這時,面色蒼白的肖揚走了進來。酒吧裡的男生照例貪婪地目送,他們當中有的人發現肖揚的長腿似乎沒有出去時擺動得那麼優雅自然,當然他們並不會想到是因為眼前這個嬌美的玉人剛剛被個惡少破了處女之身的緣故。

「你臉色不好,沒事吧?」李浩關切地問。

「沒……沒什麼。」肖揚勉強地一笑,說。

李浩料想是什麼婦科病症,也不好多問,梁婉儀應該會去關心的。

「那我們早點回去吧!」梁婉儀挽住肖揚道。

李浩點點頭。

四人於是結了帳,離開了「野人」酒吧。

李浩將肖揚和梁婉儀送到了寢室門口,便自己回了寢室,他並沒有注意到李柯並沒有回他的寢室。

第三回 更大的陰謀

晚上十點半,學生社團中心大樓依然亮著燈,七樓放映廳裡,江龍和他的手下坐在那裡,江龍依然回味著剛才姦污肖揚的美妙感覺。

門開了,李柯領著一個中年男人走了進來,江龍站了起來。

「這位王先生是山本先生最信任的人。」李柯討好地向江龍介紹。

江龍點點頭,和王先生握了握手以後坐下。

「我馬上就走,所以就開門見山吧!」王先生用一種刺耳的聲音說道︰「山本一郎先生是日本昌永財團董事長山本村正先生的獨子,對中國的古董文物一直非常感興趣。他在陝西和北京等地與許多中國朋友都合作得很好,現在山本先生對上海博物館現藏的大禹權杖這件古董非常感興趣,希望能夠得到。山本先生瞭解到,上海博物館館長的千金徐倩小姐就在上二大讀書,聽說江龍先生對小妞挺有辦法……」王先生說到這裡乾笑了一聲。

「承蒙山本先生誇獎,」江龍也乾笑了幾聲道︰「請王先生轉告山本先生,他的意思我懂了,我會全力去辦的!」

「好,不愧是明白人!」王先生怪叫道︰「事成之後,山本先生不會虧待你們的!」

王先生說完便起身告辭,江龍送至門口。

「這個徐倩,是不是也是上二大的四大美女之一啊?」王先生走後江龍問李柯。

李柯點點頭︰「她是我的同班同學,還是我們學校有名的『青春勁舞』組合的成員之一,身材極棒,舞跳得更好。」李柯說得眉飛色舞。

「他媽的,你是不是每天晚上想著她手淫啊?」江龍嘲諷地說。

「有……有時是。」李柯猥瑣地承認。

「有時是,那別的時候呢?」

「別的時候,嗯,有時想著肖揚,有時想著梁婉儀……」

「哈哈哈哈……」江龍狂笑︰「剛才李浩覺察到了什麼沒有?」

李柯搖頭。

「哈哈哈哈,蠢貨,老婆被我搞了都不知道,還跟我鬥!」江龍無限滿足地大笑︰「對了,酒吧裡還有個女孩就是梁婉儀吧?」

李柯點頭。

「漂亮,真他媽的漂亮!老子一定要把她弄到手!」

「這妞可傲了,學校裡追她的人有無數,可是她一個都看不上,他老爸有的是錢……」

「嘿嘿,我就喜歡搞高傲的美女。」江龍流著口水說。

「對了,老大,你昨天跟我說的事……」李柯露出醜陋的淫笑。

「瞧你這臭小子,急什麼,馬上讓你小子爽。」江龍道。李柯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

學生社團中心關門的時間是十一點,每晚都由某個院系的輔導員來最後監督檢查。今天有許多男生都賴在撞球室、舞廳、野人酒吧等地方遲遲不走,因為今天來監督檢查的是文學院的輔導員兼任校團委副書記的林維維老師。

林老師今年25歲,是文學院剛剛畢業的研究生。她的本科就是在上二大讀的,當時是上二大出了名的校花,現在不僅美貌依舊,更加多了幾分成熟女人的誘人風姿,令上二大老師學生全都垂涎不已。

十一點整,身高1米70、修長苗條的林維維老師準時來到社團中心。她沒有讓等在那裡的飢渴的男學生失望,她穿了一套黑色的緊身套裙,美腿上穿著黑色的長絲襪,顯得無比撩人。她邁著舞姿般的步伐在中心指揮學生幹部做最後的檢查,然後用嬌美迷人的嗓音催促那些不離去、色迷迷看著她的學生回寢室。

終於,全部學生都戀戀不捨地走了,林維維老師檢查了各個單元的門後卻並沒有像往常那樣鎖了大門離去,而是坐上電梯到了7樓。

她翩翩地走進放映廳,見到了江龍和他的手下。剛才在學生面前高高在上的林老師,站在大一的江龍面前卻突然變得順從和羞澀。

「你……快一點。」她輕聲說。

「這你得跟他說。」江龍指了指李柯。

林維維老師這才注意到李柯的存在,她立刻漲紅了臉︰「他……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江龍點頭。

「不……不行。」林維維老師哀求。

「林老師,你忘了你沒有選擇的機會,」江龍冷冷道︰「我讓你伺候誰,你就得伺候誰。」

林維維老師站在那裡,羞得滿臉通紅,她猶豫了片刻,終於順從地走到1米65的矮小猥瑣的李柯面前,跪了下來。李柯立刻聞到林老師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芳香,令他無比興奮。他看著自己一直只能在夢裡想像的美麗女老師竟然真的跪在自己面前,幾乎要暈過去。

林維維老師伸出白嫩的手,拉開了李柯骯髒的褲子的拉鏈。林老師的溫熱的手摸到李柯那個硬挺的物件,將之掏出來的時候,李柯渾身一抖。

「林老師,你真的肯舔我的雞巴!喔,太好了!」李柯興奮地歡叫著︰「林老師,我經常在晚上睡覺前想像著搞你的情景,沒想到你真的……哈哈哈哈……啊啊……啊啊……」李柯突然狂叫起來,原來美麗的女老師已經用她的嘴含住了李柯的肉棒。

林維維老師聞到一股濃重的尿味,幾乎嘔吐,可她還是順從地伸出舌頭,舔舐李柯骯髒的性器。

梁婉儀從上鋪下來,坐到肖揚的床上,淚流滿面的肖揚轉頭朝向牆壁。

「發生了什麼事?」梁婉儀柔聲問。

「啊……啊……林老師,我要看你的裸體,啊……啊……啊……」李柯爽得直嚎。

林維維老師含著李柯的雞巴,轉頭看了看江龍,「按他說的做!」江龍冷冷道。林維維老師無奈地一邊叼著李柯的陰莖,一邊脫下自己的套裙。

「啊……林老師……你的身體好美,啊……啊……你的乳房真大,啊……啊……喔……爽死了,林老師你的美腿真長……」

林維維老師順從地裸了玉體,一絲不掛地替一個學生口交。

「我要搞老師,我要強姦老師!」

「什麼!你被他強姦了?!」女生寢室的走廊裡,梁婉儀輕聲驚叫。

肖揚痛苦地點點頭。

「爽死啦!」李柯伸出手撥弄著林維維老師飄逸的長髮和她精巧可人的小耳朵。為了早點結束的美麗女老師,賣力地吸吮著李柯的性器,發出「嘖嘖」的聲音。突然李柯大叫一聲,一股精液終於洩到了美麗女老師的嘴裡。

「什麼!他還……畜生!」梁婉儀罵道。

「我也不知道,醒來後,滿嘴都是男人的那東西。」肖揚泣不成聲︰「千萬不能讓李浩知道啊……」

「畜生!」梁婉儀抱住肖揚︰「一定不讓這個混蛋有好日子過!」

林維維老師羞澀地穿上美麗的套裙,李柯躺在地上,臉上定格著爽到極點的呆滯表情,嘴裡喃喃道︰「林老師吮了我的雞巴,林老師吮了我的雞巴……」

第四回 輸給強姦了自己女朋友的惡少

週日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下午一點半,上海第二大學無數的同學已經聚集在東區體育館裡。因為今天在這裡將有一場李浩對江龍的籃球單挑,比賽是半場,先進10個球者為勝,擔任裁判的是校體育組的陳教練。

江龍已經站在了場內,頗為賣弄地進行著練習,而李浩卻還沒有到。

學校的「梅園」裡,李浩和肖揚正穿過小徑向體育館走去。

李浩默默走在肖揚的身後,他望著美麗修長的女友,數次欲言又止,終於,他下了決心,問道︰「揚,剛才我碰到江龍那個混蛋,他他媽的說了些污辱你的話,要不是就在校長室旁邊,我真想揍他!」李浩說。

肖揚默默不語,繼續走著。李浩心中一沉。

「他說他……欺負了你,」李浩說︰「楊,沒這回事吧?」

「當……當然沒這回事,」肖揚躲閃著說。

李浩看出了肖揚的猶豫,「揚,你告訴我實話,揚!」李浩追問。

「浩!」肖揚終於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撲到了李浩的懷裡︰「那畜生強姦了我……」

「什麼!那……那畜生怎麼會……欺負你的?!」李浩顫抖地說。

「那天在社團中心,我去洗手間,他的手下把我劫持到電影廳……他把我的衣褲脫光,看我的身體,還姦污了我……」

「畜生!」李浩聲嘶力竭地怒嚎。

「他還把那東西插到我嘴裡……」肖揚泣不成聲。

「我殺了他!」李浩大叫。

「浩,別亂來!」肖揚拉住他。

「我們去告他,讓他坐牢!」

「他,家裡很有勢力的,浩,我不要別人知道這事,浩,求你了,別讓別人知道……」

望著嬌美動人,楚楚可憐的肖揚,李浩抱住她痛苦地點頭……

************

人群轟動了,李浩終於出現在了體育館裡。

梁婉儀是第一個注意到李浩反常的,別的人也很快發現了。

「沒這麼誇張吧,一場比賽,他好像要殺人似的。」有人議論。

李浩鐵青著臉走到江龍面前,江龍得意無比地朝他示威地笑。

裁判一聲哨響,球拋向空中。

觀眾們立刻失望了。李浩打得那是什麼球啊,太臭了,簡直和平時是判若兩人。

他們哪裡知道,李浩一看到江龍那張牙舞爪運球,跳躍的樣子,就想到這個畜生曾經剝下他心愛的女朋友的衣褲,貪婪地觀賞她的羞處,肆意地摸弄她的生殖器官……天啊,這是多麼讓人心痛的事啊!肖揚這麼楚楚動人,純潔美麗的少女,竟然被眼前這個惡少污辱了!李浩拚命想將腦中的這些念頭驅除,可是他做不到,他不可遏制地想著江龍用他骯髒的手沿著肖揚白晰的腿剝下她的緊身牛仔褲的鏡頭、江龍將他粗大的性器插入肖揚處女的陰道的鏡頭……

十分鐘後,李浩輸了個0︰10。觀眾鬨笑著搖頭散去,不少人竟然開始稱江龍為「上二大新球王」了。

江龍看著緊握雙手的李浩,輕聲說︰「我插進她那裡的時候,她還叫你的名字呢!」

「畜生!」李浩號叫著憤怒地衝過去揍江龍。江龍馬上抱著頭逃開,許多人拉開李浩。

「輸了球不必打人嘛!」更有人輕蔑地說︰「這麼輸不起,真丟人!」

「畜生!我殺了你!」李浩掙扎著朝著站在一邊微笑的江龍怒吼,直到嗓子沙啞,昏死過去。

江龍滿意地看著昏厥過去的李浩被人抬走,突然聽見背後一個嬌美動聽的聲音響起︰「你別得意,有種的再跟我比比!」

江龍回頭,只見一個穿著短裙的修長美少女亭亭玉立,正是梁婉儀。

「哈哈哈哈!」江龍大笑︰「梁小姐這麼纖美溫柔的姑娘也會打籃球?」

「誰說籃球了,你敢跟我比網球嘛?」梁婉儀道。

「行行行,跟梁小姐這樣的美人比什麼都行!」江龍望著貌美絕倫,氣質萬千的梁婉儀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那跟我來。」梁婉儀說完轉身就走,江龍貪婪地望著梁婉儀露在短裙外的美腿,連忙跟上。

梁婉儀突然停下道︰「我看著那兩人討厭,別讓他們跟來。」

江龍哪會放過這麼個同梁婉儀接觸的機會,道︰「你們回去吧!」兩個打手離去。

梁婉儀邁開雙腿,優雅萬千地走出體育館,江龍緊緊跟隨,目光不離梁婉儀的下半身,那短裙隨著梁婉儀的步伐微微搖擺,幾乎要露出大腿的根處,卻又實際上什麼都看不到。江龍恨不得鑽到梁婉儀的裙子裡去。

江龍跟著梁婉儀不知不覺走到了舊食堂的後面,那裡什麼人都沒有。江龍發覺不對時,已經從不知道哪裡閃出了兩個大漢,二話不說就朝江龍招呼。江龍狼狽鼠竄,還是被打得哇哇大叫。

「畜生,罪有應得!」梁婉儀嬌叱。

「梁小姐饒命,我不敢了!」江龍大叫。

「呸,叫你欺負肖揚,狠狠揍他!」

兩個大漢拳如雨點,江龍頓時鼻血橫流。

「饒命啊,饒命啊!」江龍號叫。

「有人來了!」其中一個大漢說。

「走吧!」梁婉儀道。她塞了一把錢到二人手裡,兩人便迅速離去,梁婉儀也離開。

江龍從地上爬起來,抹了一把嘴角和鼻孔旁的鮮血,惡狠狠地望著梁婉儀俏麗的背影道︰「臭妞,別落到我手裡!」

第五回 美麗的警花

晚上八點,上海第二大學學生活動中心一樓的多功能廳裡燈火通明。在強勁的音樂的伴奏下,三個有著魔鬼身材的高挑少女正在跳著現代舞。台下,有幾個人正在觀看。隨著音樂嘎然而止,三個少女來了個漂亮的造型結束了舞蹈,台下響起了掌聲。

「真不愧是『青春勁舞組合』,這次在學校文化節上表演一定又會引起轟動的!」說話的男生是校學生會副主席陳卓。

「中間的那個動作是不是有點不連貫?」站在陳卓旁邊一個穿著短裙,極美麗的少女說。她是校文藝部長上官敏。

「是這樣的,我們有一個動作還在設計中,所以剛才沒跳出來。待會兒我們跟婉儀一起商量一下。」台上一個同樣高挑迷人的女孩從台上跳下來說。她是徐倩。

「對了,這次多虧你爸爸贊助我們的活動。」陳卓對站在上官敏身邊的梁婉儀道。他說出這話有點後悔,因為這明顯是沒話找話。本來今天的排練他是沒必要到場的,他來,其實只是聽說梁婉儀會來而已。

梁婉儀衝他溫柔地一笑。陳卓一直追求她對她來說已經不是秘密了,但是追求者可以裝幾車廂的梁婉儀似乎還沒對誰找到感覺。

這時候,李柯從舞台旁邊的音響控制室裡走出來,道︰「今天要是肖揚也來了,那我們上二大的四大美女可就到齊了!」

大家也才發現今天難得是美女雲集。梁婉儀,徐倩,上官敏三個美女相視一笑。

這時廳後的門推開,走進來兩個人。一個是校團委副書記林維維老師,另一個卻是江龍。

大家看到江龍,都有些反感,大家都對這個惡少挺不屑。梁婉儀則因為他強姦了自己的好朋友則更加鄙視他。雖然自己僱人教訓了他,但是卻又怎能彌補肖揚身心受到的傷害呢?

江龍掃了一眼廳內的人,心道怎麼我想玩而沒玩到手的小妞今天都來了。上二大鼎鼎有名,才貌雙全的上官敏果然名不虛傳,剛跳完舞的徐倩高聳的胸部正一起一伏,而梁婉儀則盯著他臉上的傷痕得意地冷笑,她那種高傲又嬌美的神情撩撥得江龍恨不能馬上就剝光了她搞得她嗷嗷嬌叫。

「臭妞,你先得意吧,總有一天落到我手裡!」他暗暗說。

林維維老師則立刻面紅耳赤,因為她看見李柯正衝她得意地淫笑。她想起那晚在七樓替他口交,又裸了身體給他看的羞人情景。

「這位是江龍同學,他現在已經加入了我們團委工作,他中學裡也是文藝骨幹,所以這次文化節,就由他代表團委和學生會合作主持吧!」林維維老師說︰「希望大家配合江龍同學搞好工作。」

陳卓,上官敏當然反對,大家都明白,校學生會歷來是在校團委的直接領導下的,這次團委竟然派江龍為代表,實際上就是要江龍來負責。他們都得聽江龍的,這他們當然不福氣,可是他們知道林維維只是團委裡普通的老師,這並不是她的意見,一定因為江龍是校長的侄子,所以團委想巴結他。可是他們又都無法公開反對,所以只有沉默不語。

林維維老師說完便離開,她實在不想見到那個猥瑣矮小的男生的淫蕩目光。李柯見林老師離去,忙問︰「今天的排練結束了吧?」

「我們還要討論一下,不過用不著音響了。」上官敏道。

「你可以回去了!」江龍道,他知道李柯的心思。李柯大喜,立刻衝出了多功能廳,去追林維維老師。

陳卓,上官敏看到江龍一副發號施令的樣子都很厭惡,梁婉儀更是氣憤。

「好,我們討論一下晚會的事吧!」江龍說。

「我還有事,先走了。」梁婉儀冷冷地說道。

「我還要去宣傳部開個會,我也走了。」陳卓道。

「既然這樣,今天就散會吧!」上官敏說完理了東西也離開。江龍目送著三人離開咬牙切齒。

徐倩她們三個聽見上官敏的話,也準備理東西走人。江龍只有尷尬地說道︰「那……今天就到這裡,你們三人誰主跳?」

兩人一指徐倩,「那你留一下。」江龍說。

徐倩不是學生會幹部,也不知江龍底細,自然不像梁婉儀她們那麼不給江龍面子,於是留下。

「你們還缺少什麼道具嗎?」江龍問。

「嗯,我們想換個伴奏音樂,想用個前衛點的音樂,卻找不到合適的,我們本來就沒什麼這方面的磁帶。」徐倩說。

「我有,我有,」江龍忙說︰「我教室裡有許多前衛音樂的磁帶,你跟我去拿吧。」

徐倩哪裡知道有陰謀,欣然同意。他們走出多功能廳,路過道具室時,聽到裡面似乎有聲音,江龍暗暗一笑。徐倩也沒多想,她哪裡料得到,裡面林維維老師正在替李柯口交!

江龍故意帶著徐倩走近路。那是過學校舊食堂的那條路,也就是梁婉儀派人揍他的那個地方。

那裡十分僻靜,幾乎沒有人在那裡。

兩人走到那裡時,突然竄出兩個面人撲向徐倩。

「啊!」江龍馬上假裝被打倒,兩人往徐倩嘴裡塞上毛巾,便準備架走。徐倩一個嬌弱女孩,自然沒得反抗。正在這時,突然衝出一個俏麗矯健的身影,連續兩個踢腿準確地踢開了兩個面人,面人立刻反擊。江龍一驚,隨即拉起徐倩道︰「快跑!」

徐倩早嚇得不會思考了,跟著江龍就跑,根本不辨方向,不知不覺跑到校園西面的圍牆處,突然一隻麻袋罩了過來……

舊食堂處,矯健的身影獨鬥兩個面人,卻仍佔了上風。兩個面人相互一看,便準備逃走。這時,十幾名警察從四面出現,立刻捉住了兩個面人。

警察們將面人帶到路燈下,扯下他們的黑布,露出兩個日本人的臉。

「陳警官,正是西村和小林!」警察們報告。

剛才那個俏麗的身影走了過來,竟然是個極美麗的女警官。

「西村,小林,我們又見面了!」女警官說。

「是……你,又是你。」西村顫抖著說。

這位美麗苗條的女警叫陳茹,是北京的警官,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中國警官大學。雖然今天只有24歲,卻連破大案,令犯罪份子聞風喪膽。加上她貌美如花,一直是警界裡的嬌女。她追蹤山本走私集團已經三年,多次阻止了他們偷運國寶,可是因為山本有日本財閥的支持,加上一直無法找到直接證據,所以始終無法將他們逮捕。這次,她得到可靠線報,說山本他們要對上海博物館的文物下手,所以她就追蹤到了上海。

「報告陳警官,那個女孩不見了!」

「什麼?」

************

上海一套豪華別墅的地下室裡,站著三個男人。地上,躺著一個手腳都被麻繩捆起來的美麗少女,她正是上海博物館長的女兒徐倩。

三個男人是山本一郎,王先生和江龍。

「這次多虧了江先生機智啊!」久居中國的山本操著流利的中文道。

「哪裡哪裡!」江龍客氣︰「不是山本先生的兩位朋友會有什麼麻煩?」

「不要緊,我們只要不讓他們找到這個女孩,他們就沒有證據的。」山本說道。

「那個美麗的女警察是什麼樣的來頭?她後來把我叫去盤問,看得出,她很幹練。」江龍道。

山本臉上露出冷笑︰「不錯,她比你想像得還要幹練。她是我在全世界遇到的最大的對手。她的父親也是警察,死在我手裡,所以她一直想抓住我,替她父親報仇!」

「原來是這樣!」江龍說。

「不過這次她還是被江先生你的機智挫敗了,你讓我很滿意,你要什麼我都會給你的,你要多少錢?」山本問。

「山本先生,我不要錢,我有個請求,不過可能山本先生……」江龍故作猶

「你說吧,我一定做到。」山本笑道。

「山本先生的令尊是日本昌永財團的董事長吧?」江龍問。

「沒錯!」王先生道。

「我想請你除掉一個人,就是你們昌永財團的上海中方總經理梁益民!」江龍道。

「噢,那傢伙,我也不喜歡,他總是維護本地的職員的利益,不過不知他和江先生有什麼冤讎?」山本問。

「我和他倒沒有冤讎,不過我和他女兒卻頗有些過節。」江龍道。

「他女兒?」山本會心地一笑︰「我倒是聽說他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嘿嘿,好像還曾給我們公司做過廣告少女吧?」

「沒錯,他拍廣告時十八歲,現在應該有二十一了吧,」王王先生附和道︰「應該更加嫵媚了!」

江龍訕笑著點頭。

「好,我答應你!」山本道。

「多謝山本先生!」

三個男人在地下室爆發出心的笑聲。

第六回 梁婉儀低下高傲的頭顱

秋風蕭瑟。

在上海第二大學的校園小徑裡,匆匆走著一個穿短裙的美麗修長的少女。她純美的臉上帶著無盡的哀愁。她就是上二大四大美少女之一的梁婉儀。

過路的男生留戀地回望她俏麗的背影,然後低頭議論︰「喂,你們知道嗎,她爸被公安局抓起來了,聽說是貪污,還是日本公司內部的人告發的呢!」

梁婉儀昨天剛去拘留所探望過已經五十齣頭的父親。受了沉重打擊的父親就像變了個人,幾乎有些癡呆了,只是一個勁說自己是冤枉的。這景像令梁婉儀潸然淚下。

梁婉儀走出校園,走進了學校旁邊一幢豪華的高層住宅樓裡。她乘電梯到了二十一樓,來到2101房間門口。她猶豫了一下,想轉身離去,可是眼前又浮現出了父親年邁憔悴的面容。她深吸了一口氣,像是下了決心,按響了門鈴。

門開了,她看見了令她心的江龍的臉。

「梁小姐終於來了,讓我好等。」江龍掩飾不住喜悅將梁婉儀讓進屋裡。

「很高興梁小姐按我說的穿了那麼性感的衣服。」江龍滿意地看著穿著短裙美腿畢現的梁婉儀。梁婉儀一言不發,卻依然保持著她那高傲的神情。

「那麼我其他的要求,梁小姐考慮得怎麼樣了?」

梁婉儀跟著江龍走進他的臥室裡,她咬著嘴唇,明顯帶著無比的屈辱,輕輕點點頭。

江龍得意地看著梁婉儀的樣子。她點頭的時候是那麼的羞澀,那麼的無可奈何。對於一個像梁婉儀那麼高傲的少女來說,這樣的表情絕對給人帶來滿足感。

「咦,梁小姐怎麼這會兒這麼羞澀啦!那天打我的時候的高傲的表情到哪裡去啦?」江龍故意問道。

梁婉儀已經做好了被江龍羞辱的準備,她雖然羞憤,卻只有默不作聲。

「梁小姐,你已知道令尊是我一手陷害的嘍?他現在在監獄裡過得怎麼樣?唉,這麼把年紀的人了……」

梁婉儀仍不語。

「唉,他一定因為被人陷害而憤憤不平吧?要是他知道他的如花似玉的寶貝女兒現在竟然馬上就要被陷害他的人玩弄,不知是什麼心情?」江龍惡笑著說。

「你是畜生!」梁婉儀終於忍不住嬌叱。

「嗯,和我搞肖揚的時候她罵得一樣,不知梁小姐的玉體和肖揚小姐比哪個更撩人呀?這世上目前大概也只有我有機會做個比較了吧?」

「你不會有好結果的!」梁婉儀強忍住屈辱的淚水,咬著嘴唇罵道。

「梁小姐,根據我們的約定,你好像不應該這麼跟我說話的,是不是?」江龍得意地說︰「如果你真想救你的老父親的話。」

梁婉儀再次深深吸了口氣,她知道,無論江龍怎麼羞辱她,她只有忍受,為了可憐的父親。於是她咬緊嘴唇,下了最後的決心,道︰「只許你……看我,不許碰我……你敢碰我一下,我……殺了你。」

「哈哈哈哈!」江龍笑道︰「梁小姐放心,我會遵守我的諾言,只不過也請梁小姐也要按我的要求說話和行動哦!我要求你說的那些話你都記熟了嗎?」

「記……記熟了!」梁婉儀輕聲說。江龍看著梁婉儀這種明明正受著污辱卻仍然竭力保持高傲的樣子感到無比滿足。

「很好!」江龍滿意地道︰「那麼梁小姐,你被一個陷害你父親的人玩弄,你是什麼感覺啊?」

梁婉儀閉上美目,羞澀地輕輕道︰「我……很喜歡!」梁婉儀說完這話,立刻羞憤欲死。應該說,讓她這麼高傲的少女說出這麼樣的話比死還難受。

「是嗎?」江龍故做驚訝狀,道︰「又美麗又高傲的梁婉儀小姐竟然喜歡被我玩弄?」

「是的,我喜歡讓你……讓你……讓你……搞我。」梁婉儀竭力剋制羞憤說了出來︰「因為……其實……我一直暗暗喜歡你。」梁婉儀說完這句,羞得滿臉通紅,就好像已經在江龍面前赤身裸體了一樣。

像她這樣的少女,從十幾歲起,就一直被周圍的男孩子當成公主,能被她多看一眼也是榮幸,而她從來就不屑於對哪個男孩子表示好感,可是此刻卻讓她屈尊對一個男孩說出示愛的話,這簡直太羞辱了。

江龍享受著這一切。他慶幸自己做了一個極端正確的決定。在梁婉儀來找他談救她父親的條件時,開始他極力要求梁婉儀答應同他性交。這也很自然,因為能夠同梁婉儀這個大美女性交恐怕是每個男人的慾望。可是梁婉儀死都不肯,江龍看出梁婉儀怎麼都不會讓他蹂躪她的貞操,因此採取了別的策略。他便同意不碰梁婉儀的身體,但梁婉儀必須依照他的要求做任何動作,包括脫光衣褲,還必須按照他的要求說他為她編好的台詞,期限是一個禮拜。

梁婉儀最初也堅決不肯脫衣服,可是她其實也明白,如果不讓這個惡少大大地佔一下自己的便宜的話,他說什麼也不會答應放過她父親的。所以最後為了她父親她只有屈辱地答應了江龍的要求。兩天後,江龍給了她他寫好的第一天的台詞。梁婉儀這才發現,其實讓她說那些羞澀的話似乎和讓她脫衣服同樣地難以忍受。

而江龍雖然暫時失去了給這個美少女破身的好機會,但是他今天發現,污辱梁婉儀這樣一個的高傲少女,慢慢污辱她的自尊,享受她的屈辱,她的羞澀,她的憤怒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也許比把她按在床上,扒開兩腿,捅她的小洞來得更加有滿足感。最重要的是,要幹她遲早都有機會,最後不行甚至可以強姦她,反正他在公安局也有關係。但是這樣的羞辱卻非得要她自才行,所以必須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脅迫她的機會。

「是嗎?你不是一個十分高傲的女孩子嗎,也會暗暗喜歡別人嗎?」江龍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看著婷婷站著的梁婉儀。她羞澀的面容還真像個在心上人面前表白的情竇初開的少女。

「我是很高傲,可是因為你……實在太有魅力,讓我……情不自禁喜歡上了你。再高傲的女孩子也會被……征服的。」

「那你為什麼派人打我啊?」

「是……是因為我暗戀你,你卻……總是不理我……」

「這麼說,你處處同我作對,原來是由愛生恨嘍?」

「不是,我一直……一直……愛你的。」梁婉儀只感到無盡的羞恥感向她襲來,可是她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是嗎?那我強姦了你的好朋友肖揚,你也不恨我?」

聽了這話,梁婉儀羞憤難當,站在那裡臉漲得通紅。

「怎麼了,想前功盡棄?」江龍冷冷道。

「是。」梁婉儀終於屈服︰「我……不恨你。實際上……我很妒忌肖揚……因為……你……你……摸過她的……她的……」梁婉儀實在難以啟齒。

江龍滿足地欣賞著梁婉儀的羞辱樣。

梁婉儀深吸一口氣,終於說︰「因為你摸過她的……奶頭,還插入了她……她的……陰道。我多想你能夠……能夠……畜生!江龍你是畜生!我說不出口,我說不出啊!」梁婉儀終於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

「果然是個高傲的小姐,這麼點污辱就受不了了,唉,你可憐的老爸不知現在在遭什麼罪啊?」江龍道。梁婉儀站在那裡,哭得花枝亂顫。聽到江龍再次的威脅,梁婉儀只有再次鼓起勇氣,收住淚水。

「我多想你像搞肖揚那樣的……搞我啊。」梁婉儀顫聲說。

「怎麼搞?說具體點!」江龍不耐煩地道。

「就是……就是摸我的奶頭、插我的陰道!……畜生,你太過份了!你太過份了!」梁婉儀怒叱。

「哈哈哈哈!」江龍仰天大笑。太讓他滿足了!上二大最美麗高傲的少女梁婉儀竟然站在他的面前談論她自己的奶頭和陰道,這恐怕是上二大所有男生做夢也不敢想的事吧!

「你這麼愛我,為什麼不來向我表白呢?」江龍又問。

「因為……我放不下高傲小姐的架子。」

「那,我不理你,你是不是很痛苦啊?」

「是,我……每日每夜都思念你。」

「怎麼思念啊?」

「我每天都盼望著看到你,你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都會心跳加速。見不到你的時候我會偷偷……偷偷……我說不出口,我說不出口!」梁婉儀羞憤至極,眼淚又要流出來。

「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再不按照我們約定的做,你父親就會在監獄裡安渡晚年了!」江龍威脅道。

梁婉儀無比後悔當初的決定,以為這樣可以保持貞潔,最多口頭上讓江龍羞辱,現在她發現,這口頭的羞辱根本就是羞辱她的尊嚴,肖揚是在肉體上被他姦淫,而她是在尊嚴上被他姦淫。是的,她說這些羞辱的話根本就是等同與被江龍姦污!她太讓這個惡少得意了!可是現在一切已經晚了,她只有拋棄所有的自尊與驕傲,去滿足眼前這個惡少,換取父親的自由。

梁婉儀猶豫了片刻接著說道︰「見不到你的時候,我……我偷偷……偷偷地……手淫!」梁婉儀費了極大的努力才說出這兩個字。

「真的嗎?原來外表那麼高傲的梁婉儀小姐也手淫?」江龍笑道。

「是的,別看我高傲,但一想到你……就忍不住想……手淫。」

「很好,很好!」江龍拍手道︰「那麼我倒很好奇高傲的梁小姐是怎麼手淫的,請你表演一下吧!」

「不行!決不可以!」梁婉儀道。

「別忘記了我們的約定,你必須做任何我要你做的動作!」江龍道。

梁婉儀後悔自己當初考慮太少,以為不讓江龍碰自己就可以了,沒想到江龍會有這麼下流的要求。為了救父親只有這麼做,可是這怎麼可以呢!當著這個惡少的面手淫,這太屈辱,太讓他滿足了!

「反正選擇權在你!」江龍翹著二郎腿道。他知道,現在他是完全佔據了上風。

梁婉儀站在那裡,絕望地進行著思想鬥爭。最後可憐的父親憔悴的面孔再度浮現在她的腦海裡,救父親的責任和望終於戰勝了羞恥感。

「我……我是這樣手淫的……」梁婉儀伸出白晰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部。江龍滿意地看著這難得的一幕。

「我一邊幻想著你,一邊用手撫摸我的……我的乳房。」梁婉儀說著開始用手隔著衣服摸弄自己的胸部。

「江龍,我愛你,我愛你……」梁婉儀一邊喃喃地說著一邊將一隻手伸進衣服裡去摸弄乳房,另一隻手則向下伸進短裙裡,撥開三角褲,撫摸自己的陰戶。

「嗯,挺熟練的嘛!」江龍笑說。

「因為我為了你已經手淫了無數次了,其實……其實那天你和李浩比賽籃球時……我看見你的……英姿……就忍不住躲在人群裡像現在這樣……手淫。啊!江龍,你太帥了!你太英俊了!你太健美了!啊!我愛你!我愛你!」

天啊!這是怎樣的景像啊!任何一個正直的人看見了都會心痛不已的啊!

「很好!不過那天因為有人,所以你只有這樣手淫,今天就我們倆,你就可以脫得光光地手淫了,是不是,也可以讓你的心上人我仔細欣賞欣賞。如果你手淫得好,說不定我會接受你的愛呢!」

終於要裸體了!梁婉儀雖然早有思想準備,可是讓她這個高傲而且自從發育以後就從來沒有在任何男性面前裸露過的玉體的少女裸露,實在需要太大的勇氣了。

「拋棄你的自尊吧!」江龍得意地說︰「你們鬥不過我的,在我面前,你已經不再是那個萬人迷戀的富家小姐了,你是被我征服的無數女孩的一個而已,懂嗎?你是被征服者,沒有什麼尊嚴、驕傲!」

梁婉儀羞憤得滿臉通紅,可是她卻無法反駁江龍的話,就算正義終有伸張的那天,也決不是現在!現在,她沒有選擇。

於是梁婉儀緩緩道︰「是,其實我一直盼望有這麼個機會脫得光光地在你面前手淫!今天終於有機會了,我好高興啊!我一定好好手淫給你看!我知道,像你這樣英俊瀟灑的男孩子,對女孩子要求一定很高。可是我雖然很平凡,卻還是有幾分姿色的,身材也還可以,只是你沒有機會看到,所以才會對我不理不睬,求你給我個機會展示我的裸體給你看吧!」天啊!上二大最高傲的少女梁婉儀竟然求人讓她裸體!!

「嗯,好吧,既然你這麼想要,就脫光了給我看看吧!」江龍說完自己都有些得意,彷彿梁婉儀真的是愛死他似的。

梁婉儀緩緩地、優雅地伸出手,脫去了上衣和內衣,裡面是白色的縷花邊胸罩,接著,緩緩褪去了短裙。這樣上二大的美女梁婉儀就只剩下了白色的內褲和胸罩了。

「你看,我的腿是不是很美?」

「嗯,一般。」江龍裝腔做勢地說。什麼一般!這明明是一雙潔白修長勻稱的美腿,整個上二大大概也找不出更完美的腿來。可憐梁婉儀從小就被異性的讚譽所包圍,今天低聲下氣地求別人看自己的玉體,竟然還被別人這樣不屑!她的自尊受到極度的打擊。而這正是江龍的目的,其實他早已經對梁婉儀完美的身材驚歎不已了。江龍自從初二玩弄了第一個少女,他班上那個神氣高傲又美麗的班長後,玩弄的少女不下一百個,而像梁婉儀這樣的,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

「那我的……乳房發育得挺好的。」梁婉儀說著將手伸到背後,解開胸罩扣子,脫去了胸罩。一對潔白高聳的乳房裸露了出來,第一次展現在一個男生的面前。梁婉儀羞澀得閉上了美目。

終於讓這個惡少得逞了,終於讓他觀賞自己的玉體了!

「嗯,太小了點!」江龍又說,其實梁婉儀的乳房同她1米69的身材配合得天衣無縫,根本是很完美的尺寸。

梁婉儀漲紅了臉,伸手撫弄她的粉紅色的乳頭︰「我就是這麼手淫的,啊!江龍!我愛你!」

這撩人的景像幾乎讓江龍無法控制,但是他還是克制住了自己。梁婉儀撫弄了一會兒她的乳房,然後伸手去脫她的小巧的內褲。內褲沿著勻稱的大腿,曲線優美的小腿,小巧的腳踝緩緩脫去,梁婉儀姿態優雅地分別翹一翹她的兩隻腳,脫去內褲,也脫去了精美的涼鞋。

此時,上二大四大美女之一的梁婉儀終於在江龍面前一絲不掛了。

梁婉儀婷婷地站在那裡,任由江龍肆意觀賞,觀賞她的美乳、玉腿,和下腹淡黑色的陰毛。

「江龍,你看我美不美?」梁婉儀用討好的語調說,然後微微掰開她的腿,將手伸進胯間,摸弄陰戶。

江龍看得慾火中燒,他強忍住慾火,道︰「我看不清楚,你躺到地下,分開腿。」

梁婉儀滿腔羞憤,卻還是順從地躺下,緩緩地分開兩條長腿。她那神聖的少女羞處,終於毫無保留地開啟在江龍的面前!梁婉儀的淚水終於再次流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龍滿足的笑聲迴盪在房間裡。

梁婉儀伸出纖長的手指,撥開她那粉紅的肉縫,一邊逗弄自己那顆陰蒂。

「江龍!啊!啊!我愛你!我渴望被你征服!我渴望成為你的女奴,伺候你!啊!江龍!求你接受我的愛吧!」梁婉儀屈辱地說著。

「別傻了,你實在太難看了,身材也太一般!」江龍強忍慾火,說道。

「噢不!江龍!求你了!」梁婉儀說著起來跪倒在江龍的身前︰「求求你,求求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龍發出無比滿足的狂笑。

梁婉儀痛苦地跪在地上,低著她高傲的頭顱。天!這樣的羞辱要持續一個禮拜!

第七回 看到自己心中的女神被玩弄

嘈雜的男生寢室,晚上熄燈前。

陳卓開門走進自己的寢室,裡面有三個男生正在興奮地聊著什麼,他們是他的同在新聞系三年級的同學「傻胖子」、「阿流」和「宋狗」。三個人是系裡出了名的混日子的人,大多數人只知他們的綽號,甚至忘了他們的真實姓名。陳卓對他們有說不出的討厭。三人看見陳卓進來便停止了說話。

大家各自洗臉刷牙,很快便熄燈。

這一晚不知怎麼,陳卓失眠了,翻來覆去睡不著。大約過了一點,他聽到阿流他們三人又開始講話。

「你們猜我昨天在放映廳偷看到江龍搞誰?」阿流極興奮地說。

「誰?」另兩人忙問。

陳卓便知道阿流又在誇耀他的無恥勾當。阿流原來是學生中心放映廳的放映員,經常利用那裡同人看黃色錄像、鬼混。自從江龍來了以後,利用自己的權勢霸佔了放映廳。阿流雖然氣憤,卻也高興,因為江龍經常在那裡玩弄學校裡或校外的美女,他便經常躲到放映室隔壁的機房裡偷窺,過乾癮。

陳卓覺得心,但是他睡不著,而他們三人的聲音雖然低,卻還是清晰地傳到他耳朵裡。

「梁.婉.儀!」阿流一個字一個字地說。

「什麼,梁婉儀!」傻胖子大叫︰「不可能吧?」

「那麼高傲的女孩子江龍也泡得到?」宋狗說。

陳卓的心情可想而知,這三個猥瑣的混蛋說說別的女孩滿足一下自己的變態慾望也就算了,居然這次污辱他心中如女神般的梁婉儀!他攥緊拳頭幾乎想蹦起來揍胡說八道的阿流。但身為學生幹部的他終於克制住。

「騙你們不是人,」阿流道︰「他們明晚約好還是在那裡。」

「我也要看,我也要看!」傻胖子和宋狗大叫。

「給我五十塊,我帶你們去!」阿流說。

「太多了吧!」

「詐自己兄弟的錢!」

三人討價還價,兩人終於答應付給阿流一共八十塊。

陳卓當然認為傻胖子和宋狗是給阿流騙了錢了。梁婉儀會和江龍約會?這簡直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但陳卓是聰明的人,心中還是有點疑問。

首先,阿流他們三個雖然平時就嘴裡對梁婉儀不乾不淨,常一起幻想著姦污她,但這次阿流似乎沒必要編造一個江龍玩弄梁婉儀的故事,因為編造這個一點快感也沒有。至於騙錢,三個人是死黨,又住一起,抬頭不見低頭見,阿流沒有這麼傻吧?但是陳卓又無論如何不會相信梁婉儀真的會同江龍約會!他連想都不想。

但不知為什麼,儘管他拚命跟自己說別信阿流那種小流氓的胡說,他還是不斷地想這件事。竟然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著。

第二天晚上九點,儘管陳卓對自己說了一千遍沒有必要,他還是鬼使神差地上了活動中心7樓。他是學生會幹部,有放映廳隔壁社團部辦公室的鑰匙。現在錄像已經散場,整個7樓都沒有人。陳卓開門進了辦公室,他沒有開燈。不一會兒,他聽到走廊上傳來腳步聲,然後是說話聲,然後是開機房門的聲音。他聽出是阿流他們。

不一會兒,走廊上又響起了腳步聲,腳步聲進入了隔壁的放映室,然後燈亮了。陳卓果然看見了江龍。

十平米左右的放映控制室左右各有一扇窗子,一邊是機房,也就是阿流他們藏身的地方,一邊是社團辦公室,也就是陳卓所在的地方。當放映室亮燈而另外兩邊不亮的時候,江龍根本無法看見兩邊房間的情況,何況,江龍根本沒想到現在那裡會有人。

陳卓狠狠地盯著坐在放映室裡悠閒的江龍。江龍確實高大英俊,難道他心中清純的美少女梁婉儀,真的被蒙蔽了眼睛而甘心投入這個花花公子的懷中?不會的,不會的。陳卓反覆告訴自己,梁婉儀那麼高傲,才看不上江龍呢!可是如果不是約會,江龍來這裡幹什麼?是了,是同別的女孩子約會。阿流看錯了,阿流在胡說!對,一定是這樣!

江龍拿出兩罐飲料,打開,在其中的一罐裡撒入了一些黃色的藥粉。然後繼續悠閒地坐著。陳卓則依然在那裡忐忑,腦海裡出現了梁婉儀高傲美麗的神情。啊,女神!

就在這時,有敲門聲。江龍臉上露出了微笑,他去開門。走進來一個修長的少女。

陳卓只感到頭「嗡」地一聲。走進來的這個少女,穿著淺藍色的連衣短裙和肉色長絲襪,露出無與倫比的美腿,長髮飄逸,似乎隔牆也能聞到。她,不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梁婉儀又是誰!

天啊,她真的跑到這裡來見江龍。瞧她的樣子,明顯是精心打扮過的!不,她來這裡不一定是來同江龍約會的,她只不過找他有事。到了這個地步,陳卓依然想出理由來欺騙自己,因為他實在不相信梁婉儀成為江龍的玩物。

「你終於來了。」江龍故作冷淡地說。

「龍,我好想你呀!我一直盼著來見你呢!」這是梁婉儀同江龍約定的最後的一天。已經被迫說了六天那麼羞恥的話的梁婉儀,此刻已經能很自然地說出這些令江龍滿足的話了。

可是旁邊偷看的陳卓卻痛苦地驚呆了。原來都是真的,阿流講的都是真的!唉,沒想到連梁婉儀這樣高傲的少女也會被江龍外表的英俊瀟灑所迷惑,他明明是個紈子弟啊!

「龍,你看我今天漂不漂亮啊?」梁婉儀優雅地扭動一下身軀,令陳卓心中一蕩。

「很一般嘛,這個樣子你怎麼指望讓我接受你的求愛呢!」江龍裝作不耐煩地說。

「可是,龍,我的生命中不能沒有你啊!」梁婉儀哀求地說。

什麼!陳卓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江龍啊,江龍,你是人嗎!這麼漂亮的少女向你求愛,你是多大的福氣啊!可是你居然不接受!簡直是混蛋啊!陳卓心中替梁婉儀惋惜。為什麼低聲下氣地求這種人愛你啊!

「龍,那天你說我的乳房不夠大,我這兩天……一直自己撫摸自己的……乳房,你看是不是大了一點?」梁婉儀說。

什麼,梁婉儀居然為了這個惡少每天撫摸自己的乳房,這景像……陳卓不覺下面硬了起來。

「大什麼大呀!我才不要看呢」江龍輕蔑地說。

「龍,那到底要我怎樣你才肯接受我的愛呢?」梁婉儀哀求。

「這樣吧,」江龍冷笑著拿起桌上的一支圓珠筆︰「你把它塞進自己的屁眼裡,我就接受你的愛。」

陳卓氣得簡直想破窗而入揍江龍。如果他不喜歡梁婉儀也就算了,怎麼可以這麼羞辱一個高傲的女孩呢!

梁婉儀猶豫一番終於說︰「這是你最後的要求嗎?」

「是的,」江龍道︰「我已經玩夠了。」

「好,我插。」梁婉儀說。

不!不要!陳卓心中吶喊。

梁婉儀從江龍手中接過了圓珠筆,撩起自己的短裙……陳卓一下子勃起到極點。此時他的心中無比矛盾,又不想讓婉儀這麼做,讓江龍羞辱,卻又想看一看自己朝思暮想的夢中情人的屁股。

梁婉儀緩緩將自己的白色內褲沿著光滑的大腿脫到膝蓋,由於仍舊有短裙垂下來遮掩,陳卓只能若隱若現地看見梁婉儀下腹的陰毛和翹翹的屁股,但是這足以讓他血脈賁張了!天啊,江龍一定早看過了,一定全看過了!他嫉妒地想。

梁婉儀將手從後面伸進短裙,陳卓看不到她具體的動作,只看到她美麗的臉皺起了眉頭。過了一會兒,她說︰「我……插好了。」

「翹起來讓我看看!」江龍冷冷說。

梁婉儀順從地轉過身,跪下,然後高高翹起屁股,短裙向腰間滑落……梁婉儀豐滿雪白的臀部完全露了出來,在那兩片肥白的屁股中間的溝裡,插著一支圓珠筆!

陳卓感到嘴唇一熱,發現自己鼻血噴了出來。這一幕太撩人了!

可惜他在側面,無法看清楚梁婉儀的菊花蕾和那條肉縫。可是江龍看見了,他看得清清楚楚!陳卓嫉妒得發狂!

這時江龍伸手握住圓珠筆,往梁婉儀屁眼裡狠狠一插。

「啊!」梁婉儀慘叫一聲跳起來。

「不許碰我!」梁婉儀道。

「我沒有碰到你,我碰的是圓珠筆。」江龍笑著說︰「我沒有違反規定。」

「好,你羞辱夠了,」梁婉儀從屁眼裡拔出筆,拉起內褲說︰「什麼時候放了我父親!」

原來如此!陳卓恍然大悟。梁婉儀原來是受了江龍的脅迫的。本來嘛,她怎麼可能喜歡江龍呢!陳卓如釋重負,卻又為梁婉儀在江龍面前露屁股而心痛。不過從他們的對話裡可以知道,梁婉儀沒有讓江龍碰過她,她還是純潔的,這樣一想陳卓又好受了一些。

「別急嘛,喝點水。」江龍將桌上的飲料遞過去。

梁婉儀喝下,七天的羞辱讓她習慣了對江龍的順從。

江龍用難以察覺的微笑看著梁婉儀將飲料喝下,說︰「你隨時可以去接你的父親,我會安排的,三天以後你去找刑偵科的沈科長吧!」

梁婉儀點點頭。

江龍倒還守信,陳卓心道。只要婉儀父親獲救,他就不能再要挾婉儀了。快離開這裡吧,婉儀。陳卓心道。

可是梁婉儀卻仍然站在那裡。美麗的小臉似乎變得越來越紅,她的眼光也有些迷離起來。

「好……好熱啊。」梁婉儀有些迷糊地說。

陳卓大驚,想起剛才看見江龍往飲料裡撒藥粉,一定是春藥!這畜生怎麼肯不碰婉儀的身體呢!

「熱就把衣服脫了吧!」江龍微笑說。

「這……怎麼……可以呢!」梁婉儀越來越迷糊地說︰「熱死了啦!」

怎麼辦?眼看被春藥迷惑的梁婉儀就要任由江龍的擺佈。陳卓想︰如果衝進去,江龍會大怒,萬一他不肯放婉儀的父親怎麼辦?對了!陳卓靈機一動。

他走出辦公室,故意用很重的腳步走到放映室門口,敲門。

「江龍在嗎?」他說。

過了一會兒,一臉不滿的江龍將門開了一條縫︰「是你,什麼事?」

「噢,你真的在這,嗯……林老師……召集我們開會……討論晚會的事。」陳卓說。

「現在?這麼晚?」江龍極不耐煩地問。

「嗯,對,很緊急。」

「嗯,好吧。」江龍無可奈何,閃身出來,鎖上門。

「走吧。」

陳卓沒想到這麼順利,便同江龍一起乘電梯到了一樓。

「在哪里?」江龙问。 

「在……文科楼……林老师的办公室。」陈卓胡说一个地方。 

「那走吧。」江龙说。 

陈卓一边走一边盘算下一步怎么办。文科楼很远,两人默默地走了约十五分钟路。 

「下一步怎么办?」江龙打破沉默。 

「什么下一步怎么办?」陈卓不解。 

「我问你呀,等我们到了文科楼看不到林老师,你怎么解释,想好了吗?」江龙冷笑着问。 

「这个……」「怎么样,好看吗?」「什么……好看吗?」陈卓尴尬无比。 

「装什么傻,我问你梁婉仪的屁股好看吗?」江龙道:「我知道你一直在偷看,怎么样,梁婉仪应该是你的暗恋对像吧?」被江龙全部说中心事,陈卓尴尬无比,涨红了脸。 

「江龙,你太卑鄙了,利用婉仪对她父亲的爱,占她的便宜!你是混蛋。」「我当然是混蛋了,」江龙笑说:「不过当个可以看上二大最美的美女的屁股的混蛋总比当个只能暗恋她的傻瓜好!」「我是喜欢婉仪,可我不是傻瓜。」陈卓义正词严地道:「我一定会让你这个混蛋得到应有的下场的!」「你还不是傻瓜吗?」江龙哈哈大笑:「你想想,我既然知道你的目的,为什么这么乖地跟你出来?」「这个……」「今天来偷窥的不止你一个吧?」江龙说。 

陈卓顿时感到五雷轰顶。 

「那三个小流氓里面的阿流他曾经在放映厅做过事,他当然有放映室的钥匙了。我给梁婉仪服的春药呢,是最先进的,再高傲保守的女孩子,也会变成淫娃荡妇……」「啊!」陈卓大叫一声转身就狂奔。 

「傻瓜!」江龙得意地在陈卓背后大叫。 

天啊!陈卓心急如焚,他和江龙走了有一刻钟,又讲了十分钟话,他跑回去也要五分钟。天啊!半个小时里,被春药迷惑了心志的梁婉仪同阿流他们三个流氓在一起,会发生什么?陈卓简直不敢想。 

他奔进中心。电梯,电梯,快呀,快!他冲进7楼的走廊。放映室关着,他不顾一切地一脚踢开门。里面什么人也没有! 

无数可能性在陈卓脑海里掠过。 

婉仪她……一定回寝室了,对她回寝室了,她没事的。陈卓安慰自己,他在中心每个角落都找了一边,又在学校里跑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他去到梁婉仪的寝室楼前,时间太晚阿姨已经不肯传呼。他感到自己要发疯了,这半个多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    ***    ***    *** 

十二点,寝室关门的最晚时间,陈卓筋疲力尽地回到寝室里。 阿流、傻胖子和宋狗已经都在寝室里。 

陈卓装作若无其事,却忍不住偷偷地观察他们三人的表情,他越看越感到难受,因为那三个小流氓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掩饰不住地带着兴奋。似乎在陈卓进来之前,他们正在热烈地交流些什么。 

不会的!陈卓还是拚命让自己相信。梁婉仪一定是自己回去了,那三个混蛋兴奋只是因为看见了梁婉仪翘起屁股时的绰约风姿!对,一定是这样,梁婉仪怎会让他们这三个流氓占便宜呢?不会的,决不会的!梁婉仪这样的高傲少女一定能战胜春药,保持清醒的!对了,梁婉仪这么神圣不可侵犯,三个小流氓哪里敢碰她。陈卓编织着千万个理由。 

十二点准时熄灯。陈卓当然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故意不睡,因为他想听他们三人的夜谈,当然,他装出呼吸均匀的样子。到了大约一点钟,傻胖子终於开始轻声说话。 

「陈卓应该睡着了吧?」「肯定睡着了!」宋狗道。 

「不管怎样,说轻点!」阿流道。 

陈卓当然继续装睡,听他们说什么。 他心中涌起极度的紧张,就像在等待一场审判的结果。 

「你们说,要是陈卓知道今天的事,会怎么样?」傻胖子笑说。 

「肯定疯了!自己暗恋已久的梦中情人竟然心甘情地让他最瞧不起的三个人给玩了,他当然会发疯的!」宋狗说。 

「最有趣的是,这个机会还是他给我们创造的!」阿流道。 

三人同时轻笑。 

「阿流啊,阿流,你可是破了我们学校最美的美女的处女之身啊!」傻胖子说。 

「妈的,你不是后来也插了吗?」阿流说道:「第一次紧得要命,有什么好的?」「紧才爽嘛!」宋狗说。 

陈卓睡在那里只感到一把尖刀插进了心脏!他一直担忧的事情终於被证明发生了,他的所有的自欺欺人再也没有用了!梁婉仪,他认为世界上最纯洁,最美丽的少女,刚才在放映室里被如此猥琐的三个混蛋轮 奸了。而最令陈卓痛心的是宋狗说的「心甘情」四个字!冰清玉洁的梁婉仪不光是被他们轮 奸了,还是在春药的作用下心甘情的!也就是说,当阿流或是傻胖子干梁婉仪的时候,她还是很有快感地配合他们!那会是怎样的景像啊!陈卓实在不敢想像。 

「我还真希望让陈卓知道,气死他,谁叫他那么看不起我们!」宋狗说。 

「对,要是他知道他的梦中情人被我撩起短裙摸屁股时还对我娇嗔『讨厌,不要啦!』的话,他肯定嫉妒得发狂。」傻胖子说。 

天,梁婉仪果然迷失了自己!陈卓虽然心痛,可是听到傻胖子说摸梁婉仪屁股时,竟然下面硬了起来!他暗骂自己没用,竟然在几个自己看不起的混蛋谈论怎么玩弄自己梦中情人时勃起!可是陈卓无法遏制自己,他甚至希望他们再多说点,说得越详细越好! 

「她的胸罩真好看!」宋狗说:「结果他妈的被你扯坏了!」「我解不开嘛!」傻胖子说。 

「笨蛋,那种是无带的胸罩!」阿流说。 

「阿流,你说是梁婉仪的大腿好看还是肖扬的好看,她们的腿都好长哦!」宋狗。 

「他妈的,我又没把肖扬脱了裤子看过,怎么知道!」「我喜欢腿长的女孩穿长丝袜,太性感了!」傻胖子。 

「我同意!」宋狗。 

「那为什么你还是把她的丝袜脱了?」「那当然有意义了,这叫一丝不挂!你懂吗,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自豪地宣称,上二大四大美女之一的梁婉仪在我们面前一丝不挂过!」「一丝不挂算什么,不是连她的小洞洞也让我们插过了吗!连江龙都没插过哩!」「真是做梦都没想到啊!」「对了死胖子,你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宋狗。 

「你是说……」三人淫笑。 

「我他妈的当然是说那支圆珠笔了!」三人又笑。 

「梁婉仪的玉体实在太美了,连屁眼都那么美,你们不想插吗?」「再说,她自己不是也插过吗?」「对了,你用圆珠笔插她屁眼时,她说什么来着……」三人又狂笑。 

「啊,胖哥哥,你坏死了,」傻胖子学着梁婉仪的腔调:「你不要搞我的屁眼啦!」三人笑得越来越放肆。陈卓听倒这里又愤怒又心痛。心目中女神一样的美少女不仅被三个流氓轮流搞了她的生殖器,居然连肛门也被他们肆意污辱,天啊! 

「她居然叫你胖哥哥!」宋狗狂笑着说:「我发现,越是高傲和正经的女孩子,一旦意乱情迷时,就显得越撩人,越妩媚。」「这算什么发现啊,本来就是事实。」「我还有一个发现,就是陈卓越看不起我们,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就越大!」「嘿嘿,这正是江龙的目的。」阿流说:「这么漂亮的女孩,他不搞,送给我们搞,为什么?他就是知道陈卓看不起我们,所以用这个办法羞辱他。」「那陈卓现在到底知不知道?」「管他呢!我敢打赌,他就是知道也装不知道,他才不见我们的得意样子呢!」陈卓在床上紧紧握住拳头。又愤怒、又无奈,他不得不承认,江龙的目的达到了! 

「对了,阿流,龙哥刚才打电话说什么?」「嘿嘿,告诉你们乐死你们,江龙刚才打电话给我,对我说,他给梁婉仪吃的春药是日本最先进的,有一种『药力保留』效力,喝了春药的少女,无论她多么矜持、多么高傲,都会不可遏制地渴望同她见到的男人做爱!之后,在大约三天的时间内,她会对药力第一次发作时干过她的男人产生不可遏制的情欲。 

也就是说,这三天里,梁婉仪就像是疯狂爱上我们了一样,我们的任何要求她都会毫无保留地答应,无论她多么高傲,都会放下架子,拜倒在我们面前!」阿流此话说完,傻胖子和宋狗几乎要振臂欢呼。而陈卓几乎吐血。什么!这太可怕了,这才是江龙更可怕的目的吧!彻底地羞辱婉仪,彻底地羞辱他! 

「太好了,太不可思议了!」「江龙万 岁!」三个得志的小流氓欢呼着。 

陈卓咬着牙齿,紧紧地攥着拳头,紧紧地…… 


18疯情,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上海女大生恥辱- 18疯情
喜欢 (0)